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九十二章 妥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二章 妥協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聽殤歿這麼說,我立馬睜大了眼睛。「真的嗎?!你是答應帶上我了嗎?1

「我可以不答應嗎?1,殤歿蹙眉。

「不可以!你到哪我都跟著你1,我將臉貼到殤歿的胸口,緊緊的摟祝「大人,謝謝你1

太好了!現在殤歿不僅答應我跟著,還允許傾城他們幫忙,這明天太陽會打西邊出來的節奏啊!可是,不管前路有多危險,只要能和他在一起,我什麼都不怕!

「以後別叫我大人1,殤歿的大手撫上我的頭髮,「知道嗎?1

我心裡咯一下,而後狂跳起來。「好,我……我會慢慢改掉的1

我抬起頭,對著殤歿笑眯了眼睛。「我有個問題1

「問1,殤歿短促道。

「為什麼從頭到尾,你一直護著我?1,我眉頭微微皺起,「為什麼出現在我的……新房?1

其實,我想聽殤歿說是因為喜歡我,可是太不現實了,他這種悶騷的男人,就算喜歡也不會輕易說出口的!不過,我當真好奇,那晚他為什麼會來到我的洞房,還和我……

殤歿移了移身子,側臉正對著我。

「是冥君叫我暗中保護你的1,殤歿眯起眼睛,眼神糾錯。

「冥君?!他為什麼要你這麼做?1,我頓時詫異了。

殤歿輕輕搖頭,「他叫我做,我便做,不問理由!至於那晚……」

說到這裡,殤歿用手勾起我的下巴。「與你拜堂的,是我1

「是……是你?1,我的心頓時亂了起來。

「恩!是我1,殤歿收緊手臂,將我摟在懷裡。

與我拜堂的是……居然是殤歿。

「為什麼?1,我有些激動,連呼吸都局促起來。

「一言難盡,無需再問1,殤歿將下巴抵在我的頭頂,「睡吧1

簡短直接的說完這句話,殤歿便不再言語,而我便再也無心入眠。

與我拜堂的是殤歿,而冥君一直派他保護我?!到底,是什麼原因?!我與冥君,毫無干係,縱使之前他對我有些客氣的過頭,可是後來的冷酷還是讓我心驚!

但,這些重要嗎?!重要的是,我愛殤歿,而他也願意留下我讓我繼續愛他!其實,只要這樣就夠了!我的未來是怎樣,我不想知道,我只想把握現在,珍惜眼前!

……

第二天,我早早的醒來,正好看到殤歿正眯著眼睛望著我,心頭緊了一下,而後不好意思的笑了。

「早安,大人1,我直接坐起,等被子滑落這才發現自己一絲不掛。

頓時,整張臉燙了起來。

殤歿依舊那副面癱臉,見我這樣沒有任何的表情。「先把衣服穿上1

說著,殤歿大手一揮,將一件紫色的衣物丟給我。接住之後,再想感謝,卻發現他已經不見了蹤影。

拿著那套紫色的衣服,我有些沮喪,昨晚我終究還是沒有得逞!總覺得,不坐實某種關係,心裡便不踏實一樣。

原本以為是衣服,可是等我敞開才發現是一塊紫色的布,摸著很滑很柔,放在手裡卻是沒有重量的。

這要怎麼穿,當披風嗎?!

皺著眉將紫色的布裹在了身上,正鬱悶的時候,那布突然滑出我的手心在我的身上卷裹起來,像是一條有生命的藤蔓一樣,不斷的延伸增長,最後幻成了一條連體短裙。

可是,這還不算完,那布順著小腿滑下,轉眼便形成成了一雙高筒的紫色靴子,大小正好的套在了我的腳上。

好神奇啊!這一條布,直接將我的內外衣物都給幻化出來了,穿著好舒服,而且不是拖拖拉拉的很方便。跑回房間,來到鏡子面前觀看,發現一條紫色的布鍛將我的頭髮完美的束到背後,散落著卻不阻礙視線。

「這衣服,會跟著季節的變化而變化1,正對著鏡子臭美之際,殤歿冷冰冰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我迅速的回頭,一臉的羞澀。「謝謝大人1

「殤歿1,殤歿有些微微不悅。

「哦1,我故作漫不經心的揪扯著發梢,「那麼,我去叫唐果他們過來?1

聽我這麼說,殤歿別過臉恩了一聲。

「謝謝大人1,我興沖沖的說完這句,轉身就跑。

展開翅膀的時候,這才發現自己的翅膀已經長到和殤歿的黑翼差不多的大小,飛起來又快又敏捷,不過這些我毫不在意,因為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我去做。

還沒有飛到對岸,便遠遠的看到唐果他們正在沙灘上來回的踱步,我趕緊加快速度,卻在落地的時候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幸好有唐果眼疾手快的扶住了我。

「小妞,你的翅膀……好……好酷炫啊!不過……」,唐果摸了摸我的翅膀,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不過什麼?1,我扇了扇翅膀,好奇的望著唐果。

「她是覺得眼熟1,南魈突然笑眯眯的走了過來,「因為我大哥也有這麼一對白翼1

說到這裡,南魈對我揮手。「他是冥界唯一一個擁有白色羽翼的人1

唯一一個?!北冥說他就地取材給我做的,這翅膀……

正想著,傾城突然走到了我的跟前。「不錯啊,能讓北冥親自做翅膀,還仿的這麼像!可是,若是要做,也該做對黑色的,和殤歿一對不是嗎?1

見到傾城,我心裡咯一下有些不自然,看他的表情好像是完全忘記了那天的事,不過這樣也好,以後天天彼此面對,也不會太過尷尬。

「黑白才配啊1,我笑了笑。

傾城不爽的瞪了我一眼,而後冷哼一聲,展翅朝孤島飛去。

見此,我還沒有回過神,唐果便一把挽住了我的胳膊

「別理他,還在為殤歿悔婚的事情生悶氣,這傢伙見不得西魅委屈1,唐果一邊嚼著口香糖,一邊笑道。

這唐果知道傾城喜歡媚兒,卻一點也不生氣?得多大的度量啊!

見我盯著自己看,唐果輕輕打了我一巴掌。「知道為什麼殤歿悔婚,作為西魅弟弟的南魈和傾慕者的傾城卻不計前嫌還要幫著殤歿嗎?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