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十八章 折了公主的翅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章 折了公主的翅膀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眼看著那尖刺已經挑破了衣服,甚至那寒氣滲的我渾身的毛孔都瞬間收縮起來的時候,一陣黑色的光波突然撞向魅兒,那魅兒瞬間就被震飛了出去,直到整個人撞在牆上掉在了地上。

那邊嬤嬤先是一愣,趕緊將魅兒扶來,而我的身體突然懸空豎起,最後雙腳著地。

轉頭,我看到了殤歿那雙寒似三九的眸子。

「你……」

剛想說些什麼,一股猩熱的液體便湧進了嘴巴,我想要咽下去,奈何太多,於是直接吐在了地上,當一片鮮紅濺起的時候,我才知道自己吐血了。

「下次……下次麻煩你順道將我帶過鐵索橋好嗎?1,我一把抹掉嘴上的血,好不容易說完一句完整的話。

其實,魅兒打我的時候雖然很疼,但是我沒有想到會這麼嚴重,都到了吐血的地步,想必一定是內傷!不過,這胸骨倒是痛的厲害,一喘氣就痛。

「吐血了就別說話1,殤歿蹙眉。

「沒事!沒事!反正我每個月就要失血那麼幾次,死不了的!嘿嘿嘿1,我對著殤歿傻笑。

靠,死要面子活受罪,都疼的快要喊媽了,我卻還能笑的出來,笑著笑著還特喵的直噴血。

殤歿突然將手撫在我的胸前,雙眼微微眯起。

「別這樣!大白天的……」

還沒有等我花痴完,殤歿的手突然縮了回去。「你的肋骨斷了1

肋骨……斷了?!

原本沒有什麼事,聽了殤歿的話,當時我就一灘泥一樣的癱倒在地,感覺自己就快要彌留的感覺,我以為殤歿會展開雙臂將我抱進懷裡的時候,他卻徑直走向了一旁的魅兒。

這樣的舉動,卻讓嬤嬤驚慌了起來。

「殤歿大人,您知道小姐有病!請您……」

還沒有等嬤嬤的話說完,殤歿直接揮掌,那掌氣直接將嬤嬤給震出老遠,而後殤歿再一伸手直接抓住了魅兒的一隻翅膀。

「好大的膽子!你想做什麼?!我爸可是閻君1,魅兒沖著殤歿叫囂,但是眼神囂張且透著一絲恐懼。

殤歿眯起眼睛,「你斷了她兩根肋骨,我折斷你一對翅膀,應該很公平吧?1

聽殤歿這麼說,旁邊的嬤嬤趕緊爬起來跪在地上不聽的磕頭。

「殤歿大人,請您三思!西魅可是冥君的女兒,您不能對她動手!要知道,翅膀對於一個鬼來說有多麼的重要啊1,嬤嬤抬著頭,老淚縱橫。「求你別傷害小姐,她無心害人的1

「就是看在閻君的份上我才只折她的翅膀,否則,你以為她能全身而退?1

話音剛落,那殤歿握住魅兒的那隻手突然握緊,翅膀便瞬間消散成煙,接著在魅兒凄厲的慘叫聲中,另外一隻翅膀也灰飛煙滅了。

做完這一切,殤歿不顧癱倒在地不停掙扎的魅兒,而是轉身大步的走到了我的面前直接伸出了大手。

咽了咽口水,我將自己的手遞給了殤歿。

……

這一次,殤歿帶我回家了,可是我的興奮多過膽怯,之前他冷酷絕情的一面著實驚到了我,我真的越來越看不懂這個男人,敢對冥君的女兒下手!他……他真的不想活了嗎?!

殤歿的家,住的很偏僻,在一座大海包圍的孤島之上,在孤島最中央的那間大宅子裡面。因為太痛,我也沒有注意環境,便被帶進了一間空氣陰冷的廂房。

絲毫不憐香惜玉的將我丟在了床上,殤歿上來就撕我的衣服,我腦袋蒙了一下趕緊捂住了胸口。

「你……你……你要做什麼?1,我臉上一灘死死的拽住衣服,因為緊張連說話都結巴了起來。

殤歿蹙眉,「你以為呢?1

說著,他直接拽開我的手,一把扯掉了我的衣服,而後將驚慌失措的我一下子丟進了一個滿是白色膏狀物的木桶裡面。

整個人悶在了裡面,我掙扎著站了起來,一把抹掉臉上的膏體卻發現其他地方的膏體正在慢慢的變硬。

「這到底是什麼?1,我驚慌失措的從桶里跳了出來。

「石膏,固定你斷裂的肋骨。」,殤歿沒有聲調道,「你最好將其他地方弄乾凈,否則行動會很不方便1

說完這句,殤歿轉瞬消失。

靠!不早說!打石膏嘛,何必將我脫光了丟進去?!你明明白白的告訴我,我會很配合的啊!一意孤行的男人!

不敢多想,我趕緊擦石膏,可是等我擦乾淨了臉,將雙手的石膏弄掉,其他地方的石膏已經凝固住了,現在我渾身僵硬整個人跟個木乃伊一樣!

同時同腳的走出房間,卻沒有看到殤歿,倒是被院子裡面的一池蓮花給吸引了。那池子是鵝卵石堆砌成的,像是游泳池那般的大小,水很渾濁看不到底。最關鍵的是,水面上面漂浮的蓮花。

那蓮花是黑色的,黑到發亮的那種黑,花瓣上面浮著一層黑色的煙霧,繚繞之間顯得十分的詭異,但是卻絲毫不影響那蓮花的美感。

若白蓮是個純潔無暇的小美人,那黑蓮則是嫵媚妖嬈的大美人,各有各的美,各有各的風情!

這美,讓人忍不住想要玷污啊!

別誤會,我只是在為我自己找個借口,想要將手上沾染的石膏給洗掉罷了。

小心翼翼的想要蹲下身子,卻發現自己根本彎不下腰。媽蛋,被石膏給固定了,我的行動根本一點也不方便!

再次試著彎了彎膝蓋,身卻突然失去了平衡直接一個不穩硬邦邦的倒在了地上,也幸虧有層石膏護體,不然我的肋骨又得斷裂再斷裂了。

索性,我直接滾向了池塘,撞到鵝卵石台階的時候正好停了下來,而後我伸出手慢慢的伸向池塘,剛碰到水準備清洗的時候,卻聽到了一竄急促的腳步聲。

收回手還沒有等我滾遠,便看到一個健步如飛的身影走了進來,原本以為是殤歿,但當我看到那張熟悉的臉時,便趕緊將頭縮進了石膏裡面。

完了個蛋!是傾城!他怎麼會來這裡?!

「殤歿1,傾城語氣焦急,「傾凌不好了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