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五十八章 咬死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八章 咬死狼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那隻狼張開血盆大口朝我撲來,恍惚間我竟然在它的牙縫裡面看到了類似於肉絲的紅色物質,隱約還能聞到口腔裡面的那股子腐臭味。

但是,在那對尖利的大爪子快要刺向我肩膀的瞬間,我用更快的速度滾到了一旁,乘著那頭狼撲空之際趕緊爬上岩石將駐顏草一把拽下。

見此,三頭狼震怒了,也不再維持包圍圈,而是直接從三方撲向我。

快速的將駐顏草塞進胸口,我伸手一把抓住了正面襲向我的那顆狼頭試圖將它的頭推離我的臉,奈何那狼的力氣太大,直接將我的手給壓彎了下去。

當那鋒利的牙齒隔著衣服刺穿我的肩胛骨時,我痛呼出口,而這個時候,原本正準備從旁邊偷襲的兩頭狼居然彎著腰退到了一邊,而後仰天長嘯起來。

那狼嚎聲帶著陰風竄了我的鼻腔,我聞到了濃重的血腥氣。

顯然,這撲倒我的狼是首領狼,在狼群中只有首領能最先享用美食,而其他狼只能吃殘骸剩肉,這讓我慶幸也讓我恐慌!慶幸的是只要對付一頭狼就好了,恐慌的是只是這一頭狼的力道也足夠將我給撕的粉碎!

可是,我不能死!對啊!我是不死人,應該不會死吧?!可是,剛剛的那一下真的很痛!

狼嘶吼著,牙齒只是刺進了我的肩膀,沒有等它咬下肉我便一頭撞上了它的嘴巴,那一下子卯足了力氣,直接將狼頭給撞歪到了旁邊,而我的腦門顯然不敵堅硬的狼牙,直接皮開肉綻了。當一股溫熱的液體順著額頭流進我的眼睛,將整片視線都給染紅了,

然而,那血腥氣顯然更刺激到了首領狼,那狼晃了晃巨大的腦袋,一爪子將的拍在了地上,而後伸出毛糙的大舌頭舔著我的臉,似乎在貪婪的舔著湧出的鮮血。

舔了十幾下,我一腳踹在了它的腹部,那首領狼『嗷』的一聲跳開了。

我想跑,卻被另外兩頭狼給擋住了,它們豎著毛對我嘶吼,卻不攻擊,而是將我逼到首領狼的旁邊。那被我踹的有些蒙了的首領狼很快恢復了猙獰,用爪子狠狠的從我的脊背甩過。

那利爪,就那麼硬生生的划爛我的皮肉,那刺骨的疼痛直接讓我叫出了聲音。

痛的弓腰之際,那首領狼再次將我撲倒,大嘴狠狠的咬住了我的肩胛骨,就在它準備將一整塊肉給撕下來的時候,我痛的已經有些麻木了。

於是,我索性伸出手一把抱住了首領狼的腦袋,而後張嘴直接咬住了它的脖子。

咬我是吧?!你咬我,我也咬你!雖然我的嘴不如它的大,可是卻比它靈活的多!

肩膀上的疼痛似乎轉化成為一股力量,我拼了命的撕咬首領狼那厚厚的皮毛,竟然直接咬穿了,那首領狼嗚咽一聲突然鬆開了我的肩膀,那大牙齒卻早已沾滿了我的皮肉和鮮血。

可是,我不敢鬆懈,摟著它的腦袋始終不肯鬆手,不管它怎麼甩我,怎麼將我摜在地上。我張嘴,咬那些所有可以咬的動的地方,不顧牙齒已經酸痛的幾乎脫離。

就這樣,我和首領狼滾在地上,它咬我,我咬它,而這一幕讓旁邊的兩頭狼給驚呆了,它們小心翼翼的縮著脖子,居然有些慌亂。

那首領狼野性十足,顯然是沒有被這麼咬過,而我在它脖子上面製造的疼痛更激發了它的嗜血本能,它用爪子在我的身上使勁的抓著,雖然沒有看到但是我幾乎可以肯定此刻的我已經是血肉模糊了,但是縱使再痛我也不敢鬆手,因為一鬆手便必死無疑,那還不如拼了!

想到這裡,我一邊咬住首領狼的脖子不放,另外騰出一隻手猛的抓著了其中一塊傷口,硬生生的將手指頭給摳了進去。

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居然直接的將那塊皮給撕開了,乘著首領狼痛嚎的間隙,我一口咬住,而後頭一甩將一大塊肉給咬了下來。

話說,狼將我傷的傷痕纍纍,但是它也沒有佔到便宜,當我將那塊肉連著血管和纖維一起咬下拽開的時候,一股子鮮血突然涌了出來,像是噴泉一樣。而那首領狼,直接倒在了地上,張著嘴巴抽搐起來。

其實,咬下一口肉不足以致命,但是剛剛好巧不巧我正好咬斷了首領狼的動脈血管,當那血從噴泉式的湧出變成流淌,最後再慢慢的停止時,那首領狼也四肢抽抽著不動了,原本凶戾的眸子此刻沒有了一點的光彩。

見此,一直觀戰的兩頭狼突然嗚咽一聲,豎起的耳朵趴了下來,而我吐出嘴裡的狼肉,直接大吼著丟向了它們。

原本,我已經做好了再一輪戰鬥的準備,就像咬死首領狼一樣的咬死它們,不管還有沒有之前的好運氣!可是兩頭狼相互對視了一眼,居然夾著尾巴逃竄而去,不一會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見此,我『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呼呼直喘,這才發現自己的裙子已經被撕成了條狀,渾身是血,那痛隨著呼吸一次又一次的加劇且蔓延全身。

但是,此刻我顧不得那麼多,只是伸手在衣服裡面翻找,當駐顏草完好無損的出現在手心,我終於笑出了聲音。

握緊駐顏草,我忍著痛往山下走去,路很平坦,可是每一步對我來說像是走在刀刃上,那痛讓我忍不住渾身發抖。

最後比較傾斜的那條路,我一個不穩直接摔倒,而後順著滾了下去,我很慶幸沒有滾下懸崖卻讓我加快了速度到達了山底。

咬著牙走到了小溪邊,我隨意用水將臉上的血洗掉之後,便往城堡的方向趕,還沒有接近城堡,一個挺拔的身影揮動著翅膀突然從天而降。

當看清來人是殤歿時,我急忙的跑了過去,直到撞到他才停下了腳步。

「駐顏草1,我將那棵染著血跡的駐顏草舉到殤歿的面前,「以後……以後你能摘下……摘下面具了1

望著殤歿笑著說完這句,我的眼前突然一黑,瞬間失去了意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