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七十八章 萌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八章 萌寵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好可愛!好漂亮啊!我就喜歡這種樣子的翅膀!

「喜歡嗎?1,北冥揚起唇角微笑。

「喜歡喜歡啊1,我趕緊點頭。

這麼一對可愛的翅膀,就算再疼我也能忍受,就是不知道這是鴨毛還是鵝毛做的。

「喜歡就好1,北冥微微蹙眉,「雖然小了點,但是足夠載你飛行1

「恩恩,沒事沒事!可以飛就好1,我有些小激動道。

北冥點頭,而後舉起手術刀刺向我的肩胛骨,當那冰冷的刀刃刺進我的皮膚之時,那疼痛便蔓延開了,可是我硬是咬牙忍住了。

雖然不敢看,但是拗不過好奇心,便捂著眼睛從指縫望向水鏡。

肩胛骨上面的皮膚被劃開了一道巴掌大小的口子,在鮮血湧出之前北冥將一隻翅膀的根部插了進去,似乎頂到了骨頭,痛的我直接冒出了冷汗。但是我不敢表現出來,怕北冥分心。

等固定好了翅膀,北冥拿出一根針,針是很普通的縫衣針,但是穿進針眼的線卻是一條細細的光,北冥舉起針,刺進我的傷口用那光線將我的傷口和翅膀一點一點的縫在了一起。

說真的,除了一開始有些疼之外,後面是不疼的,就是看著有些怕人。但是,北冥的速度很快,幾分鐘的時間便縫好了一隻翅膀,等他轉戰另一邊的時候,我驚奇的發現,之前的那一邊傷口上的光線正在慢慢的融化,那溫熱的光覆在傷口上,居然轉瞬之間便癒合了。

我也不知道該控制那塊肌肉才能控制翅膀,可是就是這麼隨便一想,那翅膀便煽動起來。

見此,我驚呼出口。「動了!動了!你看我的翅膀動了1

「靠意念控制的,你可以試著收起來1,北冥微笑著望了我一眼,便繼續縫合另一邊的翅膀。

聽他這麼說,我緩緩的吐出一口氣,而後目不轉睛的望著自己的後背。果然,那翅膀慢慢的縮進了肩胛骨,最後消失不見,連一丁點的疤痕都沒有!

太神奇了!

沒有等我讚歎出口,那邊的翅膀已經縫好了,而後我展開另外一隻,撲扇了起來。

「注意找到平衡,慢一點飛1,北冥輕聲囑咐。

重重的點頭,我拉好衣服,而後深呼吸了好久突然快速的煽動翅膀,也許是太心急撲扇的太快,我一下子騰空而起撞上了高高的屋頂。

這一下,直接給我撞蒙了,搖搖晃晃的掉了下來,卻被北冥伸手接祝

「慢慢來,不能心急1,北冥微笑,「和翅膀彼此適應一段時間,再飛也不遲1

「嘿嘿,知道了1,我從北冥的身上跳了下來,有些不好意思。「謝謝你!這對翅膀,我真的真的太喜歡了1

的確是喜歡,但是如果是黑色的,那就跟殤歿更配了,但是那只是幻想,有就不錯了,比蝙蝠翼不知道好看幾萬倍!

「喜歡就好1,北冥扯起嘴角。

正說著,門突然被推開,而後毛球從外面跑了進來,當她看到我背後的翅膀時,兩眼直放綠光!

「哇哦!翅膀!翅膀耶1,毛球雙手捧臉,一臉的羨慕。「好可愛!好Q哦!嗚嗚,不行!我也要!我也要1

說到這裡,毛球走到了北冥的跟前,撇起了小嘴。「北冥公子,你順手也給我做一對唄!拜託拜託!買大送小嘛1

這毛球怎麼這麼不見外?!做翅膀應該很辛苦的!

「毛球,你邊去1,我拽住毛球,對北冥歉意的一笑。

北冥對我輕輕搖頭,像是毫不介意的樣子。

「好啊,舉手之勞!飛麟的翅膀也是我做的1,北冥招手。

北冥招手,飛麟立馬竄了出來,而後後背一弓,一對蝙蝠翼便從皮毛上鑽了出來,撲扇了一下便飛了起來,飛到毛球的跟前對她『喵嗚』了一聲。

見此,毛球直接躲在了我的身後。

「簡直逆天了!一隻貓你給它按對翅膀,你是想要我們鼠類滅絕嗎?1,毛球伸出腦袋,不滿的望著北冥。「趕緊也給我做一對,不然我會恨你一輩子的1

北冥輕笑不語,那飛麟卻眯著眼睛看著毛球。「我從不吃老鼠,頂多玩死而已1

飛麟這麼一開口,嚇壞了毛球愣住了我,這聲音明顯是小正太啊!原來,會說話的動物不止毛球一個!哈,這些熱鬧了!

「嗚嗚!還會說話!不要1,毛球一巴掌打開了飛麟,而後走到北冥的跟前。「北冥公子,給我翅膀1

「輕而易舉!但是,我不會給不相干的人植翅1,北冥淺笑。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讓毛球攀親帶故?!

毛球多機靈,立馬秒懂了北冥的意思,而後跑到我的跟前一把挽住了我的胳膊。

「我是主人的萌寵,這不算不相干了吧1,毛球一本正經道。

「我不要1,我果斷拒絕,但是下一秒便被毛球一把拖到了旁邊。

「你以為我想啊1,毛球瞪我,「我想要北冥公子成為我的主人!可是他養了一隻飛貓!要是我去,分分鐘被玩死的節奏!所以,只能勉強跟你了1

「勉強?!那你……」

未等我說完,毛球將我拉回了北冥的面前。「恩!我是主人的萌寵!就是這樣1

毛球說著,還暗地裡面掐我,示意我閉嘴,而我真的鬱悶極了。

「所以,這是你自願的,對嗎?1,北冥望著毛球,溫柔的問道。

「恩!絕對自願1,毛球重重的點頭,為了翅膀已經是豁出去了。

北冥沒有說話,只是徑直走到我的跟前一把抓住了我的手,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手指便被刀子割破了,當血液順著傷口滲出,居然懸浮到了空中形成一個紅色的血球,那血球用極快的速度,飛進了毛球的嘴中。

毛球猝不及防,一下子咽了下去,而後劇烈的咳嗽起來。

「儀式完成,以後溫婉就是你的主人!她對你掌有生殺大權,你卻不能忤逆背叛1,北冥說到這裡,收起了笑容。「她的生死,將決定你的命運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