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十九章 和傾城正面相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九章 和傾城正面相遇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聽傾城的語氣,我敢肯定他就是在傾家攆我滾蛋的那一位!不過,他過來找殤歿幹什麼?!

將頭縮進石膏,極力忽視自己的存在,但是那麼一大塊,只要不是瞎子都不會忽略掉我。

「殤歿什麼時候開始有興趣養鱉了?1,傾城粗聲粗氣的對著我大吼,然後我的身體便晃了晃,像是一隻腳踩在了石膏上面。「喂!你是誰?!給我把腦袋伸出來1

原本傾城的脾氣就暴躁,現在聽他這麼說也不敢不從,免得他變態起來會傷害我!反正傾城又沒有見過我,有什麼好怕的?!

「我是殤歿大人的侍婢啊1,我尷尬的伸出頭望著傾城。

還想著等下怎麼開溜,那傾城卻突然驚叫一聲,一下子跳出了十幾米遠。

「女人!女人!居然是女人1,傾城一臉的驚恐,而後極度誇張的抓著自己的臉。「離我遠一點1

靠,我是怪獸嗎?!我也想遠一點,關鍵我起不來啊!

見我在原地晃來晃去,那傾城簡直快要跳腳了。「你還不滾開?!滾遠一點1

「我也想滾遠一點的啊!可是我起不來啊!你幫我站起來,我立馬麻溜的滾遠好不好?1,我急得一頭大汗,天知道我多怕這個有暴虐傾向的男人。

「好!好!我扶你起來!但是你別碰我1,傾城猶豫了一下,咬牙切齒。

呵呵,鬼才願意碰你!要不是你長得帥,姑娘我連看都懶得看你一眼!

「好好!我不碰你1,我急忙點頭。

於是,傾城雙手擴胸,做深呼吸的姿勢,這樣反反覆復、來來回回好久之後終於伸出兩個手指頭,小心翼翼的捏住了石膏。等他將我拽起之後,立馬縮回手放在衣服上使勁的蹭來蹭去,那表情甚是嫌棄。

站穩之後,我挪動著被石膏固定的兩個腳拚命的往房間走,但是那速度跟龜爬一樣慢,而旁邊的傾城見此已經開始抓狂了。

「滾滾滾!快點滾1,傾城不耐煩的揮手,「快點!不然我會忍不住的1

你丫的!我想快,也得快的起來啊!

一時心急,加上腳步匆忙,而後兩隻腳不小心攪在一起,直接一歪壓向了傾城,那傾城驚恐的睜大眼睛睜準備閃開點時候,卻被我硬生生的壓在了底下,而後我揮著手試圖站起來,卻不小心甩了傾城一巴又一巴,那聲音可清脆悅耳了。

傾城先是怒吼一聲,一把抓住了我的手,但是楞了幾秒鐘之後居然鬆開我不停撫摸自己的臉,那姿勢引得我一陣惡寒!

殘暴到了極點,就會……變態吧?!

想到這裡,我卯足力氣一下子滾下了傾城的身上,而後一路頭暈眼花的往門口滾,但是還沒有滾到,身子突然懸空,轉眼望去傾城正雙手舉著我眼神怪異的讓我頭皮發麻。

「你……你……你想怎麼樣!?放我下來!不放我就叫了1,我使勁的掙扎,卻被死死的卡在石膏裡面。

傾城沒有說話,只是目不轉睛的望著我,而後放我雙腳落地,一把抓住我的手往他的臉上放!放就放吧,他還來回的磨蹭!果真是暴虐到底,就成變態!

「你幹什麼?!打狗也得看主人!我是殤歿的侍婢,你調戲我就等於調戲殤歿1,我對著傾城大吼,想要掙脫自己的手,掙脫不了便對著他的臉噴口水。

但是人家傾城顯然是充耳不聞,突然捧住我的臉,上搓下捏捏的變了形狀。

「唔浸膏你,憋木唔了1,我盯著傾城,因為臉的變形,連說話也口齒不清。

傾城突然鬆開我,後退一步。

「你是……溫婉?1,傾城突然開口。

「不是!不是!我不是溫婉1,心裡咯一下,想都不想就矢口否認。

「哼哼!你就是溫婉1,傾城一把抓住我身上的石膏,不讓我亂動彈。「他們說只有你才不會讓我過敏!你……就是我爸給我選定的媳婦1

完了個蛋!我要死了!不過此刻的我也明白了一個道理,原來這傾城所謂的對女人過敏就是碰不得女人,怪不得剛剛看到我又驚又恐的!但是,為什麼偏偏我是那個不讓他過敏的人?!

見傾城虎視眈眈的望著我,我的頭皮一陣發麻。「你想要怎麼樣?1

「這話該我問你吧1,傾城眼中有火,「就算你是唯一那個不會讓我過敏的女人,我也不會娶你的!所以,死心吧1

啊哈哈!我沒有聽錯吧?!謝天謝地啊!

我想要對著傾城鞠躬,但是彎不下腰只能點頭,三下之後我緊緊的握住了他的手。

「恩人啊!我代表我祖宗十八代感謝你八輩祖宗!謝謝你1,我眨巴眼睛,硬生生擠出幾滴眼淚。「我也不想嫁給你啊!你造嗎?1

聽我這麼說,傾城原本盛怒的臉立馬緩和了許多。「當真?1

「當真!比真金還要真!不信看看我水汪汪的大眼睛!多麼天真而又無辜1,說著,我對傾城使勁的眨巴眼睛。

多好啊!既然傾城這麼排斥我,正合我的心意啊!

「好!既然如此!咱們擊掌為盟!不管我爸怎麼威逼利誘你,都不許答應他和我結婚1,傾城挑眉,「怎麼樣?1

「哈哈,求之不得啊1,我趕緊伸出手怕傾城反悔。

傾城點點頭,伸出大掌擊向我的手,也許是因為力道太大,也許是因為我太過激動,那一掌居然硬生生的將我身上的石膏給……震!碎!了!

媽蛋!我特喵的還光著呢!

正慌張之際,一個虛影突然閃現,在那石膏紛飛之間迅速的將我裹在了一塊軟布之內。那奇妙的感覺從碰觸間悄然迸發,我瞬間便知道這個正幫著我遮住春光的是誰了!

抬起頭,果真見到了殤歿,此刻他正用自己的披風緊緊的裹住我,大手置於我的腰間。

「進去1,殤歿冷聲。

我連屁都不敢放一個,雙手抓著披風便灰溜溜的跑向了廂房,而後悄悄的把門給合上了。但是,我沒有離開,而是將耳朵附在門縫上面。

「殤歿,我妹情況不太好!你趕緊去看看吧1,傾城焦急的聲音傳進我的耳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