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十六章 撕下臉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六章 撕下臉皮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這魅兒簡直一副大家閨秀的模樣,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那種,不過提到奶媽那兩個字,我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花姐!

咦,好惡!

「那你告訴我,你餓不餓?1,我認真的望著魅兒。

魅兒糾結的皺起眉頭,眼睛卻巴巴的望著盤子。「原本只是有一點啦!不過看你吃的那麼香,我感覺肚子好餓1

「那不得了!開心就笑,難過就哭,困了就睡,餓了就吃!都說我和你在一起可以不守規矩,你這麼規規矩矩,那我怎麼能自自在在呢1,說的這裡,我將筷子遞給了魅兒。「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吃?1

魅兒的小臉先是糾結,而後像是豁出去一樣的重重點頭。

接下來,我和媚兒像是難民一樣將盤子裡面的食物風捲殘雲搜刮的乾乾淨淨,肚子撐得圓鼓鼓的,只能仰躺在椅子上面。

正揉著肚子的時候,那魅兒突然打了一個巨響的飽嗝,打完之後那小臉整個都是驚慌失措。

「宮姬不讓我們打嗝的1,魅兒東張西望,好像那宮姬會隨時出現一樣。

「安心啦!那隻宮姬還能跟鬼一樣,悄無聲息的出現嗎?1,我對魅兒笑著擺手,而後輕撫我的飽脹的肚子。

可是,原本正噗嗤笑出聲音的魅兒突然間變了臉色,而後一下子站了起來,而我感覺到背後一道寒氣正灌進了我的脖子。

僵硬著身體緩緩的轉身,一張慘白的臉突然出現在視線之中,我大叫一聲跳出老遠,半天才穩住身子。

面前的女人一身和服,島國那種歌姬的打扮,那眉毛和嘴巴都化了一點,跟死人一樣!呃……她本來就是死人!

「小姐,六點之後不能吃東西1,那女人打量了我許久,轉而望向魅兒。「這些稍後再說,您先告訴我她是誰?1

聽這口氣,我突然明白面前的這個女人就是傳說中的……宮姬!明明魅兒是尊貴的公主嘛,這老嬤嬤的態度卻比她還要猖狂!

「嬤嬤,她是我的朋友1,魅兒低著頭,根本不敢去看嬤嬤的臉。

「所以,她晚上準備留宿?1,嬤嬤眯著小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魅兒。

「如果可以的話……」

「不可以1,還沒有等魅兒說完,那嬤嬤直接打斷。「您是公主,她是平民!你們睡在一切雖然不會出什麼亂子,但是影響不好!公主就該有公主的樣子!若是她沒有地方去,今晚就和奴婢睡吧1

說完,那嬤嬤不由分說的拽著我便走,那力道大的不容我反抗,我回過頭對魅兒伸手,那情景跟生離死別一樣。

終究,我還是沒有掙脫!因為,大晚上的我能去哪!正如嬤嬤所說,都是女的也不會出什麼亂子,我要是出去的遇到判官守株待兔怎麼辦?!

想到這些,我便坦然了許多,也幸好那嬤嬤也是住在魅兒的宮殿里,雖然偏僻了一點。

進到偏殿裡面,那嬤嬤帶著我進到走廊最裡面的一間房前,推開門我發現裡面的擺設很簡陋,只有一張大床和一張梳妝台之外,便什麼都沒有!那梳妝台上面的鏡子還跟八百年沒有擦過一樣,髒兮兮的!

「別一臉不高興的樣子,我帶你來睡是為你好1,嬤嬤突然硬邦邦的開口,一把將我推進去,而後將門給關上了。

為了我好?!原本我可以摟溫柔體貼的公主睡,現在卻要面對一個乾巴巴的老嬤嬤。好了,今晚我也是甭睡了!

心不甘情不願的挪到了床邊,剛想著沒有被子睡哪的時候,便見那嬤嬤坐到了梳妝鏡的前面。

我很好奇,這一大把年紀了還對鏡貼花黃?!

「嬤……嬤嬤1,我望著嬤嬤輕輕喊了一聲,她背對著我正好擋住了鏡子,所以我看不到她的臉。

「說1,嬤嬤從喉嚨裡面咕嚕出這麼一個字。

「你有沒有看過電影啊?1,我虛著聲,壓低聲音說出這麼幾個字。

「什麼電影?1,嬤嬤原本正在面部摸索的雙手突然停了下來。

「恐怖片!半……夜……不……要……照……鏡……子……」

拉長聲音,說完這一句,那窗戶突然『當』一聲被風吹開,嚇的我雞皮疙瘩一下子都冒了起來,頭皮發麻脊梁骨一陣惡寒。

東張西望了一會,我捂著狂跳不安的小胸脯,聲音顫抖。「嬤嬤,半夜照鏡子,會……見鬼的1

那恐怖片我只看了一遍,便留下了終生的陰影。

「鬼?1,嬤嬤突然冷哼一聲,「我就是鬼啊1

嬤嬤的話竟然讓我無言以對!是啊,她就說一個新鮮熱乎的鬼,怕毛的鬼啊!原本還想嚇唬嚇唬這個老嬤嬤的,沒有想到倒是差點嚇尿了自己!

真無趣,我還是和衣而眠將就到天亮吧!天亮之後叫魅兒帶我過弔橋,我就去找殤歿!經過了這麼多,我敢肯定,那晚在洞房和我糾纏的一定就是他!

用手摸上自己的嘴,想到了殤歿那冰冰涼涼的唇,我的臉上一燙,心跳瞬間亂了節奏。

就在殤歿的那頭銀髮在的我腦海裡面晃動,快要渾濁我意識的時候,突然嬤嬤叫了我一聲。

「姑娘,幫幫忙1,嬤嬤冷冰冰的說了這麼一句。

那聲音不高不低,卻像是生鏽的鼓風機一樣,一下又一下的刮在我的耳膜之上。揉了揉眼睛,我呆了了幾秒鐘才坐了起來,望向嬤嬤,發現她還保持雙手放在臉上的那個姿勢。

「嬤嬤,你叫我?1,我眯著眼睛打了一個哈氣。

「除了你,還有別人嗎?1,嬤嬤冷著聲音道,「快點過來幫幫我!拿不下來了1

睡眼蓬鬆的走到嬤嬤的旁邊,剛想走到她的對面,嬤嬤卻突然轉身,當我看到她的那張臉時,整個人瞬間清醒了!

此時嬤嬤的臉血肉模糊,她一隻手扶著額頭,另外一隻手拽著半張皮,那皮是硬生生的從臉上撕扯下來的!裸露出來的肌肉正滲著血,大血管正一收一縮的跳動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