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七十九章 專屬印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九章 專屬印記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什麼叫『她的命運,將決定你的生死』?!

還沒有等我問出口,毛球已經有些急了。

「什麼意思,北冥公子?」,毛球目不轉睛的望著北冥,小鼻子皺在一起。

「意思就是,主人死,你就死1,飛麟漫不經心的介面。

聽飛麟這麼說,毛球驚住了,而後瞪大了眼睛。「反過來意思就是,我死了,主人也要跟著殉情?1

啊呸,誰跟你殉情!

「不,你的死活絲毫不能影響主人1,北冥揚起嘴角,露出招牌式的暖笑。

「嗚嗚嗚!太不公平了1,毛球一屁股坐在地上使勁的蹬腿,「人家不要!人家不要死1

「那就好好你的保護主人,白痴1,飛麟傲嬌的說了這麼一句,直接收起翅膀,在北冥的腿邊磨來蹭去,發出呼呼的聲音。

毛球撇著嘴,而後起身站了起來,可憐巴巴的望著我。「既然米已成炊,那就算了!你以後要對人家好一點,知道嗎?1

說完這句,還沒有等我出手相揍,毛球便屁顛屁顛的跑到了北冥的跟前。

「北冥公子!那你趕緊給我做翅膀吧1,毛球歪著頭望著北冥,一臉的天真無邪。

「等你主人學會了飛行,讓她帶你過來,我給你植翅1,北冥輕笑。

「為什麼過幾天?!不能現在嗎?1,毛球有些不悅。

話音剛落,飛麟沖著毛球嘶吼了一聲,嚇得毛球直接縮到了我的身後。

「主人剛剛植翅需要休養!而且,只能在本體植入,懂嗎?1,飛麟冷眼瞪著毛球。

這飛麟還挺護主的,不過看北冥眼中閃過的疲憊,當真很累的感覺,而且所謂的本體植入,應該就是讓毛球變回原形的時候才能植翅吧!

「知道了!知道了!別那麼凶嗎!這麼凶,以後沒有母貓會看上你的1,毛球探出腦袋,怯生生的對著飛麟說道。

飛麟冷哼一聲豎起了尾巴,連理都沒有理,直接邁著貓步離開了。這副傲嬌的模樣,倒是不像它主人的溫文爾雅。

「好了!我送你回去吧1,北冥望向我,「估計,殤歿大概要到了1

對了!我差點忘記殤歿了!我得趕快回去!

可是,說好的冷戰呢?!

容不得我多想,便和毛球急急忙忙的往外走,穿過了一層又一層的結界,終於看到了大殿的門。

「美人,我們是要回島嗎?1,緊跟在身後的毛球急聲問道。

「是主人1,我矯正毛球的叫法。

「好嘛!主人!咱們回島嗎?1,毛球有些不耐煩。

「是啊1,我大步走向殿門。

「可是,他要吃了我怎麼辦?!你是我的主人,你要保護我1,毛球的聲音有些發虛。

「知道了!知道了1

我敷衍著趕緊推門,而後跟著跨出了門檻,可是這一下卻一頭撞上了一塊硬物,等我迷迷糊糊的抬起頭,正好對上了殤歿的臉。

我的天!

「媽呀1,我驚呼出口。

死了!死了!死了!這好巧不巧,怎麼正好遇到殤歿了?!

趕緊找借口離開,要是被他看到北冥,估計是火上澆油!我要怎麼解釋我的逃離?!趕緊想辦法撒謊啊!

「溫婉,我送你過海1,正糾結之際,那北冥的聲音便從身後傳來。

而後,我看到殤歿的目光寒了下來。

「殤歿大人,我……」

未等我說完,殤歿直接將我拉到了一邊,和含笑的北冥四目相對。

「你……怎麼會在這裡?1,這句話顯然是問我的。

「我想要翅膀!正好打聽到大公子會做,所以……」,好爛的理由,殤歿問我和誰打聽的,我要怎麼回答?!拖傾城下水嗎?!

「所以,你是怎麼過來的?1,殤歿轉頭,望著我眯起了眼睛,我能感覺到有危險的光在他的眼角流露。

天哪,別這麼看著我,我好心慌!明明什麼都沒有,但是被他這麼一看,我總覺得做了對不起他的事!

「是北冥公子帶主人過來的1,這時候,那毛球突然舉手,一臉認真的模樣。

該死的毛球,早晚掐死你!

「我……我……」,我什麼?!我不出來了!

見我絞著手指,北冥上前一步。「恰好經過那裡,舉手之勞罷了!殤歿,我比雲妃更擅長植翅,你該相信我才對1

「不用了!以後去哪我帶著她1,殤歿冷冷道,絲毫不留情面。

我有些尷尬,而這個時候毛球再次舉手。

「大人,你來遲了!主人已經植翅了1,毛球說完這句,頓覺氣氛不對,而後『嗖』的一聲邊閃沒影了。

我暗暗的咽了咽口水,見殤歿投來的目光足以將我凍結,趕緊拉住了他的手。

「殤歿大人,我們回去吧!有事,回去再說好嗎?1,我小聲說道。

殤歿蹙眉,而後一把攬住我的腰,突然展開翅膀便凌空飛去,低目對著仰頭相望的北冥,我悄悄的揮了揮手,而後心情無比的沉重起來。

我死定了!可是,這怪我嗎?!他說的話太傷人,我沒有離開已經算不錯了!

小心翼翼的望著殤歿的臉,那臉冷的像是鍍上了一層寒霜。

「殤歿大人,我錯了1,我拽了拽殤歿的衣服,小聲道。

殤歿突然停了下來,懸在了夜空和大海之間,那圓月透亮,將殤歿的身上撒上一層的金光。他就這麼冷冷的看著我,一言不發。

「北冥給你植翅了?1,殤歿的聲音寒的沒有一絲的語調。

「恩1,我用極小的幅度點頭,「可是,我只是想……有了這對翅膀,就算你再丟下我,我也不會找不到你了1

雖然這話中帶著討好,卻當真是心裡所想的事實。

上面還是沒有說話,只是突然將我的身體掉轉,而後在我錯愕之際猛的撕開我的衣服,一口咬住了我的右鍵,那一下當真是用力了,痛的我驚呼出口。

感覺到一股溫熱的液體順著鎖骨流下,殤歿冰冷的唇卻輕輕的覆在了痛處。

「這個專屬的印記,會時時刻刻提醒你,若有二心,挫骨揚灰1,殤歿將嘴唇貼上我的耳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