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五十五章 尋找駐顏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五章 尋找駐顏草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美人冢?1,我喃喃的咀嚼著這三個字。

「恩!美人冢1,青檸點頭,「據說殤歿大人以前可英俊了,是冥界的這個1

青檸說著豎起了大拇指,「美人冢就是美人的墳墓,顧名思義每個女人都願意為他而亡!在以前,殤歿大人戴面具是為了遮蔽鋒芒,怕拈花惹草招惹麻煩,可是現在卻是為了遮住那張……醜陋的臉1

青檸說到『醜陋』兩個字的時候刻意壓低了聲音,顯得很小心翼翼。

毀容了?!怪不得殤歿戴著面具,怪不得那夜他問我是不是很在意容貌,明顯他是忌諱的!美人冢,難以想象殤歿以前到底是什麼樣子?!

「殤歿大人好可憐1,我皺著眉,情不自禁道。

橙子嘆息,「是可憐啊!自從毀容之後,他便冷酷起來1

「橙妃娘娘,那……那大人那是怎麼毀容的?1,我小心翼翼的望向橙子。

橙子抬手輕輕打了我一下,「叫我橙子,不然我們不和你聊天了1

「恩恩,橙子娘娘1,我趕緊點頭。

橙子失笑,「還是改不掉1

說到這裡,橙子起身。「據說,是去萬骨枯遭到了襲擊,殤歿大人為了保護西魅被傷了臉,那西魅更是因為受到驚嚇而性格分裂了1

「萬骨枯?1,我驚呼出口。

橙子壓低聲音,「是!萬骨枯是西山的禁地,西魅公主想必你也知道,她現在白天和晚上完全就是兩個人!據說是擅闖萬骨枯而受到了詛咒的緣故1

話音剛落,一陣寒風灌進了我的脖子,而橙子和青檸立刻噤若寒蟬。

「橙子姐姐,別提西山的萬骨枯了,一提到我就毛骨悚然1,青檸摟著肩膀,「那時候都說西山的幽冥峰草可以治療殤歿大人的臉,可是派去的人都有去無回!好可怕的樣子1

「駐顏草?1,我的腦子裡面突然閃過一道光。

「對啊!據說是一株紫色的草,葉子是心形的!那種草只在西山的幽冥峰才有1,青檸皺眉,「可惜了殤歿大人的絕世容貌,真的好可惜!若是他能恢復,性格一定會變回來的1

在橙子和青檸的一陣長吁短嘆中,我卻已經暗下了決心。

殤歿救了我那麼多次,該是我報答他的時候了,於公於私,我都該為他做些什麼!

和橙子以及青檸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我硬是套出了去西山的路線,默默的記在了心裡,一切只在某天施行計劃了。

眼見著快要天黑了,雲妃娘娘差人送我出宮,快到蛇橋的時候,我遠遠的看到了殤歿。

打發了送我的人,我一路歡脫的跑了過去,笑眯眯的望著殤歿。

「殤歿大人,你是不是在等我啊?1,一時間,我居然忘記思考殤歿是不是剛從媚兒那裡出來的。

殤歿淡淡的瞄了我一眼,「剛到1

剛到?!隨他吧!

原本以為殤歿想要帶我飛過去的,手卻被一把握住,碰觸的一瞬間,我的心輕顫了起來。

只是不願再抱著我飛而已,不起身體的接觸,拉拉小手不算什麼,就跟攙扶老奶奶過馬路一樣。

真希望這座橋,永遠也走不到盡頭!

「殤歿大人,你笑過嗎?1,望著殤歿幾近完美的側臉,我小心翼翼問道。

殤歿回頭望了我一眼,卻沒有理我。

「殤歿大人,你多笑笑吧,笑一笑十年少1,我有些傻乎乎道。

殤歿冷哼,「戴著面具,你能看到?1

「那你就把面具拿掉……啊1

還沒有等我說完,殤歿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

「沒有人,能讓我摘下面具1,殤歿冷聲,眸子中的冷攝人心寒。

「哦1,我小聲的哼了一聲。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面具這件事觸碰到了殤歿的底線,回到宅子之後,他直接進到我的屋子,將被子丟到了出來。

「這是幹什麼?1,我捧著被子無辜的問道。

「以後在門外睡1,殤歿說完這句,徑直……走進了我的房間。

「可是,可是外面很冷啊!你不能回去你房間嗎?1,我捧著被子想要鑽進去,那門卻突然合上了。

「我喜歡1,殤歿答了這麼一句,便不再說話。

好嘛,殤歿最忌諱的就是那張臉了,因為毀容才自卑,才孤僻!這是他不能觸及的底線,所以,也更堅定了我去幽冥峰尋找駐顏草的決心!

裹著被子,坐在門檻上,迷迷糊糊的居然也睡著了,睡著很沉還做了一個很美的夢,夢到殤歿摘下了面具,那顏,傾世!

第二醒來,卻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而這裡就是我的房間!我是怎麼進來的?!殤歿呢?!

沒有等我起身,殤歿已經推門而入。

「走1,只說了這麼一個字,便轉身離開。

自從變成了不死人,我根本沒有飢餓的感覺,所以不需要用膳,隨便洗把臉便算完事了。

殤歿帶著我去到了城堡,送到後宮的門口便離開了,目送殤歿消失,我憑著雲妃娘娘給我的令牌便暢通無阻進到了裡面。

照舊,和雲妃娘娘打過招呼之後,她便讓我四處溜達去了。

接下來的這幾日,殤歿都沒有怎麼理我,照舊讓我去門外睡,可是醒來的時候卻在床上,我覺得他還是外冷內熱的,只是不想宣洩而已!

至於雲妃,一進去內殿就是一整天,從來不出來,所以我有機會利用這個時間去西山尋找駐顏草。

這天,剛送雲妃進入內殿,我便悄悄的退了出去。

有著那令牌,一路上暢通無阻,吊著膽子過了蛇橋,一路往西開始狂奔,越往西那人越少,周圍更是越發的荒蕪。

雖然有些緊張,但是更多的是興奮,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殤歿摘下面具的樣子。

經過草地,我看到了一條清澈見底的小溪,正準備拎著裙擺趟過去,卻突然聽到『吱吱吱』的聲音,尋聲望去,看到上流有一隻渾身濕透的小老鼠正在水裡掙扎,浮浮沉沉。

在那老鼠經過我腳踝的瞬間,我順手將它撈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