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十七章 兇殘的魅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章 兇殘的魅兒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見此,我夾緊大腿菊花一緊,而嬤嬤那兩顆脫離了眼皮束縛的大眼珠子瞪著我。

「麻煩你幫我把臉給撕下來1,嬤嬤木著聲音道。

撕……撕臉?!

正驚愕的目瞪口呆之際,嬤嬤突然將抽屜給拉開了,當一抽屜凌亂的臉皮進入視線的時候,我差一點就尖叫出聲。

「你說,明天我換哪一張好啊?1,嬤嬤望著我,陰森森的笑了起來。

很慶幸,我暈了!所以接下來發生了什麼,我根本不知道,等清醒過來已經是天亮,而嬤嬤站在我的床邊。果真換了另外一張臉,但還照舊是一臉的古怪!

「嬤嬤1,我一下子驚跳了起來,怯生生的望著嬤嬤。

「醒啦?!昨晚你怎麼暈了?1,嬤嬤說著,將臉緩緩的伸到了我的跟前。「你……害怕?1

我能說我害怕嗎?!只有人才怕鬼啊,要是這怪嬤嬤知道我是人,指不定會怎麼嚇唬我呢。

「不……不怕!我有病1,說到這裡我重重點頭,「對!我是有病!快速入眠間歇昏迷性症候群!沒錯,就是這個病!你以為我是暈倒的時候,其實我是睡著的!嘿嘿嘿1

這慌撒的連我自己都不信,那嬤嬤能信嗎?!

果真,嬤嬤冷哼了一聲。「有病?!哼!這裡,人人都有病1

說到這裡,嬤嬤一把抓住我的手腕,目露凶光。「我警告你,別接近西魅,否則有你好看的1

還沒有等我辯解,那嬤嬤直接給我拽出了房間,就那麼一路拽著離開了西魅的宮殿,在將我狠狠丟出大門的時候,金枝和玉葉兩個婢女腳步匆忙和我擦身而過,在那一瞬間我看到她們的臉上傷痕纍纍。

『砰』,大門猛的一下便關上了,那濺起的灰塵直接迷住了我的眼睛。

這老嬤嬤,當真是長居深宮,荷爾蒙有些失調了!簡直就是一個怪物!雖然被丟出來了,可是好歹已經是白天了,相對晚上會讓我比較踏實!我想,我得想辦法過那個鐵索弔橋了!

轉身離開,還沒有走出幾步,那門便突然『嘎吱』一聲打開,下意識的回頭,正好和媚兒四目相對。

這下好了,救星來了!我叫魅兒送我過弔橋,應該不會拒絕我的!

「媚……」

那個『兒』字沒有出口,一隻腳便飛出來直接踹在了我的胸口上,然後我就『嗖』的一聲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直接摔蒙了,等我先要起身的時候,媚兒的臉突然無限放大在我的視線之中。

「為什麼出現在我的面前?!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你知不知道我看到你就忍不住的想要殺死你1,媚兒雙眼充血,直接嘶吼起來。

這魅兒……她怎麼突然變成這樣了?!

「魅兒……」,我驚慌失措的喚了一聲,「你怎麼了?!是不是那個宮姬責罰你了?!你告訴我,我幫你出頭啊1

原本只是隨口一說,我哪有那個本事去幫魅兒對付嬤嬤啊,可是聽了我的話媚兒冷笑,隨後緩緩的起身。

「宮姬?!哼哼1,媚兒挑眉望向大門冷聲,「宮姬,你給我滾出來1

話音剛落,一個身影跌跌撞撞的從大門走了出來,當她抬起臉的時候,我嚇得直接從地上竄了起來。此刻,宮姬的臉上鮮紅一片,整張臉皮像是被完全撕下來了一樣,那血正嘩嘩的往下流著,幾乎浸透了衣服。

「看到沒有?!這樣沒用的老奴才,還需要你來幫我對付?1,魅兒說到這裡,狂笑起來,可是三秒鐘之後突然收起。

「換臉?!就算你換上無數張臉,我照樣能給你撕下來1,魅兒指向嬤嬤厲聲道。

對於這樣的叫囂,我整個人都是害怕的,因為此刻的魅兒不同昨晚那般的溫柔,整個就是一個惡魔!那嬤嬤放著那麼的臉皮,該是已經被撕了無數回。

突然間我明白了,嬤嬤說讓我和她一起睡是為了我好的真正含義!

「小姐,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下去了1,嬤嬤抖著身體像是在強忍疼痛,可是說話的音調還是沒有絲毫的紊亂,若是不看臉會以為她毫髮無損一樣。

「叫我公主1,媚兒尖叫著撲了過去,直接拽住嬤嬤的頭髮將她的頭往牆上撞。「小姐是你叫的嗎?!叫我公主!叫我公主1

見那嬤嬤的腦袋已經被撞的血肉模糊,原本準備撒腿就跑的我硬生生的僵在了原地,最後使勁一跺腳直接跑過去從背後一把勒住了魅兒的脖子。

因為腹背受敵,那魅兒下意識的鬆開了嬤嬤,轉而對我大吼大叫。

「想死是不是?!放開我1,魅兒使勁的掙扎。

「你是不是有病?!有病就去吃藥!別沒事撕臉玩啊1,我收緊雙手,不讓魅兒有掙扎的餘地。「魅兒,我陪你吃藥好不好?1

聽我這麼說,魅兒突然不掙扎了,而後整個身體鬆軟了下來。

「吃藥?!對,該吃藥了1,媚兒喃喃道。

我呼出一口氣,便鬆開了雙臂,可是嬤嬤卻大叫一聲小心,可是我還沒有反應過來,那魅兒迅速的轉身,一下子將我摔出了十幾米遠,等我背部著地撞的已經七葷八素的時候,她一腳踩在了我的胸口上。

那一腳,我聽到了輕微的『嚓』聲,我想我的骨頭大概是開裂了。

「拜託,能不……能不能別踩這裡,原本就不富裕,給我留點發育的空間好嗎?」,我望著魅兒,艱難的吐出這麼一句話。

但是,我強忍出來的幽默感沒有能打動魅兒。

「呵呵,你壓了我的弟弟,我取了你的性命!這世界,就是這麼公平1

媚兒說到這裡,突然目露凶光,而後一對翅膀從背後舒展開來。

那對翅膀雖然也是黑色,但和殤歿的不太一樣,殤歿的是羽翼,而媚兒的那對卻更像是蝙蝠的翅膀,能看清骨架和有些透光的膜,在類似於關節的拐彎處,豎著一根尖利的黑刺。

「死……吧1,媚兒說完這句,直接將翅膀上面的黑刺刺向了我的左前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