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五十七章 被狼圍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七章 被狼圍攻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著白鼠的嘴巴一張一合竟然說出了人話,我驚呆住了,而後和白鼠異口同聲的發出一聲尖叫,叫完之後那兩幫猴子集體沸騰起來,焦躁的嘶吼著使勁拍打著水面。

情況突然亂了起來,而最不知所措的顯然不是我卻是那隻白鼠。

「我……我……我為什麼不會嘰嘰嘰了?1,白鼠在我的肩膀上亂竄,「快點選擇!快點選擇啊1

雖然很驚慌,但是比起白鼠那些猴子顯得更加的暴虐,所以我不得不將希望寄托在會說人話的白鼠身上。

「什麼選擇?!你說什麼?1,我大聲叫道,那些猴子的吼聲幾乎將我的聲音給完全覆蓋住了。

「它們是變異猴!兩個幫派,死敵來著!喜歡讓人做出選擇,選擇之後便會火拚!若是你選的那隊正好贏了,就能安全通過,輸了就得死1,白鼠奶聲奶氣的說完這些,急的上躥下跳起來。「快點選,不然它們會撕碎你的1

聽白鼠這麼說,我快崩潰了,這些猴子為什麼這麼變態?!

「可是,我選哪一隊啊1,我一把握住白鼠,徹底亂了分寸。

白鼠奮力從我的手裡伸出小腦袋,用爪子指了指我的身後。「黑面猴1

聽白鼠這麼說,我咬了咬牙,直接跑向了黑面猴的那一邊。

黑面猴這邊見我這樣選擇興奮的噘嘴捶胸,而對面的猴子明顯很不高興。

黑面猴領著幾隻猴子從我的身邊經過,而後突然昂起頭嘶吼起來,正在我詫異它們所謂的火拚是什麼的時候,那些猴子肩膀上的皮肉紛紛綻開,血肉模糊之間幾隻血淋淋的爪子從裡面迅速的生長出來,當那些猴子伸出了四隻沒有皮的利爪之後,便揮舞著那些爪子對對面的猴子叫囂起來。

這就是所謂的變異猴?!可是我們這邊只是多變異出了幾隻爪子,能成什麼大事。

當對面為首的那隻大猴子突然露出尖銳的黃牙咆哮起來的時候,我下意識的握緊了白鼠,特別是在它的身體不停的膨脹變大之後,我突然感覺自己選錯了!

照這樣生長下去,那猴子遲早要變金剛啊!

「小老鼠,你害死我了1,我捏著白鼠不停的搖晃。

「呀呀呀!你看看再說1,白鼠使勁的掙扎,小眼神可憐兮兮。

死活都是這樣了,大不了和那幫猴子拼了,還能怎樣?!這樣想,似乎坦然了許多。

只見那猴子的身體增大到猩猩大小,而後額頭上面的皮肉突然裂開了,當一顆變異腦袋從潰爛之處伸了出來並且不停的變大時,我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

正想著該怎麼逃走的時候,那變異出來已經超過本來腦袋三倍大小的頭突然向下垂去,而後那身體像是承受不了重負一般跟著大頭倒了下去。

變異的腦袋整個臉卡在了水裡,不停的泛泡,只是掙扎了一下便不動了。

「撲街1,白鼠慢悠悠的來了這麼一句。

黑面猴為首的那幫猴子又蹦又跳,嘰嘰喳喳的叫喚起來,而對面剩下的猴子面面相覷的一下,都四下逃竄,一會便無影無蹤。

就這麼……贏了?!贏的也太隨便了啊?!我還以為會有一場惡戰呢!

黑面猴蹦著來到我的身邊,對我揮了揮爪子便直接竄到了山上,而其他猴子也紛紛效仿,不一會便消失不見了。

長吁了一口氣,我急忙往前走去,繞過死猴子的屍體,終於來到了乾燥的路面之上。

「哎,那些猴子太沒有腦子了!打就打,幹嘛非變異出腦袋?!身體不平衡直接悶死水裡,撲街了吧!還沒有火拚就已經結束了,我都看膩了1,白鼠趴在我的拳頭上面托著腮,一臉的無奈。

想必那幫腦袋變異的猴子是百戰百敗的,嚇死我了!

我現在不想問這隻白鼠為什麼會說人話,只想快點趕去幽冥峰。

想到這裡,我將白鼠放到一邊,可是那白鼠張開爪子擋在了我的面前。

「你要去哪裡?1,白鼠仰頭望我,那聲音像極了一個剛會說話的奶娃子。

「幽冥峰1,說完這句我直接從白鼠的頭上跨了過去。

「不行1,白鼠一下子趴在我的鞋面上,「你不能過去,前面很危險1

「都已經來了,我絕對不會空手而歸的1,我彎腰將白鼠拎起來,而後放在掌心。「你走吧!這麼小,我怕自己會不小心踩到你1

說完,我直接拎起白鼠用力的丟向了空中,直到它變成一個小光點突然消失。

沒有了這個麻煩的小東西,我能快點趕路了,不管前面有洪水還是猛獸,我今天都要把駐顏草給拿回去!

深呼吸了一口氣,我一路小跑,居然順利的登上了頂峰,當白雲在我的身邊飄來飄去的時候,我根本無心欣賞,而是貓著腰四處尋找駐顏草。

在懸崖邊的一塊石頭上,終於看到了立在中間的一株紫色的植物,遠遠的望去那葉子正是心形的!駐顏草!終於找到了!

那白鼠還說這裡危險不讓我過來,現在看來就是危言聳聽嘛!

想到殤歿摘下面具的模樣,我激動不已趕緊跑過去,可是還沒有接近才發現那駐顏草的旁邊居然著一頭……狼!沒錯!是狼!

那狼很大隻,皮毛是黑白相間的,可是兩個眼睛卻是猩紅色,此刻它正眯著眼睛用陰鷲的目光望著我。

我可以當這狼是睡著的,然後神不知鬼不覺的取走駐顏草嗎?!可是,一切都是美好的幻想罷了,聽到有低吼聲從後方傳來,轉身一看,發現有兩隻相同眼神的狼正弓著背齜著牙朝我慢慢的逼近。而這個時候,原本在岩石上面的狼也已經起身了。

它盯著我,嘴裡發出貪婪的嗚咽聲,像是警告更像是在和同伴交流,就這樣它們慢慢的朝我逼近,將我困在了包圍圈裡面。

我知道這些狼是在等待時機,然後一撲而上直取我的咽喉,我害怕卻不敢跑,怕點燃那根導火線。

就在人狼對峙了許久之後,其中一隻狼突然『嗷』的叫了一聲,直接張嘴撲了過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