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六十七章 劫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七章 劫數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窗戶打開了,一陣伴著涼風的黑霧涌了進來,沒有幻化成人形便旋轉著越來越濃,最後在空中形成了一個面目猙獰的黑色骷髏,而我還沒有來得及叫醒媚兒,那骷髏便呼嘯著一下子撞了過來。

根本來不及反應,我的腦袋便嗡的一聲響起,而後整片視線完全的黑了下來,緊接著身子癱軟,意識在一瞬間便喪失了。

……

「醒醒!醒醒1

迷迷糊糊之中,感覺到身子正在被劇烈的搖晃,眼睛轉動了好一會,那眼皮才艱難的睜開,而嬤嬤出現在我的視線之中。

「嬤嬤……」,我輕輕喚了一聲,而後撫著頭爬了起來。

想要下床,卻一個昏厥差點摔倒,不過讓眼疾手快的嬤嬤給扶住了。

「你怎麼了?!臉色這麼蒼白?1,嬤嬤皺眉,扶著我坐下。

我使勁晃了晃頭試圖讓自己清醒過來,卻發現視線有些模糊,耳中想著鳴音。

「不知道,頭暈1,我扶著床沿站了起來,而後突然想到了什麼。「嬤嬤,是不是查到了我母親的事?1

聽我這麼問,嬤嬤的表情有些凝重。

「一切生老病死都記錄在生死簿上,雖然我沒有資格去看,但是旁側敲擊問到了一件事1,嬤嬤擰緊眉頭,目不轉睛的望著我。「那個溫芩,在生死簿上面根本沒有記錄1

聽了這話,我大吃一驚。「沒有記錄?!為什麼?1

「生死簿掌管陰陽兩界的事情1,嬤嬤說著短促的呼出一口氣,「你母親既然沒有記錄,那麼有可能是屬於陰陽之外的!至於是什麼,我不清楚!要知道,有許可權細查的,只有北冥1

「北冥?1,我提高音量。

「對,北冥1,嬤嬤重重點頭,「北冥出生時,太陽升起,三天不落!原本只以為是天降異像,卻沒有想到他能掌控生死簿!要知道,那生死簿是連冥君都控制不了改變不掉的1

這北冥,當真這麼本事?!

「所以,只要問北冥,便能知曉一切?1,我試探性的望向嬤嬤。

嬤嬤搖頭,「那也得你母親是在陰陽之類的,若不是,縱使翻閱那生死簿,也是查找不到的1

查找不到?!但是,北冥說要告訴我母親的事,想必他是心中有數的!

「好了,我儘力了!知道的,也就這麼多1,嬤嬤淡淡的望著我,「晚上乘著小姐睡著,我送你離開,以後再也別回來了1

「好!但是在這之前,你能不能送我去一趟北冥的寢殿?1,我語氣有些急促,「只要弄清楚了,我便不留遺憾了1

「北冥?1,嬤嬤的眼神突然警惕起來,上下打量我許久之後才緩緩點頭。

跟著嬤嬤,出了公主的寢宮,一路沿著蜿蜒的走廊走了許久,又穿過了兩個結界這才來到一座很清靜的宮殿前面,說是宮殿,看上去卻像是一個大宅子,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奢華。

「進去吧1,嬤嬤揮手,「完了讓他送你回來!記住,晚上的約定1

「是1,我對嬤嬤彎腰點頭,再抬起來的時候,嬤嬤已經不在了。

深呼吸了好久,我才緩步走向宮殿的大門,腳步虛晃,因為頭還暈著。剛靠近,準備推開的時候,那門卻自動打開了。

阻礙視線的兩扇門打開之後,我看到北冥正伏在花園裡面的一張桌子前揮毫潑墨,那表情極其的認真。

「來了?1,悄無聲息的走了過去,還沒有靠近那北冥便頭也不抬的來了一句。

「你料到我會來?1,我望著北冥低垂的臉,輕聲問道。

北冥輕笑,抬起頭望我。「縱使你不來,我也會去找你1

找我?!再次提醒我和殤歿保持距離?!

「我想知道有關我母親的事情1,我認真的望向北冥,希望自己的表情可以看起來真誠一點。

放下手中的筆,北冥走向我,微笑著望了許久,眼睛移向別處。

「她根本就不是你的母親1,北冥淡淡道。

這句話,驚的我差點摔倒。

「什麼意思?!她不是我的母親?!那誰是?1,我緊張的連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其實,我有料想到這一點,我是人,母親怎麼可能不是人?!但是,這話經過北冥這麼一說,我還是有些接受不了。

「生死簿查不到,不在陰陽之內1,北冥微微皺眉,「你是單獨的個體,無父無母1

無……父無母?!那我從哪來的?!

見我驚愕不語,北冥眉頭深鎖。「其實,在我從生死簿抹饒時候,我還無意中查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1

聽北冥這麼說,我的心再揣了起來。「什麼?1

「溫芩雖然不是你的親母,卻是孕育你的人1,北冥眼神深邃起來,「孕育了好幾世1

這話對我來說,如同晴天霹靂。不是我的親母卻能孕育我?!怎麼會這樣?!

腦子越發的凌亂,身體搖搖欲墜,而北冥一把扶住我,卻在抓住我手腕的時候臉色突變。

「你怎麼這麼貧血?1,北冥說著,將我扶到那桌前坐下。

我無力的搖頭,而後望向別處。「你送我回去公主那裡吧1

北冥沒有說話將大掌撫在我的頭頂,一股溫熱的氣流攝入,那暈厥頓時好了許多。

「殤歿很危險?」,北冥漫不經心的收拾筆墨紙硯,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這沒頭沒腦的一句話,讓我有些莫名其妙。

「什麼?1,我詫異的望著北冥。

「你最好離開冥界1,北冥抬頭望我,「若是不想離開,就離他遠一點1

對於北冥的這番話,我十分的厭惡。

「這樣在背後詆毀的行為,真是讓我對你刮目相看1,說完這句,我甩手就走。

到了門口,卻被北冥叫祝

「你的心慈手軟,可以給予任何人,唯獨不能給他1,北冥叫住我,而後緩步走到我的面前。「因為我算到,他是你的劫數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