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六十一章 肆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一章 肆纏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殤歿的臉,根本美好的找不到一點的瑕疵!他的臉,根本沒有毀容!原來,橙妃她們說到,都是假的!

「看夠了嗎?1,殤歿將我撫在他臉上的手一把抓祝

「恩恩1,我趕緊點頭,整個臉燙了起來。

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卻被殤歿緊緊的握住,我咽了咽口水將臉轉向別處,面對殤歿的那張臉,我根本無法正常思考。

完了,我好激動怎麼辦?!守著這麼一個帥到喪盡天良的男人,我根本不可能會把持得住啊!這麼一張好看的臉,被面具遮住真的好可惜!

美人冢這個稱號,當真不是浪得虛名!

只是,我為什麼這麼開心?!這個男人,我只可以仰慕,卻絕對不會屬於我的!

想到這裡,我頓時泄氣了,而就在這個時候,殤歿捏住了我的臉,迫使我面對他。

「想清楚沒有?1,殤歿的眼中閃著一絲氤氳。

「什麼?1,我抖著聲音問道。

殤歿這樣的眼神,我從來沒有看到過,冷漠之中流淌著一種異樣的光。

「既然我摘下面具,該你付出代價了1,殤歿捏住我的下巴,用大拇指輕撫我的嘴唇。「是命,還是心?1

這是……這在跟我邀約嗎?!可是,他該是公主的夫婿!而我……

想到這裡,我的心臟隱隱抽痛了一下,而後使勁的咬住了下唇,而下一秒殤歿就用拇指將那被咬的生疼的嘴唇從我的牙齒里釋放出來。

望著殤歿的眼睛,我居然忍不住的輕顫起來。

「有……有選擇的餘地嗎?1,我怯著聲音,小心翼翼的望著殤歿。

「沒有1

短促的說完這兩個字,殤歿的嘴唇便覆了過來。

睜大眼睛,整個腦袋嗡嗡作響,當意識到這是一個吻的時候,我的身體幾乎已經被完全的揉進了那個冰冷的懷抱。

當殤歿冰冷的吻以極其熾烈的熱情翻江倒海的朝我侵襲而來之時,我的靈魂早已脫離身體!看著殤歿撫著我的臉在我的唇上霸道的輾轉,我的口中居然溢出了一聲輕吟。

這一聲,讓殤歿觸電般的離開我的唇,而後目不轉睛的望著我,許久之後他突然伸大手撫上我的眼睛,接著我微張的嘴再一次被兩片冰涼的唇瓣覆祝

……

也許這該是個美妙的夜晚,可是……什麼都沒有發生!我醒來的時候,依舊躺在自己的床上,而殤歿早已不見了蹤影!

到底在搞什麼?!可以吻一夜卻什麼都不發生嗎?!可以嗎?!

跳下床跑到鏡子跟前,輕撫自己微微腫脹的唇有些沮喪,不過當看到脖子內側的一塊小紅印時,我卻瞬間紅起臉來。

現在,我敢肯定鬼節洞房那晚與我肆纏的人就是殤歿!在昨晚,我曾在迷糊之間問過這個問題,但是殤歿沒有回答便侵沒了我所有的言語,這便算是默認了吧?!既然他不肯說,我便不再多問,反正篤定那個人是他便好!

對著鏡子理了理頭髮,我忍不住的嘴角上揚,就在我拽好裙子準備起身的瞬間,餘光撇到了一個從門縫裡面鑽出來的白糰子,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小老鼠1,我驚呼出口,趕緊跑到門口蹲下身子。

是之前在幽冥山遇到的那隻會說話的小白鼠,此刻它正直著身體用爪子拍著皮毛上面的灰塵。

「你怎麼在這?1,我將白鼠捧在手心。

白鼠抹了抹鬍子,居然哼了一聲。「是被你丟過來的好不好?1

丟?!對啊!我差點忘記自己將白鼠甩上天的事情了!

「對不起!對不起!小老鼠,我錯了1,我有些內疚,趕緊道歉,當時丟出去的時候就不怕把它摔死嗎?!

「什麼小老鼠!人家有名字的好不好?1,白鼠突然從我的掌心跳開,而後順著胳膊爬到了我的肩頭。「我叫毛球!記住了嗎?1

「毛球?!和你的外形還真相配1,我忍不住笑了起來,用手摸了摸毛球的小腦袋。

毛球不高興的躲開,小爪子握成了拳頭。「不要摸我高貴的腦袋知道嗎?1

我這是瘋了嗎?!我居然可以在一隻老鼠的臉上看到喜怒哀樂的情緒,要知道它雖然會說話,可終究還是一隻老鼠啊!

「喂,這是你對待恩鼠的態度嗎?1,毛球伸出手爪子拽了拽我的頭髮,「要不是我,你早就撲街了1

還恩鼠,這小傢伙真是有趣。

聽毛球這麼說,我將它從我的肩膀上面拎起來放在眼前。「這麼說,你是來要我報恩的?!說吧,想我怎麼報答你?!以身相許嗎?1

「呸呸呸!你又不是公鼠,我幹嘛要你以身相許?1,說到這裡毛球用爪子突然捂住自己的小胸脯,「我告訴你,別打本鼠的主意!我可不想來一場跨種族的戀愛!在咱們同是母的情況下1

這小東西的腦子裡面到底裝的是什麼?!是掉進小溪的時候進水了吧!

「我謝謝你啊1,白了毛球一眼,將它放到了地上。「既然沒事,那你還不回家?!我們家大人很兇的!他看到你一定會捏死你的1

原本只是嚇唬毛球,沒有想到毛球直接驚恐的縮成一團。

「你們家大人是不是戴面具的那個?1,毛球的小眼睛滴溜溜的四處亂轉起來,「他真的好兇殘!昨晚我不小心看到他壓著你啃來啃去,嚇的我渾身的毛都豎起來了,連滾帶爬好半天才逃開的1

啃來……啃去?!昨晚,毛球都看到了?!天哪,好丟臉!

「你……」,我的臉突然燙了起來,連呼吸都不順暢了。

毛球見我這樣,趕緊跑過來,那表情極其的豐富。

「我說,你們這裡比我那幽冥山還要恐怖!那人餓了乾脆直接吃了你算了,啃來啃去的多耽誤時間!天哪,他是不是想要慢慢折磨死你啊?!哎,你說他是不是故意養著你,餓了就吃幾口,把你當長期飯票啊?1,毛球突然一臉的同情,「美人,你真的好可憐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