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九十九章 正中菊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九章 正中菊花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雪莉那尖銳的爪子刺破我皮膚的瞬間,我卻順勢一個側身,正好將就著那鋒利的指甲猛的割斷了帶子,待身體被釋放我一腳踹向了雪莉的小腹,跟著兩兩相撞的力道往後仰去,而後整個人摔進了結界之中。

等我落地再抬頭,已然變成了另外一幅景象。

與狼域相反,這裡已然是白天,四周是一片山林,旁邊有瀑布流水,可是卻靜的沒有一點的聲音。

雖然胸口已經受傷了,可是破爛的衣服卻瞬間自我修復,我試著蹲下身子用袖子蘸些水擦拭傷口,撩起了水珠依舊聽不到一點的動靜。

這已經是惡煞禁地了嗎?!為什麼一點危險的氣息都沒有聞到?!不對,我想雪莉一定又是騙我的,既然萬骨枯被傳說的那麼恐怖,不該這樣和諧,這個女人習慣了騙人,不知道哪句真哪句假!

正想著,我便將手伸進溪水裡面清洗,剛將那血污給洗乾淨,頸后便一陣涼氣拂過,不像是風,倒是像誰集中在一點上不停的吹著一樣。

脊背突然僵硬了一下,我緩緩的轉身卻突然對上一張無限放大的臉,大叫一聲,整個人摔在了溪水裡面。

面前的這個人,是個白髮蒼蒼盤著髮髻的老奶奶,滿臉的皺紋看上去八九十歲的模樣。她杵著一根拐棍,背著一個巨大的背離,就那麼佝僂著腰面無表情的望著我。

「奶奶1,我楞了一下而後趕緊從水裡爬了出來。

看著老奶奶直勾勾望著我,有些巍巍顫顫,我甩了甩身上的水便跑過去將她身上的背簍給接了過去。

「我幫您拿著吧1,我對奶奶笑眯眯的說完這句,便將背簍背在了身上。

老奶奶望了我一眼,轉身就往一旁走去,而我趕緊跟上。

這人生地不熟的,我得找個人給我帶路,否則怎麼離開這裡去尋找殤歿他們?!但是,首先最重要的一點,我得搞清楚,這裡是什麼地方。

老奶奶沒有了背簍的負重,走路輕快了許多,漸漸的我便跟不上了,氣喘吁吁起來。

這老太太,還深藏不露呢,再這麼下去得把我給甩開了。

「奶奶您等等我1,我一邊喊一邊跑,就在快要追上老奶奶的時候,她突然停下了腳步,而後我來不及剎腳直接撞了上去。

「奶奶,您……」

未等我說話,奶奶便將食指豎在嘴巴上面『噓』了一聲,而後眼睛珠子四處亂轉。這個時候,我才後知後覺的發現,此刻我已經身在了一片密林之中。

全部都是參天的松樹,看起來和普通的一樣,可是仔細一看,每棵松樹的根部孛嫻模包括所有的花花草草,甚至;連……我自己,雙腳都是離開地面一拳的距離!

之前追老奶奶追的太急,根本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可是之前遇到她的時候,還沒有這種怪異的情況,難道我們進入了另外一個結界?!

正想著,卻突然聽到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未等我看清來源,老奶奶便直接將我拽到了一邊,匍匐在足以將我們隱藏的草叢裡面。

視線透過雜草之間的縫隙我看到,穿著獸皮像是山民的一男一女正牽著手往這邊走來,兩人之間儘是你濃我濃。

兩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眉眼間的甜蜜羨煞旁人,最後走的離我們三四米的距離,索性停下來互相摸臉,姿勢極其的猥瑣。

我不懂這老奶奶幹嘛躲在草叢裡面偷窺,那一男一女再這麼膩歪下去,估計得就地啪啪啪了,到時候我得有多尷尬?!老奶奶就算春心寂寞,也不該跑這裡來尋找刺激吧!?

這刺激,我可受不了!

正想著要不要別開臉的時候,老奶奶突然一個飛身沖了出去,那動作快的根本不像是一個耄耋老人該有的速度。

老奶奶沖向那一男一女,舉著拐杖,我看不到她的臉,只能看到她在空中劃出的一道弧線,可是那男女的表情我卻看的清清楚楚。

他們先是一愣,而後忽然張開嘴巴嘶吼起來。

原本是很正常的一對男女,但是隨著嘶吼嘴角突然裂開,而後整張人皮都蛻了下來,等人皮落地兩個面目猙獰的人形怪物出現在我的面前。

見此,我大驚失色。

兩個怪物,女怪物在旁邊嘶吼,眼珠子隨著吼聲不停的凸出凹進,而另外一個男怪物則揮著利爪撲向老奶奶。但是,利爪還未接近,老奶奶便揚起拐杖打了過去,這一棒子直接打的那男怪物血肉橫飛,嗷嗷直叫的摔倒在地,那劇烈的震動讓我也跟著搖晃。

這一棍子雖然擊倒了男怪物,但是它很快跳了起來,撲向老奶奶的瞬間身上突然伸出了好幾隻觸角,而後一把將老奶奶給抓住了,抓的嚴嚴實實。

頓時,老奶奶便不能動彈了,拐杖也脫手而出甩在一邊,而這個時候女怪物奸笑起來,聲音嗡嗡作響,像是套著一個金屬面具一般,扭動著身體便緩緩的走向了老奶奶。

「不過如此嗎?1,女怪物將利爪慢慢的伸向不停掙扎的老奶奶,「既然到了我們凶靈族的地盤,就別想活著回去1

說到這裡,女怪物望向男怪物。「老公,我還從來沒有吃過惡煞呢1

什麼?!這兩個怪物是凶靈,而老奶奶是惡煞?!怎麼全特么被我給碰上了?!不過,現在我是在凶靈族的地盤是沒錯吧?!那麼,殤歿他們有可能就在附近?!

可是,現在該怎麼辦?!不是惡煞比較厲害嗎?!為什麼會被兩個凶靈給制住了?!眼看著,就要被秒殺了啊!要是這個惡煞死了,下一個會不會是我?!

不行,我絕對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想到這裡,我悄悄的匍匐下身子,伸出手去勾惡煞的拐杖,而那兩個凶戾顯然是從頭到尾也沒有注意到我的存在。

「老婆,我們會不會是史上第一個吃惡煞的凶靈?1,男凶靈陰森森的笑了起來將惡煞裹的更緊。

女凶靈仰天長笑,突然將爪子刺向惡煞的胸口,而與此同時我抓起拐杖猛的戳了過去,正中菊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