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四十章 詭異紙新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章 詭異紙新娘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之前傾城說傾凌不好了,莫非是波波頭出事了?!雖然我不確定那波波頭就是傾城的妹妹,但是女人的直覺告訴我,他們一定有什麼很親密的關係!否則,波波頭也不會變成傾城的模樣來調戲我!

還想再聽什麼,但是外面卻沒有了動靜,等我悄悄的將門推開一道縫,發現兩個人都不見了!

呼,我又被一個人丟下了。

裹著殤歿的披風,我使勁的聞了起來,上面有股屬於他特有的味道,很男人!

正揚起披風對著鏡子扭來扭去的時候,突然驚愕的停下了動作,因為原本連呼吸都能揪痛的骨頭現在忽然不疼了,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戳了戳胸口,一點不適的感覺都沒有!

那石膏是靈丹妙藥嗎?!

正好,反正兩個人都不在了,這偌大的地方只剩下我,不如我將身上的石膏給洗乾淨好了,不過那池塘的水污不見底,我……

靠,怎麼會這樣?!

原本想著那池塘的水太臟,不如隨便把手腳上的石膏洗掉算了,可是等我走到跟前的時候卻驚愕住了,因為原本的一汪污水,此刻清澈見底!不僅如此,那黑色的蓮花竟然還變成了白色,粉嫩之上鍍著一層溫潤的光,美的讓人心顫。

這……這冥界的生物都太詭異了!

算了,臟就臟吧,這池塘有些古怪,別到時候碰到這水被什麼亂七八糟的可怕生物給寄生了,那就真叫悲催了。

回到廂房翻箱倒櫃,找到了一件舊衣服,穿上之後隨便理了理頭髮,扯掉臉上頭髮上面的石膏塊,便徑直出去了。

這個院子很大,緊靠著院牆四周長著十幾棵大樹,那些樹的枝椏相互延伸著,幾乎將整個院子的天空給遮蓋住了,所以不見陽光。但是,這樣顯得有些陰森冷清。

殤歿果然是個孤僻的人,我敢肯定,在我之前這裡根本沒有有什麼僕人幫他打掃整理過,所以作為殤歿的婢女,我應該隨便意思意思。

沒有掃把,隨便扯下一個綴滿了樹葉的樹枝當做掃把在地上打掃起來,將整個院子的落葉掃到一邊,我早就汗流浹背,這才氣喘吁吁的坐到了地上。

真是個大工程,等下我得想辦法把頭頂的這些樹枝給剪掉,露出些陽光人也覺得舒服些,至少我會很舒服。

正起身準備處理那些落葉,餘光卻突然看到一個身影快速的從旁邊閃過,等我迅速的望過去卻消失不見了。

心裡隱隱的恐慌起來,這地方是冥界,到處都是鬼,我不該大驚小怪的!但是,我是人啊!骨子裡面對鬼的那種恐懼,一時半會根本改變不了!

那個影子,就那麼在我的視線的觸及範圍之內時隱時現,每當我想要搜尋的時候,他便在我捕獲他之前恰到好處的消失了,而後又在我懸著的心想要稍稍放下一點的時候再度出現,就這麼反反覆復撩撥我心底那塊最敏感的恐懼點!

我真的有些扛不住了,索性跑回了廂房將門重重的關上,但是當我轉身的瞬間卻驚叫出口。

此刻,在我的床上正坐著一個人!嚴格的來說,不是人,而是一個紙人!

她穿著和我鬼節當夜出嫁時一樣的紅旗袍,此刻正端端正正的坐在床上,雙腿緊緊的並在一起,可是穿著繡花鞋的腳卻怪異的呈內八字朝外面撇開,戴著鳳冠的頭重重的垂下像是不堪重負一樣!

這個臉色蒼白的紙人,就是那夜和我送親轎子擦肩而過的那頂轎子裡面的紙新娘!

紙新娘低著頭,肩膀用一種怪異的姿勢外展著,像是被線勾住的木偶,她的雙手放在膝蓋上,那紙做的手透明到幾乎能看到裡面的細竹籤,可是卻依舊逼真的讓人心裡惡寒。

這紙人,到底是誰送進來的?!難道是之前那個飄忽不定的身影?!那麼,他將這紙人送到我的房間目的到底是什麼!?

不管原因如何,我想他一定知道我是人,否則用這些東西是嚇不到鬼的!

心臟跳動的有些紊亂,我試著深呼吸幾下便想要退出房間,可是就在這時,那紙新娘的一隻手突然『嚓』一聲高高的抬起!

那動作,像是有一根線掛在了紙新娘的肘部,只有肘部抬到了頭頂之上,而手肘以下的部位是下垂的,並且正輕微的無力晃動著!

見此,我真心的慌了!我想要冷靜,最起碼能在那紙新娘再有動作之前冷靜的逃出這裡,但是根本沒有給我冷靜的機會!

就在我試著反手去摸門把的時候,那紙新娘的頭突然抬了起來,那張五官可以以假亂真卻很平面的臉歪在肩膀上面望著我。

原本我以為這是因為角度的關係,所以才誤以為她在望著我,但是等我慢慢的蹲下身子之後,她的頭突然跟著耷拉下來,那眼珠直瞪我的方向!

不僅如此,她死死的盯住我,突然肩膀僵硬的從左往右聳動了一下,縮著脖子站起來之後,兩隻手在旁邊不停的搖晃,像是沒有支撐那般。

看著她的一隻腳像是被什麼東西牽引著抬起來,並且走向我的時候,我終於尖叫一聲,轉頭直接用身體撞開了門!

門開了,我一個不穩直接摔了出去,可是等我雙手撐地準備爬起來的時候,卻看到那池塘泛起了巨大的水花,接著一隻慘白的手突然從水花中伸了出來。

當和房間里那個一模一樣的紙新娘從水裡鑽出來的時候,我癱軟在地上根本爬不起來,不是因為那紙新娘被水融了五官的臉有多麼的猙獰,而是有更多同樣的紙新娘正從四面八方攀爬進來!

看著院牆上像是壁虎一樣扭動著四肢慢慢爬下地面的紙新娘,我猛的咬住下唇逼著自己站了起來,可是當我站起來的瞬間,一塊毛糙的黑色卻擋住了我的視線。

咽了咽口水,我緩緩的抬頭,居然看到一個紙新娘竟然倒掛在樹上,此刻她的臉就在我的天靈蓋上方几公分的位置,那頭髮蹭著我的視線搖來晃去。

剛想逃走,那紙新娘便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而後直接張嘴撲向了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