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四十九章 逼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九章 逼婚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雖然花姐已經被我衝出了體內,可是我依舊說不出話來,剛剛的急火攻心更是讓我噴出一口血,直接噴在了冥君的臉上。

眾人驚愕,紛紛嘩然,那媚兒一臉擔憂的想要向我走來,卻被判官搶先一步將我拽住,直接推搡到裴管家的面前被他扣住了雙手。

我想要掙扎,卻覺得有一隻手在背後用指頭頂住了我的腰椎,而後猛的刺了進去,那輕微的『嚓』聲像是沿著末梢神經傳進我的耳朵一般,而後一陣劇痛中我的身子便軟了下來,如同癱瘓那般。

我想,定是裴管家動了手腳!

「陛下,臣該死1

判官說了這麼一句『噗通』一聲跪下了,而眾人見此也誠惶誠恐的效仿,都低著頭不敢抬起,我的身體被裴管家從背後撐著,根本看不出一句不能自理了。

冥君沒有說話,媚兒急匆匆的跑過去給他遞來了一張手帕,可是冥君沒有接,而是用食指抹掉血,並用那染著血的手指不經意的掠過鼻間。

他的眼神有些異樣,但是很快恢復了正常。

「這……是怎麼回事?1,冥君的臉上恢復了笑容,接過媚兒手中的帕子擦血。「還沒有見過那個新娘子結婚被附身的1

說到這裡,冥君的眼神飄到一旁,那花姐便在那一撇之間灰飛煙滅,連吭都沒有吭一聲!正驚訝冥君鬼力高深莫測的時候,那判官的臉已經變了顏色。

「閑雜人等!請都出去1,判官大喝。

這一聲吼,那些原本已經愣住的賓客紛紛化作虛影消散,只剩下當事幾人和不肯離開的傾凌。

「給我走1,判官對著傾凌大吼。

「可……可是……」,傾凌一臉的不情願。

冥君見此,徑直揮手,那南魎便一把攬住了傾凌的肩膀,帶著她轉瞬消失,而後冥君望向媚兒。

「寶貝,你也離開吧!我想,判官有話要和我說1,冥君微笑。

「是!父親1,媚兒皺眉望了我一眼,轉身離開。

裴管家將我交給了傾城便退下了,傾城將我帶上階梯,雖然階梯在上升可是我的視線始終不敢從冥君和判官的身上移開。

我想,判官支開眾人定是和冥君說什麼重要的事情,那事情是冥君同意婚事的關鍵。

果真,那判官拉開和冥君之間的距離,突然跪拜在地。

後面發生了什麼,我根本沒有聽到,因為傾城已經將我帶進了房間。

當門關上之後,傾城用兩根手指在我的喉嚨上面一挑,我便張大嘴巴發出了一聲類似於叉子划玻璃的響聲,而後癱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

「我……」,驚訝的發現,自己居然能發出聲音了。

「抱歉1,傾城皺眉,「對我爸的行為1

傾城想要扶起我,卻發現我渾身癱軟,而後他將手伸向我的腰間之後,大驚失色。

「你的椎骨被拔走了?1,傾城臉色沉重。

「我不知道!好像是裴管家做的1,急促的說到這裡,我的臉已經燙的跟著了火一樣。

「裴管家?1,傾城一臉憤恨,「他一定是受了我爸的指使,否則不會有這麼大的膽子1

「那該怎麼辦?1,我捂住胸口,氣息越來越紊亂。

傾城趕緊拿出一塊冰貼在我的臉上,那涼氣滲進皮膚將燥熱緩和了不少,可是冰卻在用難以置信的速度融化著。

「別激動,你身體裡面的藥性已經在迅速的發揮了!如果不想當眾出醜,就別激動1,傾城抓住我的肩膀,目不轉睛的盯著我。「先別抵抗,咱們假裝完成婚禮!我絕對不會碰你的1

這句話我信,可是他不碰不代表我自己控制得了!只是抓住肩膀這麼個很普通的動作,已經讓我的心裡跟百爪撓心一樣的難受!

「現在就別碰我1,我咬牙切齒道。

或許是看出了我的異樣,傾城迅速的鬆開了手。

「帶去找冥君!只要冥君不同意,那我和你就結不了婚1,我望著傾城,說完這句便試圖調整自己的呼吸。

可是,下一秒,門開了,裴管家出現在我和傾城的面前。

「少爺,少奶奶,可以拜堂了1,裴管家面帶微笑,「這一次,是由冥君陛下親自主婚1

冥君親自……主婚?!所以,他同意了?!

根本由不得我多想,我便被裴叔直接給拽了起來,等他將我推出門外,一個踉蹌之後我已經站在了大廳裡面,而傾城用手托著我的後背不讓我摔倒。

看到冥君站在判官的旁邊,我欲張口,但是聲音卻怎麼也發不出來。

「父親,為什麼不讓她說話?1,一旁的媚兒有些驚愕,「這是她的婚禮,不該閉口不談的1

未等冥君說話,判官上前行禮。「公主,新嫁娘在洞房之前是不能說話的,否則會不吉利1

「可是,這樣……」,未等媚兒說完,冥君用手拍上了她的後背。「媚兒,別人家的家務事就別管了!你看為父手上的血都沒有擦掉,現在全弄你脊背上了。」

「父親,但是她的樣子看起來好辛苦1,媚兒想要往我面前靠,卻被冥君再次拉祝

「好了好了!趕緊拜堂吧1,冥君揮手。

和第一次見面的時那截然不同的態度讓我心裡明白,冥君和判官之間已經有所協定!可是到底是什麼容不得我多想,因為體內有股熱流衝進了五臟六腑,而現在正沿著神經和血管朝四肢蔓延。

「既然新娘子不舒服,那直接送入洞房吧1,判官突然厲聲開口,「傾城,抱你老婆上樓1

聽判官這麼說,我使勁的搖頭,那傾城猶豫了一下一把將我攔腰抱起。

我想我完了,被傾城摟住的一瞬間,我的身體居然是享受的,儘管我的心根本就是在抗#

眼見著傾城帶著我踏上了台階,已經升到一半的時候,一道黑色的疾光突然打向了柱子,柱子瞬間斷裂,而我直接脫離了傾城的懷抱摔了出去,眼見著就要摔在地上的時候,一個如光速般的身影突然閃現,徑直接住了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