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四十八章 逼出花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八章 逼出花姐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直勾勾的望著傾凌,只盯的她躲到了牆角,我將目光轉向傾城。「我可以揍你妹嗎?1

「隨意1,傾城伸手,「只要您老不激動就好1

「哥……」,一旁的傾凌聽了這話,趕緊撒嬌。

這個傾凌,明明很簡單的一件事,搞的如此的複雜!如果我早知道母親不是人,也許她也不會死!等一等,既然不是人,也許……她根本就沒有死!那麼,她現在在哪?!

正糾結著,外面突然響起了敲門聲,而後門打開了,裴管家和花姐都筆直的站在門口。

「請少爺跟少奶奶和我們去準備!提前結婚,晚上冥君陛下和南魈公子也會過來觀禮1,裴管家微笑道。

還沒有等我說話那傾凌直接飛奔了過去,一把抓住了裴管家的手。

「裴叔,南魈哥哥也會過來嗎?1,傾凌的雙眼放光。

「是的,小姐1,裴管家公式化的笑容裡面終於有了一絲疼愛。

「那我趕緊去打扮1,傾凌說著一溜煙的跑開了。

我想要反抗,卻怕加速藥性的發揮,只得乖乖的跟著花姐去到了一間很大的房間,房間裡面好多漂亮的衣服,但是我根本連看都懶得看一眼!關鍵是,我也沒有選擇的權利啊!

花姐將一件黑色的拖地長裙拿到了我的面前,而後像是操縱木偶一樣給我穿上,替我散開微卷的長發隨便扒拉扒拉就算完事了。

「旁邊有吃的,你先吃一點吧!因為接下來的一整天,你都不能再吃東西了1,花姐一邊給我將水晶鞋穿上,一邊指了指桌子上面的糕點。

我不想吃來著,但不吃又怕到時候沒有力氣抵抗,於是勉強拿起一塊糕點吃了一小口,吃完之後發現好乾便想跟花姐要水,可是張口的瞬間卻發現自己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我怒了,這是連環套啊!

怒氣沖沖的瞪著花姐,花姐卻漫不經心的收拾東西。

「老爺說了,怕冥君陛下在的時候,少奶奶您會說出什麼不該說的話冒犯聖顏,所以暫時屏蔽你的聲道,直到客人們離開1,花姐陰陽怪氣道。

混蛋!一窩的混蛋!這老東西為了奸計得逞,無所不用其極啊!這下我該怎麼辦?!我原本就準備跟冥君求救的啊!現在……

呼……冷靜,別發火!想想好的啊!只要我和傾城不發生點什麼一切都好說啊!對,就這樣,我不能生氣!

對著花姐微笑,直到她帶我回到了傾城的房間,就那麼坐在床上等到了晚上,便聽到了外面傳來的音樂聲。偷偷的打開門附在欄杆上面,往下望去我看到了煥然一新的大廳。

大廳似乎被精心裝飾過了,一張大餐桌上面放著許多食物和酒水,那些僕人滿臉笑容的在穿著華麗的客人們之間來回的穿梭。

此時,判官站在門口,和進來的賓客打招呼,而他身邊一身黑西服的傾城滿臉的沮喪,跟死了爹一樣!事實上,他爹就不是活的!

突然間大廳中的音樂聲和喧嘩聲戛然而止,接著冥君從大門走了進來,他的身後跟著的一對俊男美女,女的是含笑點頭的媚兒,而那棕發男子有些眼熟啊,好像……好像是女鬼上身的那次,差點被我非禮的那一個!

「陛下,夜安1

在判官的領頭下,眾人行禮,而冥君擺手示意眾人起升之後,穿著蓬蓬裙的傾凌歡脫的跑到了棕發男子的面前。

「南魈哥哥1,傾凌對著那男子甜笑。

南……南魈?!就是被我壓扁的南魈?!我是有多倒霉會遇到南魈?!而且怎麼會這麼湊巧,他就是差點被我扒了褲子的那個男人呢?!

哦買噶!

「呦,小丫頭長高了嘛1,南魈拍了拍傾凌的肩膀。

「那當然,南魈哥哥不喜歡和小屁孩玩,所以我才快快長大的嘛1,傾凌羞澀起來。

見此,判官瞪了傾凌一眼。「別一來就纏著二公子,不懂規矩!一邊玩去1

無視傾凌撅起的小嘴,判官對南魈抱拳。「二公子,別介意啊1

「無所謂,我不會和小屁孩計較的1,說完,南魈轉身就走進了人群。

見傾凌屁顛屁顛的跟了過去,冥君對判官笑了起來。

「老傾啊,你這也太快了吧?!這麼急匆匆的,本君都沒有來得及準備賀禮1,冥君說著,抬眼望向樓上,在我準備招手的瞬間又收回了目光。

「陛下來就是給臣最大的賀禮了1,判官一臉的諂媚,「若是陛下能為我們傾城主婚,那我們傾家更是滿門榮耀啊1

「當然,只不過新娘呢?!你們家傾城重新找了一個媳婦,也真是神速啊1,冥君笑呵呵的拿起一杯酒。

判官笑而不語,只是突然拍手,而後我的胳膊便被突然按住了,回頭一看,是花姐。

「該你上場了1,花姐說著,突然一下子撞了過來。

我以為花姐會直接給我撞到樓下,沒有想到身體沒有任何的搖晃,可是等我的腳不受控制的慢慢行走的時候,我這才發現自己被花姐上身了!

該死!她這是想要控制著我完成婚禮呢!

緩步踩著台階慢慢旋轉著落到地面,我徑直走到了判官的身邊,而後對冥君微微行禮。

「是你?1,冥君有些詫異,「你……」

「謝謝陛下參加溫婉和傾城的婚禮,溫婉替公公以及傾家感謝聖駕光臨1,這番話,自然是從我嘴裡說出來的!

不行!我絕對不能被控制!

想到這裡,我用力的排斥身體裡面的花姐,越是排斥身體越燥熱的厲害,當周圍的人都被我這奇怪的表現驚愕的駐足相望的時候,一股熱流突然湧向了胸口,我大叫一聲張開雙臂猛的挺直了身體,最後竟然將一道虛影給硬生生的撞了出來。

那虛影撞到地上化虛為實變成了花姐,只見她臉色蒼白身形渙散,而我則『噗通』一聲跌在了地上。

「你怎麼了?1,冥君趕緊過來扶我。

使勁抓住冥君的手,一口鮮血噴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