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八十章 吸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章 吸血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那一口,留疤了!

坐在鏡子前面,我掀開自己的衣服,看到了右肩上面有個紅色的印記。

你說,被咬了,那印記應該是近似於橢圓形的,可是殤歿的那個咬痕,看起來像是鏤空的火焰,不像疤痕倒像是一個美艷的紋身。

摸上去是一點也不痛了,可是我的心卻七上八下的。

殤歿將我丟進房間,便走了,一臉的不爽,完全不和我說話了!他在氣什麼?!

推門走出院子,卻發現一地陽光,抬頭望去,卻看到殤歿正扇著翅膀拿著一把剪子在剪樹枝,那遮擋住院子的枝條大部分都不見了。

「殤歿大人1,我用手擋住了刺眼的陽光,仰頭望著殤歿。「你在幹嘛?1

「看不見嗎?1,殤歿語氣冰冷。

「我看得見啊!不就是沒話找話嘛1,我悻悻的放下手,而後走到池塘邊坐下。

這個男人,真的當我沒有脾氣嗎?!我能忍你,是因為在乎你!哪天不在乎了,理都不會理你!

見殤歿連看都沒有多看我一眼,自顧自的剪著樹枝,我索性脫下鞋子將腳放進了水中。那水冰冰涼涼,正好驅散了剛剛陽光給我帶來的灼熱。

我眯著眼睛享受著,突然感覺到有東西在水裡輕觸我的腳,低下頭望去,居然看到了一條指頭大小的銀色小魚正輕輕的啄著我的腳心。

那酥酥痒痒的感覺,頓時讓我笑出了聲音,等我彎腰想要伸手觸碰那條小魚的時候,那魚突然張開嘴巴,原本很小的嘴突然長出了細細密密的黑色牙齒,而後一口咬在了我的腳踝上。

我痛呼出口,使勁的甩腳,等那魚從空中甩落,掉進了水裡居然變成了一條蛇,一條巴掌長通體黝黑髮亮的小蛇。

正想起身,卻落入一個懷抱,轉頭望向殤歿,我趕緊轉向水面。

「那個……那個咬我1,我焦急道。

雖然疼不是很疼,但是剛剛那一下真的嚇到我了。

殤歿望向水面,那蛇突然鑽進了荷葉底下消失不見了。

二話沒說,殤歿直接將我抱起,轉瞬閃進了房間,將我放在床上之後,直接拿起我被蛇咬的那隻腳送到嘴邊,當意識到他在給我吸血的時候,我直接驚住了。

看著殤歿用嘴吸出血而後吐在地上,我的心跳瞬間亂的沒有了節奏。

「你幹嘛?1,我驚呼道。

「那是黑魷煞,有毒、致命1,只說了這麼一句,殤歿便繼續吸血。

而我,愣了一下,鼻子徑直酸澀起來。

不喜歡我,幹嘛還在乎我的死活?!那是我的腳,這個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男人,怎麼可以放下身段做這些?!

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再惹他生氣了!

「殤歿大人,我以後再也不跑了1,我望著殤歿,小聲說道。

殤歿抬頭,眉頭微微蹙起。「我不在的時候,你就練練飛行1

「好1,我對殤歿笑眯了眼睛。

見我這樣目不轉睛的望著,殤歿似乎有些不自然,而後一把丟開我的腳。

「在我抓到黑魷煞之前,別靠近池塘!下次,我一定不會救你1,說完,殤歿一轉身便消失了。

之前的氣,完全消了,無影無蹤。我覺得,再努力一點,這個冷如寒冰的男人一定會被我捂化的,只是時間的問題。所以,老老實實就好了!

殤歿是冥君的手下,有公務在身,雖然我不知道他到底做些什麼,但是每天都很忙的樣子。他對我,還是若即若離,好像吻過了就算了一樣。

可是,現在我的心眼沒有之前那麼小了。

面對著大海,我試著展開了翅膀,等翅膀完全的展開之後,我未扭頭就輕易的看見了!這……這不太對啊,我記得北冥給我植上的時候,根本沒有這麼大啊!

難道……適應了我的身體,自動生長了?!

呵呵,不過,真的好可愛啊!

摸了摸那光滑的羽毛,我剛想撲扇翅膀,便看到遠遠的一個較小的身影飛了過來,還沒有等我看清那人便一下子摔在了我的面前。

看到那波波頭,我趕緊上去撫她。

「傾凌1,我喚了一聲。

傾凌被我扶了起來,一臉的焦急。

「溫婉姐姐,救救我哥1,傾凌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聽到這句話,我腦瓜子生疼。

「你哥又怎麼了?1,我有些無奈道。

「我……我哥過敏了啊1,傾凌急的直跳腳,「你快去看看他吧1

又過敏?!上次不是根治了嗎?!這傢伙又在玩什麼貓膩?!難道,複發了?!

想到這裡,我正了臉色。「那走吧!趕緊的1

傾凌點頭,而後展開翅膀牽住了我的手,原本我也想要試一試的,怕兩個人的翅膀打在一起,便作罷了。

一路疾馳,終於到了傾家,沒有看到判官,只看到了幾個忙忙碌碌的僕人。

還沒有上到五樓,便聽到了傾城的哀嚎,可是那聲音乾巴巴的一點感情都沒有,像是作假一樣。

「別,我上去就好1,我阻止準備跟我一起的傾凌。

聽我這麼說,傾凌乖乖的點頭。

上去了五樓,我敲了敲門,聲音很正常,沒有那種裡面堵的嚴嚴實實的感覺,等我推門進去,一個身影突然竄了過來,一把將我按在門上。

四目相對,我一腳踹了過去。「你要死啊1

那傾城臉上有秀,卻沒有腫起來,但是表情卻是焦躁的。

「就快死了1,傾城來回踱步,「怎麼辦?!怎麼辦?!我要被追殺了1

「到底怎麼了?1,我走到傾城的跟前,使勁的吸了吸鼻子,而後用手指摸上一個小紅點。

我擦,居然能抹掉,這分明就是番茄醬!

「你沒有過敏?1,我提高音量。

話音未落,傾城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巴。「你小點聲嗎?1

傾城惡狠狠的盯著我,「不用番茄醬,怎麼找你過來?1

我說吧,明明好了,這貨就是在裝腔作勢!

「幹嘛?1,我打開傾城的手。

傾城皺眉,「那……那誰懷孕了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