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五十九章 殺了嬪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九章 殺了嬪妃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痛,好痛!如果,我說我是被痛醒的,你信嗎?!

眼皮很沉,眼珠子轉了許久才睜開眼睛,可是就是這麼一個看似很簡單的動作,卻讓我痛的流出了眼淚。不過,那溫熱的眼淚正好濕潤了眼皮,讓我艱難的睜開了眼睛。

視線從一道白色的光慢慢的舒展開,等我看到了熟悉的房間,竟然重重的鬆了一口氣。回來了,咬死狼和拿到駐顏草應該都是真的吧?!

駐顏草?!對了,我的駐顏草呢?!

想到這裡,我趕緊起身,卻發現自己的身體硬邦邦的像是被什麼纏住了,整個人動彈不得,

正想掙扎,殤歿的臉突然出現在頭頂上方,面具還戴著,難道……難道駐顏草根本就沒有帶回來?!我……我白折騰了一趟?!

想到這裡,我淚如雨下,那眼淚浮在眼眶裡面直接將視線都給模糊了,見我這樣,殤歿附身。

「疼嗎?1,殤歿蹙眉。

我實際的搖頭,將眼淚甩飛。「不疼!駐……駐顏草我沒有帶回來1

「管什麼駐顏草?1,殤歿直接將我扶起,語氣隱忍著不悅。

「沒有……沒有駐顏草你的臉怎麼能好?!沒有駐顏草,你怎麼能拿下面具?1,因為傷心,我的肩膀不停的抽動著。「殤歿大人那麼好,卻被毀了容,好……好可憐!你救了我那麼多次,我就想為你做這麼一件事還沒有做好!我……我……我好沒用1

說到這裡,我嚎啕大哭起來,哭的像個孩子。

還沒有等我哭完,殤歿伸出大手一把捏住了我的臉。「你偷跑出去,就是為了去幽冥峰給我尋找駐顏草?1

見殤歿目不轉睛的盯著我,我怯生生的點頭。「她們說……她們說只有駐顏草可以治好你的臉,所以……所以……我明明記得帶回來了!怎麼會沒有呢?1

聲音哽咽著低下頭,眼淚大滴大滴的滾落,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顆紫色的植物出現在模糊的視線之中。

「駐顏草?1,我驚呼出來,「原來我帶回來了啊1

望向殤歿,我興奮的抹掉眼淚。「快快快,快點用了,這樣以後你就不用戴面具了!可是,我忘記問她們這東西到底該內服還是外用了!我……」

未等我說完,殤歿大手一握,那駐顏草瞬間化作飛灰。

愣了一下,我『隘的一聲尖叫出口。

「你幹嘛?!你知不知道我好不容易才弄到這個東西的?!我……我……」,說到這裡,我咬了咬嘴唇。「算了!這幽冥峰還有其他駐顏草嗎?1

殤歿望著我,眯著眼睛,眼神冷的讓我害怕,我看不懂那眸子裡面射出的寒意到底是為了什麼。

「是誰告訴你,駐顏草可以治好我的臉?1,殤歿終於陰冷的開口。

心頭一顫,我害怕了起來,難道駐顏草治臉只是傳說,根本沒有效果,所以只是更加的刺到了殤歿的痛處?!那,那我不是好心辦了壞事嗎?!

「沒事沒事!這樣挺好的1,怕殤歿不高興,我趕緊擺手。「沒有關係,戴著面具也挺好的1

殤歿這次沒有吭聲,只是一把將我給抱了起來,而後展開翅膀飛向了空中。

緊緊的拽住殤歿的衣服不敢出聲,我能感覺到他很生氣,是十分震怒的那種,我想我的不辭而別是讓雲妃發現了,進而雲妃便找到了殤歿,所以殤歿顏面盡失之下才會這麼生氣。既然我是做錯的那一個,自然不敢開口說些什麼。

殤歿展開黑翼飛的很快,直接越過城堡的高牆落進了後宮裡面,當殤歿站定之後,卻沒有放我下來。

「誰告訴你的?1,殤歿冷冷開口。

「什麼?1,我有些糊塗。

「我問你,誰告訴你幽冥峰和駐顏草的事情?1,殤歿提高音量厲目望向我,那冰寒的眸子似乎可以直接看透我。

「是……是橙妃和……」

未等我說完,殤歿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去,在經過花園的時候正好遇到了迎面而來的雲妃,而在雲妃的後面橙妃和檸妃正悠閑的跟著,一臉的愜意,但是當她們看到我的時候,眼中竟然現出了慌亂。

「殤歿大人,人找到了?1,雲妃微笑,「以後你可得好好管管你的侍婢,這後宮可不是想進就進想出就出的地方1

雲妃雖然在笑,但眼中透著不屑,當然那只是針對我。

對於雲妃的話,殤歿充耳不聞,而是直接望向橙妃和檸妃。

「是你們叫她去幽冥峰的?1,殤歿的聲音陰冷到沒有一點的腔調。

橙妃和檸妃對視了一眼,還沒有開口,那雲妃便上前一步。

「幽冥峰?!溫婉,你怎麼會去那裡?!那裡可是禁地啊1,雲妃驚訝的望著我,一臉的擔憂,可是我感覺那擔憂不像是發自內心的。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但是直覺告訴我,我應該是著了道了,那所謂的駐顏草根本不能治好殤歿的臉,橙妃和檸妃跟我透露這個,為的只是……讓我有去無回!

若是我猜的沒錯,她們真的是太可怕了!

驚魂未定之下,殤歿突然展開翅膀,一陣狂風從羽翼中呼嘯而出居然直接將雲妃吹倒在地,而於此同時一股懾人的黑氣從殤歿的身體裡面蔓延,光速般直接的湧向橙妃和檸妃,她們睜大眼睛驚叫一聲便被黑氣繚繞,只在眨眼之間便消散成煙。

殤歿……殤歿將她們給……殺死了?!

「殤歿1,雲妃爬起,惱羞成怒。「這好歹是陛下的嬪妃!你居然敢消弭了她們1

殤歿側臉,聲音陰冷。「這該是她們的下場1

「好!好!就算她們驕縱任性,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你也沒有權利滅了她們1,雲妃昂著頭,氣的渾身發抖。

這一次,殤歿終於轉身,將寒入骨髓的目光投向雲妃。

「其實,最該被消弭的該是幕後主使,對嗎?1,殤歿說著,眯起了眼睛。「下次,我絕不會手軟1

說完,殤歿展開巨大的黑翼,抱著我騰空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