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六十章 摘下面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章 摘下面具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一路上,殤歿沒有說一句話,只是將我丟進房間之後便離開了。足足三天,他都沒有再出現過,可是每次當我醒來時,床邊總會多些東西,比如一桶熱水、一件新衣服甚至是一把木梳。

後期沒有任何的藥物,可是我的傷卻奇般的痊癒了,鏡子裡面我的臉,幾乎沒有任何的疤痕甚至是瑕疵,我在想,那天在我昏迷之後,殤歿該是已經給我上過葯的。

洗洗乾淨換上新衣服,飽滿的精神卻突然頹廢起來,因為我想到了雲妃,這一次殤歿該是徹底將她給得罪了,可是臨走之前殤歿口中的幕後主使,透著一股濃濃的陰謀味。

當真是雲妃指使橙妃和檸妃這麼做的嗎?!若是如此,該是為了媚兒,或者她感覺的我對媚兒的地位有所威脅,可是我只是一個侍婢,沒有可以撼動的能力,而殤歿對我只是比別人好一些罷了!

看來翅膀是做不成了,也許還要迎接另一場風波!我來冥界的目的是為了尋找母親,可是之後所發生的事情完全超出了我的預期!

現在,該怎麼辦?!難道我是天生招黑的體質,先是判官,再來西魅,現在又多了個雲妃!

鬱悶了許久,我竟然又有些睏乏了,於是直接倒在床上。

似乎睡了幾個世紀那麼久,我終於睜開了眼睛,望向窗外發現天還是黑的,看來晚上得瞪著眼睛等到天亮了。

懶洋洋的打了一個哈氣,我轉過身去,卻突然對上一張臉,一張戴著黑色面具的臉,當意識到躺在我身邊的就是殤歿時,我那打著哈氣的嘴巴居然忘記合上了,就那麼半張著驚訝的瞪著殤歿。

殤歿怎麼會在我的床上躺著?!難道,這是他的床?莫非是我夢遊走錯房間上錯床了?!

想到這裡,我頓時尷尬的無地自容。

「我……我……」

見殤歿眯著眼睛望著我,我結巴了半天終究還是沒有說出個所以然,索性乾脆起身準備滾蛋。

「躺下1,雙手剛撐起身子,殤歿便淡淡開口。

他這是叫我……躺下?!

整個腦袋都是蒙的,我使勁的揉了揉眼睛,確定面前的殤歿還存在的時候,便怯生生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躺下1,殤歿再次重複,此刻的語氣有些不耐煩。

「哦1,這句話讓我的心跳徹底亂了節奏。

小心翼翼的躺下,但是拉開了一個儘可能最大的距離,而後像是一隻蝦子一樣弓著身體,而此刻殤歿枕著一隻手,正側臉望我,目不轉睛。

他……他想要說什麼?!一男一女這樣躺在床上,很奇怪!那種奇異的感覺,會讓呼吸很壓抑。

「你很想看我的臉?1,殤歿沉默了許久,在空氣都快要被他眸中的寒給凝固住的時候,終於開口。

「我……不是!我只是……」,這個問題,讓原本就很混亂的我更加的亂了分寸。「我只是不想殤歿大人你用面具將自己與世界隔絕!我……」

我到底在說什麼?!其實我真正想說的是,我不想看到他這麼孤獨!

見殤歿不語,我想他一定是生氣了,所以趕緊坐起來對他雙手合十。

「殤歿大人,我錯了!我……」

「過來1,為等我說完,殤歿突然打斷。

過……過去?!過去做什麼?!

咽了咽口水,我小心翼翼的往殤歿那裡挪了挪,不敢直視他的眼便左顧右盼起來,這隨意的一觀察,突然蒙了!這裡……分明就是我的房間啊!

沒有等我想清楚,殤歿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腕,輕輕一拉我便整個人摔在了他的身上,再想起身的時候腰部便被一隻大手按住,動彈不得!

於是,我便和殤歿形成了一個很奇怪的姿勢,因為怕靠的太近,我用雙手抵住殤歿的胸口艱難的撐起自己的上半身,整個人緊張的已經快要僵硬掉了。

此刻,整個世界似乎都靜了下來,唯獨我那不爭氣的心跳和紊亂的呼吸,緊張到我必須將嘴巴張開一條縫隙才足夠讓我維持正常的供氧。

他想要幹什麼?!為什麼這樣看著我?!再看下我會把持不住!老天!我體內的逍遙散這是延遲發作了嗎?!

「想要我摘下面具嗎?1,殤歿突然開口,聲音低沉。

我想都沒想,下意識的點頭。

一直以來,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摘下殤歿的面具,比了解母親的秘密還要強烈和期待!可是,這面具一直是殤歿的禁區,為什麼今天會主動提起?!

「你確定?!我要你回答我1,殤歿突然提高音量,置於我的腰間的大手突然收緊。

這個舉動,差一點讓我整個上身貼在殤歿的身體之上,因為兩隻手早已經撐的酸痛無力。

「我……我確定1,屏住呼吸,我堅定道。

聽我這麼說,殤歿突然一個翻身將我置於身下,當那張帶著面具的臉越逼越近的時候,我的呼吸已經亂到沒有了任何的節奏。

「想要摘下我的面具,必須要付出代價1,殤歿突然蹙眉,「要麼是命,要麼……是心1

這句話,讓原本就泥足深陷的我,徹底淪陷!

我的命是殤歿救的,而我的心,早在那第一眼起,便丟失了!

「想清楚了嗎?1,殤歿的聲音突然變得低沉。

「恩1,我使勁的點頭。

見我如此,殤歿伸出右手像是很不經意的從我的臉頰劃過,在那指尖與我的皮膚產生顫慄的瞬間風輕雲淡的離開,而後捏住了自己的面具。

當殤歿將面具緩緩的從臉上緩緩移開,我已經緊張到快要無法呼吸,等一張冷漠的臉脫離了面具,完全的映進我的視線之中時,那顆狂跳不已的心,瞬間停止。

這……這是殤歿的臉?!

像是受到了蠱惑一般,我伸出手撫上殤歿的臉,順著那稜角分明輕輕的摸索。

從緊蹙的眉到高挺的鼻,最後順著那俊朗的弧度落在緊抿的薄唇上。臉上每一道弧線、每一個輪廓都深邃到像是可以直接刻進我的心裡,完美到了極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