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零二章 殤歿趕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二章 殤歿趕到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那指甲直接刺進我的喉嚨,痛的我全身痙攣,可是就在指甲快要深入到氣管的時候,一道光突然閃過,瞬間化作一道利刃,而後直接將山嶽掐住我的那隻手臂直接砍了下來。

血液飛濺之間山嶽痛吼,而我跟著那斷臂狠狠的摔倒在地。

黑澤望了我一眼,緩步走到了躺在地上不停掙扎的山嶽面前一腳踩住了他的胸口。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我隨為寇,爾等勿踐1

說完這句,黑澤一伸手那山嶽便挺著胸口慘叫起來,緊接著他的前胸突然爆起了四五米長的血注,而後『砰』的一聲炸的皮開肉綻。

等到一顆鮮紅的心臟緩緩落進黑澤的掌心,山嶽的臉色已經蒼白到有些透明。

「別殺我1,山嶽驚恐的對著黑澤伸手,「惡煞死後的魂魄都會回到女王的身邊,她知道是你所為不會放過你的1

「有區別嗎?!同為魚肉1,黑澤冷聲。

直勾勾的望著山嶽,黑澤突然握緊拳頭,等到那心臟化作紅光鑽進他的口中,山嶽立刻變成黑氣升到天空,瞬間便在視線中消失了。

面前的一切,看的我一愣一愣的,等反應過來,脖子上面的疼痛也蔓延開來。感覺有什麼東西在往血管裡面鑽,並且正試圖扼制住我的呼吸。

正難受的時候,黑澤一把將我扶起,而後突然張嘴咬住了我的脖子,我以為他想要殺掉我,便想掙扎,可是等抑制的呼吸稍稍有所緩解的時候,我才意識到他的舉動並不是傷害我。

感覺到傷口有東西溢出,我才明白黑澤是在給我吸血。

「惡煞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帶著劇毒1,黑澤短促的說完這句,算是交代。

但是,等我覺得黑澤已經吸了很多血卻沒有放開我的意思之後,我奮力的抬起腳踢向他,卻被他一把捉祝

黑澤皺眉望著我,目光在不經意落在我的腳踝的時候突然鬆開,而後突然跪在了地上,這個舉動讓我驚愕的直接跳了起來。

「你是想要救我,還是想吸干我的血?1,我捂著脖子大叫。

黑澤微微抬頭,小心翼翼的望著我。「救你1

「那謝謝你1,說著,我轉身想要走,卻被黑澤給攔住了。

見此,我有些慌了,這個黑澤不會是殺的起勁,準備連我也一起殺了吧?!想到這裡,我一把捂住了胸口。

「實不相瞞!我……我有心臟病的1,我故作認真的望著黑澤,「這顆整天提心弔膽的,沒有什麼營養的1

聽我這麼說,黑澤微微低頭。「惡煞食心,只是為了提高修為,與飢餓無關!你的心,既不能飽腹,又不能修鍊,所以我不會獲取1

謝天謝地!

「那後會無期1,我轉身就走,走了兩步又折返回來。「你……那什麼,你能送我出去嗎?1

聽我這麼說話,黑澤微微皺眉。「想要後會無期,估計不太可能1

這句話,讓我心裡咯一下,而後我迅速的拉開了和黑澤的距離。

「你想怎麼樣?!都說我的心對你沒有用了,你還要殺我嗎?1,我提高音量,以此來覆蓋自己的恐懼。

誰料,黑澤搖頭。「是你救了我,我要報答你1

報……報答?!那就是不用挖心嘍!

暗暗的鬆了一口氣,我對黑澤擺手。「別說什麼報答不報答的話,剛剛我以為你是老人家才硬著頭皮幫你的,不然我可沒有那個膽子!再說了,真的想要報答我,就送我離開這凶靈族的屏障1

我的話,讓黑澤正了臉色。「不是這次,而是上次!是你,解除了我的封印1

黑澤的話,更加的讓我一頭霧水。

「我……我們見過嗎?1,我緊緊的盯著黑澤,努力的回想,但是印象中根本沒有這麼一個人啊!

「我,就是那條黑魷煞1,黑澤緩緩道。

黑……黑魷煞?!黑魷煞!?等一等,我似乎有些印象了!目光四處亂晃,落在腳踝看到那個淺色的傷疤時,我突然一個激靈。

對啊,上次在池塘被黑蛇咬到了,還是殤歿給我將毒血給吸走了,當時殤歿說咬我的就是黑魷煞!

「原來是你1,我指著黑澤大喝,「你差點害死我1

聽我這麼說,黑澤微微皺眉。「我被打回了本體,根本沒有意識!剛剛,看到你腳上的傷口才突然想起!對不起1

黑澤重重的低頭,「我的無心一咬,卻破開了封印!所以,恢復了人形1

說到這裡,黑澤抬頭望我。「我曾經發誓,誰解開封印,誰便是我主,我誓死效忠1

解開封印?!我怎麼能解開他的封印?!不過,那黑魷煞看上去丑兮兮的,變成人倒是挺帥的!既然他主動要效忠我,我有理由拒絕嗎?特別是在萬骨枯這個地方,有個惡煞隨從會方便很多。

「真……真的嗎?1,我小心翼翼的望著黑澤,「你真的什麼都會聽我的?」

「是1,黑澤低頭。

「什麼都聽嗎?!我讓你殺人放火呢?1,我試探性的問道。

「主子讓黑澤殺誰,黑澤就去殺誰,哪怕是惡煞女王,黑澤也會萬死不辭1,黑澤一臉的正色。

惡煞女王?聽名字就很牛逼哄哄的模樣,我才不敢招惹。

「那好!先帶我離開這層屏障1,我對黑澤揮手。

話音剛落,周圍的透明屏障突然爆裂開來,那氣浪直接撞向我,以為是黑澤所謂正想罵娘的時候,一個身影卻清晰的出現在視線的正前方。

看到殤歿面無表情的大步走來,我差點驚呼出口。

「殤歿大人1,我趕緊跑了過去。

剛接近,殤歿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你去哪了?1

「我……我……」,還沒有等我回答,殤歿一伸手將我攬進了懷裡。

什麼話都沒有說,殤歿只是一隻手緊緊的摟住了我,而我剛想回抱的時候卻被他一把推開。

殤歿突然將手伸向我的脖子,而後目光陰寒的望向對面的黑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