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八十六章 婚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六章 婚禮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我的話,讓殤歿陷入了長久的沉默,而後他收緊胳膊緩緩閉上了眼睛。

這是第一次,能感覺到離他這麼的近,我想,他是在意我的,不僅僅因為,我是他的『侍婢』!

這些天,殤歿哪都沒去,只是替我醫好了臉上的傷,陪著我一言不發。日子在這種怪異的沉默中一天一天的度過,直到我愕然發現,第二日就是婚期。

但是,殤歿一點要大婚的跡象都沒有。

「毛球,大人呢?1,我站在門口東張西望。

毛球搖了搖小腦袋,「不知道,大人總是神出鬼沒的1

傾城被毛球給帶走了,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毛球有這種隨意變幻人形的本事,不過殤歿似乎默許了毛球的存在,以本體的形式。

至於傾城,大概是傷的太重,至今沒有醒來,但是已經沒有了性命之憂。

明日,殤歿便會與魅兒大婚了,而我還沒有告訴他,我就是媚兒的伴娘!要是把傾城也弄去做伴郎,這下當事人可算是湊齊了。

「主人,我還有事沒有跟你說呢1,毛球突然飛到我的跟前。

「什麼?1,我的眉頭輕蹙。

「上次剛把傾城送過海,他就差點嗝屁了,不過好在遇到了北冥公子,是他救了傾城1,毛球對我眨巴眼睛。

是北冥?!所以當初殤歿當真是下了狠手的?!

心頭一緊,我便不再說話,這一回我算是欠下了北冥的一份人情。

「主人,我出去玩了啊1,毛球說完這句,見我點頭直接轉身飛向大海,一回頭看到了殤歿。

這突然出現,倒是嚇了我一跳。

「殤歿大人,你嚇死我了1,我拍了拍胸口。

殤歿從背後拿出一件紫色的衣服,而後伸到我的跟前。「這是西魅派人送來的,她說是你的伴娘禮服1

禮服?!完了,我還準備一直瞞到婚禮的那一天呢!

咬了咬嘴唇,我小心翼翼的望向殤歿。「我是不是又做錯了?1

「哼,沒有!若有你在,會更精彩1,殤歿將禮服塞進我的手裡,轉身就走。

有我在,更精彩?!除了難受、心疼還能精彩到哪去?!除非有人喜歡看的我尷尬的樣子,用來消遣。

這一夜,我幾乎是睜著眼到天亮的,等毛團叫我起來的時候,我居然才迷迷糊糊的快要睡著。

「主人主人!今天是個好日子啊!你快點起來1,此刻毛球已經化作人形,一臉的興奮。

好日子?!好你妹啊!

「毛球,大人不喜歡你變成人形1,我揉著眼睛坐了起來,「話說,誰讓你有這個本事的?1

難道是北冥給她植的那對翅膀?!

「我不知道啊1,毛球一臉的茫然,「今天大人結婚,才不會注意到我呢!主人,你快點把禮服換上吧1

說著,毛球就上來扯我的衣服。

迷迷糊糊的換完,我胡亂的洗了一把臉,將微微捲曲的長發隨意的理了一下,便跟著毛球出門了,這一路上我盡不是滋味。

等去到了蛇橋,遠遠的看到了城堡的大門之上貼著的黑色的喜字。

進去了城堡,發現昔日很安靜的街道來來往往全部都是衣著華貴的帥哥和美女,個個臉上帶著微笑。又不是他們自己結婚,這麼高興幹嘛?!

「主人1,正想著,毛球用手在我的面前揮了揮。

我愣了一下,趕緊回神。「幹嘛?1

「主人,好歹是大喜的日子,你別一副過來奔喪的表情好嗎?1,毛球一臉認真的望著我。

「怎麼,我的臉色有些不好看嗎?1,我趕緊用手揉臉。

「不是有些,是很不好看1,毛球噘嘴掐腰,「主人,大人看到會不高興的!你要剋制啊1

呵,什麼時候輪到這個小丫頭片子教訓我來了!不過,她的沒錯,就算失落難過,我也不能放在臉上。

因為是伴娘,我直接去到了公主的寢殿,當看到身著一條黑色拖地長裙的魅兒站在面前的時候,我忍不住的讚歎起來。

黑色的婚紗襯出了魅兒的玲瓏曲線,那鏤空的黑色頭紗,將她的皮膚映照的更加的雪白,看起來真的跟仙女一樣美麗。這樣出去,又不知道多少男人會被迷倒呢!

殤歿大人……會喜歡嗎?!

「婉兒,我漂亮嗎?1,魅兒興沖沖的跑到我的跟前,而正在給她整理裙擺的嬤嬤,冷冷的望了我一眼。

心頭一緊,我趕緊移開了目光。

「你是世界上最美麗的新娘子1,我對魅兒微笑。

魅兒有些羞澀,輕輕的打了我一下。「等大婚之後,我便立刻叫殤歿娶了你,那麼我們姐妹就能永遠在一起了1

這話是好話,但是聽著很難受,像是仙人掌的刺扎進了心頭,不摸不痛,一摸就隱隱作痛。

我笑了笑,沒做回答,挨到了晚上,我便扶著魅兒去到了冥君的大殿。大殿里早已駐足了不少的賓客,包括判官和生死簿,而傾城坐在角落不停的喝酒,看上去傷該是好了。

但是,搜尋了一圈,我都沒有看到今晚的新郎,殤歿!

魅兒的到來引來一片驚呼,特別是角落的傾城,眼睛都看直了,端著杯子的那隻手僵在空中不知道收回來。

輕輕的拍了拍我的手,魅兒徑直走向高台的方向,一邊走一邊優雅的跟賓客點頭,當真是儀態萬千的公主范兒。

見魅兒和冥君說著什麼,我便在人群中四處搜索起來,希望能看到殤歿的身影,可是殤歿沒有找到,倒是看到了北冥。

北冥對我微笑,緩步走到了我的跟前。「最近好嗎?1

「很好1,我局促的笑了一下。

正尷尬著,原本很和諧的音樂聲戛然而止,所有的人都望向殿門的方向,我愣了一下跟著望了過去,發現殤歿緩步走來。

此刻的殤歿,去掉了面具,完美的臉上淡漠至極,縱使陰寒卻足以令人心驚,眾人自動讓出一條道讓他通過。

見到殤歿,正在與冥君竊竊私語的魅兒突然一臉的羞澀,而後徑直拎著裙擺跑了過去。

「你……來了?1,魅兒的眼神儘是痴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