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八十九章 傷痕纍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九章 傷痕纍纍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著殤歿的臉,我狠狠的咬破了自己的嘴唇,當鮮血湧出的時候,我將下唇送進了他的嘴中。

我的血,可以讓媚兒長出翅膀,可以讓傾城治癒過敏,就一定可以幫到殤歿,不管行不行我都要試一試!

那血順著我的下唇流進殤歿的口中,等第一個傷口的血停止了,我再咬破另外一處,就這樣反反覆復,直到唇上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

為什麼沒有反應?!因為血不夠嗎?!不行,我要多弄一些!

想到這裡,我準備起身,一隻大手卻突然按住了我的腰。

驚愕了一下,我垂下眼瞼,正好對上了殤歿的眼睛。

「殤歿大人,你醒了?1,我驚呼出口,而後轉臉望向門口。「毛球!毛……」

還沒有等我喊完,殤歿直接將我按到他的身上。

「別說話1,殤歿的聲音低沉,「陪我睡一會1

「可是,殤歿大人你……」

「殤歿1,殤歿突然打斷我,「拜你所賜,以後我不是大人了1

這句話,立馬讓我酸了鼻子。

「我……我……」,我望著殤歿,使勁的咬著嘴唇。

殤歿微微蹙眉,用大拇指將我的嘴唇從牙齒中移開。

「不許哭1,殤歿輕撫我的嘴唇,「讓我抱一會1

說著,殤歿抱著我轉向床里,將我的頭放在他的胳膊上。他摟著我,閉上了眼睛,那捲曲纖長的睫毛撩撥的我根本毫無睡意。

顯然之前的麻木已經消失了,我的胸腔疼痛起來,雖然可以忍受,但是一陣隱著一陣的揪扯,還是讓我靜不下心來,而殤歿怎麼樣?!他好了嗎?!

「殤歿大人……」

我輕喚一聲,殤歿的睫毛動了動,而後眼睛緩緩睜開。

「殤歿1,殤歿淡淡的望著我。

「我覺得你該看醫生1,我緊張道。

「不用!我自己就是1,說著,殤歿移動胳膊,將我往他的懷裡收了收。「放心,我不會死的1

這句話,讓我驚慌失措的心瞬間安定了許多,只要他說,我便信!他說自己不會死,就一定不會死!

「殤歿大人,你能陪我說說話嗎?1,我小心翼翼的望著殤歿。

「叫我殤歿1,殤歿低頭望我,微微有些不悅。

「我……習慣了1,我有些局促,「為什麼要那麼做,我是說……」

這個問題,好像有些白痴,但是我替殤歿後悔這個悔婚的舉動。

殤歿眯起眼睛,眼中流露的氤氳帶著糾錯複雜。

「沒有為什麼1,殤歿語氣冰冷。

「可是,那樣的話,你就不能進去萬骨枯了,也就……」

未等我說完,殤歿的大拇指便一下按住了我的嘴唇。「我會承擔後果,從現在起,不要再提這些事!否則,以後你到門口睡1

還能有心思威脅我,應該是沒事了吧?!

「我錯了,我問些別的好嗎?1,我趕緊扯住了殤歿的衣服。

殤歿悶哼,算是回答。

「你面具不戴了嗎?1,我認真的望著殤歿。

這樣相貌的男人,不戴面具只會禍害蒼生,昨晚在殤歿跨入大殿的一剎那,跟自帶光環一般的閃亮。

殤歿皺了皺眉,「恩,以後都不戴了1

「為什麼?1,我用手輕輕擋住殤歿的胸口。

「這樣方便吻你1,說著殤歿將唇印了過來。

……

我能想到最美好的生活就是,每一天早餐睜開眼睛,第一個看到的人就是你!

慵懶的打了一個哈氣,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正緊緊的貼著一個胸膛,捲縮的像只貓,抬眼望去正好對上了殤歿的眸子。

「早……早安1,我心跳紊亂的揮了揮手,想要坐起,卻不知道衣服被殤歿的身體給壓住了,而後直接摔在了他的身上。

殤歿悶哼一聲,眉頭輕蹙,我嚇了一大跳。

「我碰到你的傷了?1,我緊張的在殤歿的身上摸索。

殤歿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沒事!待會你給我上點葯1

說著,殤歿起身,背對著我坐下。

「毛球1,殤歿冷聲喊了一句。

這句話還沒有落音,毛球便直接從窗戶飛了進來,落地變成了人形。

「大人1,毛球戳著手指,一臉的緊張。

殤歿拿出一個白瓷瓶,而後丟向毛球,毛球順勢接祝

「去荷葉上面取些露珠,拿回來1,殤歿面無表情。

「是!毛球這就去1,毛球趕緊推門離開。

還沒有來得及問殤歿要露珠做什麼,殤歿已經將自己的衣服脫掉,露出了健碩的上身。

好……好有型!肌肉肥而不膩,線條好完美!

可是,等我看到了殤歿背上那一道道交錯的傷痕時,卻忍不住喉頭梗塞。衣服完好無損,可是裡面卻是傷痕纍纍!

「你怎麼了?1,似乎是感覺到了我的不對勁,殤歿微微側臉。

「這麼多的傷,一定很疼1,我哽咽起來。

殤歿緩緩吐出一口氣,「等下用露水給我敷上1

「會留疤嗎?1,我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想要摸卻不敢,生怕碰疼了他。

「男人該留些疤的1,殤歿淡淡道。

正說著,毛球突然推門而入,驚呼了一聲便突然捂住了眼睛。

「主人,露水取來了1,毛球伸出另外一隻手將瓷瓶遞到我的跟前。

我趕緊接住,毛球趕緊捂著眼睛跑了出去,還識相的將門給關上了。

將露水倒在了帕子上,我小心翼翼的往傷口上抹去,動作輕到幾乎不敢使勁的呼吸,直到將所有的傷全部塗上,這才鬆了一口氣。

殤歿拉上衣服,而後轉身望我,依舊沒有任何的表情,但是目光卻柔和了許多。

「現在我什麼都沒有了,你還願意跟著我嗎?1,殤歿目不轉睛的望著我。

我咬了咬嘴唇,差一點哭了出來,可最後卻還是笑了,笑的好燦爛。

「恩1,我使勁的點頭。

輕嘆一聲,殤歿抓住我的手將我一把拉進懷裡,當他俯下臉在我的唇上輾轉痴纏的時候,緊閉的門卻突然被撞開,而後一個身影竄了進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