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五十一章 翅膀長出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一章 翅膀長出來了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衣物散盡,殤歿從背後抱住了我,當兩具極熱和極寒的身體碰在一起,有種顫慄像是電流一樣沿著我的皮膚遊走,窸窸窣窣的鑽進了毛孔,而後順著毛細血管放肆蔓延進入了四肢五骸,

但是,殤歿只是抱著我,似乎在用身體裡面的寒氣疏散我的熱度,僅此而已!我心裡是在隱忍的,可是身體卻情不自禁想要扭轉,但是殤歿卻緊緊的圈著我,連同我的雙臂一起束縛。

「別動1,殤歿低聲道,像是命令也像是在安撫。

我不想動,但是心裡像是萬蟻爬過一樣,想要撓又撓不到的那種難受。

「我就抱著你,什麼也不做,行嗎?1,我小聲哀求。

這句話像是男人哄騙小女生上床的那種語氣,可是現在卻做了性別的調換。

「不行!別動1,殤歿的聲音有些沙啞。

我想,我一定是燙著他了,他冷慣了適應不了我的溫度才會亂了語調。

「那好!那你陪我說些話!別讓我想那些東西!這可以嗎?1,我咽了咽口水,發現嘴唇好乾燥。

「恩1,殤歿悶哼。

「那晚和我在一起的,是不是你?1,我突然脫口。

這是我一直想要問的問題,如今該是個合適的契機,可是這話還沒有等殤歿來得及回答,卻已經讓我的身體起了巨大的化學反應。

「手拿開1,殤歿突然在我耳邊冷聲警告。

「我沒有啊1,心虛的說完這句,我硬是將自己不安分的手從背後抽了回來。

我完了!我真的完了!那個什麼狗屁逍遙散?!不行!說些和男女之事沒有關係的,我就不會胡思亂想了!

「殤歿……」

「大人1,未等我說完,殤歿冷冷的補充。

「哦,殤歿大人!你的臉是不是被毀容了?!所以才戴面具的?1,終於找到一個比較不繚繞的問題了。

聽我這麼說,殤歿突然將我的身子轉了過去。

「你很在乎一個人的容貌?1,殤歿的眼中閃過一絲不悅。

「不不不!我……」,話說到這裡,我才發現自己和殤歿健碩的胸口正緊緊的抵在一起,心跳突然就不規律了。

但是,我不能讓殤歿覺得自己是個經不住誘惑的女人!所以,想點別的!想點別的!對,幻想旁邊的只是一頭凍豬,不是男人!

想到這裡,我似乎好受了許多。

「我不在乎,殤歿大人是好人!不對,是好鬼1,我對著殤歿燦爛的微笑,「不管殤歿大人是什麼樣子,在溫婉心中都是最好的1

縱使隔著面具,光是看那雙眼睛我就能直接淪陷,所以我忍痛硬生生的拔開了目光,

一把摟住殤歿的腰,我將臉貼在他的胸口,原本只是為了隔離視線罷了,可這個動作卻讓殤歿的身體一僵。

「你幹嘛?1,殤歿低吼。

「殤歿大人,睡著就安穩了!我要睡了1,我說完這句,閉上了眼睛。「萬一我再不受控制的動手動腳,請打暈我!晚安1

他的胸膛,沒有心跳,但是聽到我的,就好!

……

第二天,肆意的蠕動身子,意識稍稍清醒過來,我突然睜大眼睛。

旁邊沒有了殤歿,此刻我正抱著一個大枕頭,猴子一樣的纏在上面,身上的衣服……

靠,誰給我穿的衣服?!

甩開枕頭一下子坐了起來,發現身體沒有任何的異樣,昨晚……什麼都沒有發生?!好鬱悶,是殤歿太坐懷不亂,還是我太沒有吸引力?!

低頭望了望自己一馬平川的胸部,我沮喪的揉了揉頭髮,走到門口將門打開之後,真好看到了迎面走來了殤歿。這下,慌的一塌糊塗,跟做賊被捉那般。

「你醒了?1,殤歿掃了我一眼,沒有任何的表情。

「恩恩1,我的眼睛四處游移,就是不看殤歿的臉。「昨晚的事情……謝謝大人1

「嗯,跟我走1,殤歿淡淡道,「找人給你按對翅膀1

聽殤歿這麼說,我終於正眼望了過去。「去找冥君的王妃嗎?!可是,昨晚的事情……他會不會怪罪你?!要不,我們跑路吧1

「跑路?1,殤歿微微蹙眉。

「恩恩!我不想再回傾家,也不想你進監獄1,說完這句,我絞起了手指。「我怕你再被捉進去,就算我去求判官他也不會幫我了1

如今矛盾已經激化了,那殤歿不僅毀了判官兒子的婚禮,也秒殺了他的管家!一夜之間,死了花姐和裴叔,還顏面盡失,這樣的梁子算是徹底的結下了。

其實,判官那裡我倒是不太害怕,真正讓我恐慌的是冥君,若是他相信了判官的讒言,那殤歿勢必成為眾矢之的,死定了!

「這陰間就沒有能困得住我的監獄1,殤歿眯著眼,意味深長。「所以,你不需要多此一舉替我求情,記住了嗎?1

好狂妄的口氣,不過我好喜歡!

「那我以後是不是也不用嫁給傾城了?1,我歪著頭認真的望著殤歿。

殤歿沉默了一下,「如果你寧願做我的侍婢也不願做傾城的妻子,那麼你想做多久,我就便保你多久1

這番話,差點讓我的心都給融了,儘管那語氣還是硬邦邦、冷冰冰的。

「謝謝殤歿大人1,我對殤歿行禮,笑顏如花。

這一次,完全是不一樣的心境,如今我總算是找到靠山了。

跟著殤歿飛離了住處,我們來到了城堡,面對那座弔橋,我心有餘悸。看著很正常,但是都是蛇!

「牽著我,走過去1,殤歿伸手,「我可不想帶你飛來飛去1

看著殤歿的手,我心顫了一下,而後將手塞進他的大掌。

若是我一個人走這蛇橋,必定驚心動魄,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走過去,可是這一回我卻沮喪那橋太短,不知不覺就走完。

過去之後,殤歿立刻鬆開了我的手,而這個時候,一個行色匆匆的身影突然出現。

「殤歿大人,公主的翅膀長出來了1,來人對殤歿行禮,急匆匆的說了這麼一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