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六十四章 北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四章 北冥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砸的腦袋嗡嗡作響,低頭望去我看到了……一隻鞋子。那鞋子,就是被南魈拿走的那一隻!南魈這小屁孩,又來了!

想到這裡,我趕緊轉身,一個身影卻更為快速的落在我的面前。

「小婉1,南魈對我揮手。

「二公子1,我對南魈隨便行了行禮,「這麼巧啊?」

原本想要打著哈哈,這事便算過去了,可是南魈聳肩。

「不巧啊!我特意來找你的1,南魈說著伸手一抓,地上的鞋子一下落入他的掌心,而後他居然將鞋子塞進了衣服裡面。

見此,我訝異的快要說不出話來了。

「你……你有收集鞋子的怪癖嗎?1,我微微皺眉,有些嫌棄。

開玩笑,我那鞋子好久沒有洗過了!

「沒有啊1,南魈攤開雙手,「但是我有姐弟戀的怪癖1

說到這裡,南魈走到我的跟前,用胳膊撞了一下我。「我說小婉,你到底做了什麼?1

「啊?1,南魈的話讓我愣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

「我是說你到底做了什麼,殤歿敢為了你連父親的側妃都給殺了?1,說到這裡南魈突然拉著我的胳膊轉了幾圈,上下打量起來。「這臉蛋馬馬虎虎,身材也不夠標誌,到底哪裡值得男人喜歡呢?1

腦袋上頓時豎起了黑線,我一巴掌打掉南魈的手。「既然你不喜歡我,還要和我姐弟戀?1

一扭頭,我便往旁邊走去,不想和這個不會說話的男人再溝通了,那隻會氣死我自己!

「喂喂喂!你要搞清楚啊1,南魈追了上來,「喜歡歸喜歡,姐弟戀歸姐弟戀,不能一概而論的!我和你姐弟戀,純粹是因為人的戀愛期很短1

聽了這話,我停下腳步扭頭去看南魈。

「什麼意思?1,我微微皺眉。

南魈眯了眯眼睛,「鬼的壽命是無窮無盡的,只要不作死就能一直延續下去!所以,如果找同類談戀愛,保鮮期過了便沒有激情不在,那生活便會索然無味,天生喜愛浪漫的我可不想那樣!所以,我選擇和人談戀愛,人的壽命短短几十年,等對方死亡我的愛情也會在枯萎之前跟著終止了1

看著南魈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樣,我恨不得拿鞋底去抽他的臉,這樣的花花公子簡直就是一頭種豬!

「男人都像你一樣,女人早晚會滅亡1,我狠聲唾棄道。

「小婉,你這句好押韻啊1,南魈拍手,好像完全沒有感覺到我在諷刺他一樣。

看來,我有必要讓南魈以後不要再糾纏我了!

「二公子,想找個人間的女人姐弟戀不是?1,我突然很認真的望著南魈。

南魈使勁點頭,「那是我想象中的最佳戀愛狀態1

「那你可以狗帶了1,我漫不經心的揮了揮手,「我不符合你姐弟戀的條件1

聽我這麼說,南魈立馬瞪大眼睛望著我。「來來來,給我一個理由!別提殤歿,反正他不會娶你,不能構成理由1

這話,直接讓我的心臟一陣不規則的痙攣起來,伴著隱隱的痛。

緩緩呼出一口氣,調整好狀態我望向南魈。「因為,我是不死人1

「不死人?1,南魈突然跳了起來,「你是不死人?!你……你明明還是活著的!想要成為不死人,除非誰將你的名字從生死簿上面給抹殺了,你……」

說到這裡,南魈突然收聲,而後突然一臉的驚愕。

「怎麼可能,我大哥從來不管冥界的事情,他連冥界都懶得待,怎麼會把你名字抹殺?1,南魈突然將臉湊到了我的跟前,「除了我大哥,連父親也不能更改生死簿1

大哥?!南魈的大哥、冥君的長子對於我來說一直是一個迷,說真的,我絕對沒有認識過這麼一個人物,他為什麼會將我的名字抹掉?!

「南魈,你大哥是……」

「大哥1,還沒有等我問個清楚,南魈突然端正身子叫了一聲。

下意識的順著南魈的視線望去,我看到一身白衣的男人緩步走了過來,因為迎著光我看不清他的臉,但是個子很高,腳步沉穩。

等那人在離我一步之遙的距離停下來的時候,頭上的光被擋住了,而我終於看清了他的模樣。

他一身白色的修身制服,身材健碩,有著和南魈一樣的棕色頭髮,五官深邃俊朗,每一道弧線都十分的柔和,特別微微上揚的唇角,讓人跟著一起雲淡風輕般的溫暖。

這人是……

正詫異著,男子突然對我伸手。「你好,我是北冥1

北……北冥?!北冥?!上次我帶回家的那個流浪漢,是不是也叫北冥?!

「你……住在我家的……那個?1,我小心翼翼的望著北冥。

北冥沒有說話,只是微笑,這個反應突然讓我茅塞頓開!怪不得北冥會抹殺我的名字,因為他以為我得了絕症,感恩我將房子送給他,便做了一個順水人情?!除了這個,我想不到別的理由了!

看著北冥一直伸在面前的手,我尷尬的握了握,隨後很快的鬆開了,而南魈直接湊了過來一把攬住了北冥。

「大哥!你說你好端端的抹殺她的名字幹嘛?!讓她不死不活的多難受1,南魈嬉皮笑臉,「再給寫上去吧1

擦,還能這麼隨便?!

我想抗議,卻忍在了心裡,而北冥則拍了拍南魈的肩膀。「等你學會從一而終,便不會顧忌這麼多了1

「哎呀!要麼不回來,一回來就給我熬心靈雞湯!我受不了了,我撤退1,南魈說著,轉身消失。

南魈這麼一走,我卻覺得氣氛怪了起來,想要開口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既然來了就好好的住下1,在我局促的東張西望之時,北冥突然開口。「有什麼需要,儘管找我1

聽北冥這麼說,我的心裡倒是一陣雀躍,剛想抬頭致謝卻見北冥嘴角的弧度突然收起。

「唯有一條1,北冥眯起眼睛,「和殤歿,保持距離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