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四十一章 冥君大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一章 冥君大怒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啊1

我扯開嗓子大叫一聲,一個激靈卻突然進落水裡,嗆了幾口水我胡亂的揮著手試圖在模糊的視線中尋找出路。但是,我不會游泳啊!完了,我一定會被淹死的!

想到這裡,我亂了分寸,雙手亂划雙腳亂蹬,卻一不小心蹬到了一塊平坦,等我踩著那平坦伸直雙腿的時候,居然一下子從水裡鑽了出來,抹掉臉上的水一看,那水深居然只到我大腿的部位。

環顧四周,這才發現自己掉進了池塘裡面。而院子裡面平靜如初,根本沒有什麼紙新娘的身影!

趕緊爬上池塘,濕噠噠的我四處尋找,最後來的了廂房的門口,猶豫了好一會,我終於一把推開了門!已經完全做好了被驚嚇的準備,但是裡面什麼都沒有!難道,剛剛是在做夢?!

應該是夢吧?!不過,這個夢也太真實了!

看著渾身濕噠噠的自己,我用手擰著衣服上的水,那水濺了一地,這倒好,徹底把我身上的石膏給洗乾淨了,但是衣服得風乾了,因為裡面沒有別的衣服給我換。

於是,我張開雙臂圍著院子開始狂跑,跑來跑去試圖讓帶起的風吹乾衣服,轉了N圈,衣服沒有****倒是先暈了,眼睛直冒星星。

就在我暈頭轉向的時候,一個身影落在了我的面前,嚇的我直接跳出了老遠。當看清那人就是殤歿的時候,我趕緊迎了過去。

「你在抽風嗎?1,殤歿淡漠的說完,眼神卻撇向旁邊的池塘。

「不是!我只是想要晾乾衣服!這樣穿容易感……啊切1

還沒有等我說完,一個噴嚏直接打了出來,那口水噴泉一樣的噴在了殤歿的面具上,見此我緊忙道歉,想要舉起袖子給他擦一擦,可是還沒有碰到他的面具他便瞬間消失。

正四處尋找之際,殤歿突然幻化身形靠了過來,他的身體前傾,臉慢慢的貼近我,見此我的心不爭氣的亂跳起來,以為這『濕身』的情況下,會發生點什麼的時候,卻沒有想到殤歿卻只是伸出手指點在了我的肩頭。

正因為這個舉動而茫然的時候,殤歿手指的指肚之下蔓延起一股寒氣,那寒氣迅速的在衣服上面擴散,很快便將濕氣給吸走了,衣服片刻之間便乾燥如昔。

我摸了摸身上的衣服,一臉的驚喜。

「你好厲害啊1,我對著殤歿笑道。

這句話不是奉承,而是發自肺腑。

殤歿將冷漠的眼神移到一邊,「你這樣出入很不方便,所以請對翅膀吧1

……

說真的,直到殤歿說我才知道,鬼的翅膀有的是與生俱來,有的是後天植入的,他不想抱著我飛來飛去,便想讓我去請對翅膀。

於是,我又被殤歿丟回了冥君的城堡。

「拜託!我不想要翅膀!那翅膀太難看了1,站在鐵索橋那裡,我不肯往前邁步。

「好啊!那你以後回家,就游過那片海1,殤歿冷聲。

這語氣真的很不好,不管是誰聽著都不會舒服了,可是其中那個『家』字卻莫名的戳中了我心頭的某處軟點,軟的我骨頭都酥了。

他將他的住處比作為家,那麼……那麼我就是他的家人了?!

想到這裡,我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可是下一秒下巴便被一把捏祝被迫抬頭,我對上了殤歿冰冷的眸子。

「給你植翅的是冥君的一位側妃,在這段時間你得住在殿中伺候,因為這翅膀不是白給的1

說完,殤歿鬆開了我的下巴。

我有些不好意思,使勁的絞著手指頭。「那個,按上翅膀之後,我是不是……是不是就和你住一起了啊?1

聽我這麼說,殤歿眉頭微蹙起來。「你對男人一向這麼主動嗎?1

主動?!我只和你說過這樣的話好不好?!

正想解釋,卻看到一個身影大步流星的走了過來,等近了才認出那人就是判官。

「殤歿大人好1,判官雙手抱歉,「多謝殤歿大人醫治小女,才得小女身體安康1

對於判官的感謝,殤歿連哼都沒有哼一聲,冷酷的不得了。

但是,判官卻沒有一絲不悅或者尷尬的表情。「對了,我來就是想要跟殤歿大人通報一聲,冥君陛下不知道從哪聽到你折斷公主翅膀的事情,現在正在大發雷霆呢1

這句話讓我慌了起來,折斷公主翅膀,這是多大的事情!先不說那翅膀對鬼有多麼重要,最關鍵的是公主的身份擺在那裡!要是冥君一怒之下,殺了殤歿,那我……

「多謝相告1,殤歿說完這句,轉瞬消失。

不管冥君多麼看重殤歿,君就是君臣就是臣,傷害公主一事罪犯滔天啊!歷史上遇到這樣的情況,可是要誅九族的!

不行,我得想辦法!這要是殤歿被殺了,我在冥界真的連唯一的依靠都沒有了!

想到這裡,我趕緊望向停步不前的判官。「判官大人,我可以請教一個問題嗎?1

「姑娘請說1,判官微笑。

「那個,殤歿這個事,你們以前有沒有例子?1,我小心翼翼的問道。

「你是指傷害公主一事?1,判官蹙眉。

「嗯嗯嗯1,我趕緊點頭。

「有!不過和殤歿不一樣,那婢女是不小心劃破了公主的小拇指1,判官說著豎起了自己的小拇指晃了晃。

「那……結果怎麼樣?!賠錢還是挨打了?1,我緊張的捏緊衣服。

「哪有那麼複雜,只不過灰飛煙滅罷了1,判官掩嘴輕笑。

灰……飛煙滅?!

「沒有……沒有例外嗎?1,我一把扯住了判官的袖子。

「你說呢?1,判官似笑非笑,「除非有同樣一重臣幫著說情,否則……哎!不說了!連公主的翅膀都敢折,這根本就是在自殺!可惜啊!可惜1

「判官大人,你能不能幫著說情?!你位高權重,冥君陛下一定會給你些面子的1,我搖晃判官的衣服,語帶哀求。

「面子?1,判官一把打開我的手,「我的面子都不足以讓你心甘情願的做我兒媳婦,又怎麼能勸服冥君保住殤歿大人?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