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五十六章 老鼠說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六章 老鼠說話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抓著那隻老鼠想要帶著它淌過小溪,指間卻突然刺痛了一下,反射性的將老鼠丟向草地,而後將指頭放在了自己的眼前。

右手的食指上面有一個細小的血洞,上面正滲著一滴血,怕是那隻老鼠的傑作,不知是被我捏痛了,還是之前淹水受到了驚嚇。

甩了甩手,我用溪水衝掉手上的血,而後拎著裙擺便走上了岸,而之前那隻小老鼠正直起身子抱著兩個小爪子使勁的搓著小腦袋,看到我之後突然停下了動作,那對黑眼珠子滴溜溜的轉了好幾圈。

擰著裙子,我瞄了一眼那老鼠,這老鼠沒有尾巴,皮毛是白色的,嘴巴不尖,身體很圓,和平時家裡養的倉鼠長的有些差不多,但是那眼中透著更多的靈性。

就這樣,人鼠對望了近十秒鐘,那白鼠『嘰嘰嘰』的叫了幾聲,而後直接鑽進了草叢裡面消失不見了。

裙子上面的水擰的差不多了,我直接往前面走去,穿過一片林子,終於在累的直吐舌頭的時候看到了一座高聳入雲霄的山峰。

那山峰很大,幾乎阻隔了一半的視線,而在周圍有一條山路正呈螺旋狀的不斷往上延伸。根據青檸和橙子所說,有山路旋繞的就是幽冥山,所以只要到山頂就能找到駐顏草。

我很高興,因為這意味著我不需要爬山了,只要直接沿著這條路走到峰頂就可以了。但願,路沒有我看上去的那麼遠,我得在天黑之前趕回去。

提起裙子,將其系在了腰間,我赤著小腿便快速的往前走去,其實我還滿好奇那萬骨枯在什麼地方,為什麼會被稱作禁地,但是現在我的時間很寶貴,容不得我花心思去想別的。

踏上那條道,周圍的一切便不再清晰,因為越往上,那霧氣越重,視力的範圍大概只有三四米的樣子,所以走的時候很謹慎,生怕前面有什麼突髮狀況。

事實上,走了大約一個多小時,也沒有任何不好的事情發生,一路上都很平坦。又走了許久,估算著已經到了半山腰的時候,有微弱的陽光透過濃霧照在了我的臉上。

就在我眯著眼睛稍稍享受的時候,突然一個肉乎乎東西突然掉在了我的腳面,我『隘一聲蹦跳起來,直到聽到急促的『嘰嘰』聲。

循聲望去,我看到一團白乎乎的東西,等我小心翼翼的蹲下身子,居然看到了之前那隻被我從水裡撈上來的白鼠。

白鼠直著身子對我『嘰嘰嘰』直叫喚,一隻小爪子指著前面的路,胖乎乎的臉上腮幫子正一收一縮的不停鼓動。

這模樣,快要萌出我一臉的血了。

「這麼巧啊?1,我試著伸出手,可是想起之前被咬的那一口,趕緊又縮了回去。

那白鼠似乎看出了我的害怕,直接跑到我的腳邊像是貓一樣的磨蹭起來,那柔軟的毛拂過我的腳面,惹的我笑眯了眼睛。

會撒嬌的,應該不危險,不是嗎?!

想到這裡,我重新將手伸向白鼠,那白鼠任憑我摸了幾下便快速的跳開,而後重新直起身子,用爪子指著前面的路『嘰嘰嘰』的使勁搖頭。

沒錯,它在搖頭!原本只是一隻圓的像球的老鼠罷了,可是現在它的臉上卻有著豐富的表情,而此刻它的表情加動作更像是……緊張。

呵,有鬼已經很離譜了,我能將一隻老鼠的怪異行為腦補成為警告嗎?!若是這樣,我的腦子是該補補了!

想到這裡,我伸手使勁的揉了揉白鼠的腦袋,而後起身大步往前走去。這小傢伙很萌是沒錯,但是我有要緊事啊!而且,我不相信那依照殤歿的性格能讓我將一隻老鼠帶回家!

繼續往前走,走了沒有多久,一個白糰子從後面滾到了我的前面,等我停下腳步,那白糰子直起了身子,又是那隻小白鼠!

白鼠此刻爪子裡面捧著一顆紅色的像是櫻桃一樣的果實,炫耀的放在面前滾來滾去,而後將那果實推到了我的旁邊,在我彎腰準備撿起的時候,那白鼠快速的搶了過去,而後竄到了我的身後,等我望向它的時候,它居然伸出爪子對我勾了勾,指了指果實又指了指我。

那意思好像在說,跟我走就把這個果子給你一樣!

「乖乖!我沒有空陪你玩了,我要去找駐顏草了!再見啊1,對白鼠揮了揮手,我轉身就走。

時間緊迫,我得在天黑之前找到駐顏草,不能有一刻的耽擱。

霧氣越來越濃,可見度越來越小,我小心翼翼的行走,眼睛不敢離開路面。等發現原本的石土路變成了一個泥潭的時候,我終於停下了腳步。

放眼望去,卻見清晰一片,而身後已經被濃霧覆蓋的什麼也看不見了。

說是泥潭,其實上面覆著一層水,等我小心翼翼的用腳試了試,卻發現那水漫過了膝蓋。

很奇怪的,這路蜿蜒在幽冥山的周圍,角度很傾斜,但是那些水就跟黏在泥上面一樣,未曾泄露半點。我想,在冥界難以解釋的現象該不止一二吧!

那水一直延伸到拐彎處,看不到盡頭,我慢慢的往前行走,防止自己被滑到,那水很渾濁,卻也冰涼刺骨,凍得我的腿骨生疼不已。

等我走到一半的時候,突然從天空中落下十幾個影子,等那影子落地濺起了一片的泥漿,差點將我的視線給模糊了。

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居然在我的前後方各自蹲著七八個猴子,那猴子正齜牙咧嘴的對我嘶吼,態度非常不友好!

說真的,一路走來除了那隻白鼠,我根本沒有看到其他動物,連蟲鳴和鳥叫都沒有,一度讓我覺得這幽冥山是個死地,但是這些猴子是怎麼回事?!它們從哪冒出來的?!

正想著,前方一隻為首的白面猴對著我招了招手,正詫異之際,後面那一隻黑面的猴子也跟我招手,我完全的蒙住了。

正一頭霧水之際,突然個軟乎乎的東西落在了我的肩膀,轉頭一看居然是白鼠。

「它們讓你做出選擇1,小白鼠爬到我的耳邊,突然冒出這麼一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