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零四章 爭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四章 爭吵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殤歿一聲不吭的帶著我走向無人之處,直接扯開了我的衣服,我臉上一燙趕緊捂住胸口。

「殤歿大人,這樣不太好吧?1,我漲紅著一張臉,局促的東張西望。

殤歿微微蹙眉,「你以為我要做什麼?1

「不……不做什麼?!那……那你撕我衣服幹嘛?1,我低了聲音,感覺丟臉是丟大了。

「療傷1,殤歿簡單短促道。

說完這句,衣服被他拉開,而後他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胸口。

「這傷……不是凶靈惡煞所為1,殤歿目露寒光。

「恩恩!是在狼域弄的1,我望著殤歿眨巴眼睛,「我從冰梯掉進了狼域!幸虧遇到了狼王狂傲1

見殤歿將掌心的黑氣撫進我的胸口,我自顧自的說起了在狼域的遭遇,說的那是津津有味。

「你知道嗎,我怎麼會想到能那麼巧,咬死的那隻狼正好是狂嘯1,我對著殤歿笑眯了眼睛,明顯有些得意洋洋。

也辛虧這無心之失,否則在狼域也不可能全很而退,那個雪莉不在計算範圍之內。

「上次你去幽冥峰,遇到了妖狼狂嘯?1,殤歿突然收回手,目光寒了起來。

「是啊!不過那三頭狼都長的一樣,我也分不清啦1,我拽了拽衣服,「它跟我搶駐顏草,所以我就和它互咬了!咬死了它,其他兩頭都跑了,那時候我還奇怪呢1

「你咬死了狂嘯?1,我的話音剛落,旁邊便異口同聲的傳來了這麼一句。

等我聽出那是南魈和唐果的聲音,殤歿已經將我的衣服拉了回去。

看到殤歿冷冷的投去目光,南魈故意左顧右盼起來,而唐果撓了撓頭髮。

「哎呀,我們只是好奇嘛1,唐果笑嘻嘻的走了過來,「小妞,你咋不上天呢?!狼妖狂嘯都被你給咬死了!讓我看看你的牙口1

說著,唐果扒開了我的嘴巴。「咦,連根獠牙都沒有,就這口貝齒能咬死狼,簡直了!小時候,南魈和狂嘯干架,還被咬了一口,咬的哇哇直哭啊!事後找北冥告狀,還被海扁了一頓!啊哈哈!1

唐果的話,讓南魈有些尷尬。「那還不是我小,要是放在今天,我分分鐘弄死他你信不信?!不過話說回來,小婉你剛剛還沒有說自己是怎麼來到凶靈族的呢1

這傢伙,敢情一直和唐果在暗處偷聽我和殤歿說話的嗎?!不過,殤歿不可能察覺不到的,既然他都不介意,我還矯情個屁埃

「還不是雪莉1,我嘟起了嘴巴,「她騙我要送我離開,最後卻要殺了我為狂嘯報仇!然後,我就自個掉進這裡來了1

其實,我覺得自己之前掉進去的是惡煞禁地,後來跟著黑澤來到的凶靈族。

「雪莉!?是不是那頭一直跟著狂嘯的小母狼?1,唐果轉臉望向南魈。

南魈皺眉,「應該是吧1

「看好她1,殤歿冷臉對唐果囑咐一句,轉身就走。

還沒有等我叫出聲,殤歿便從我的視線裡面消失了。

「殤歿大人1,我對著空氣大喊。

「呦吼,某狼完蛋了1,南魈咂嘴。

「哼哼,某狼完蛋了1,唐果搖頭。

而我,一頭的霧水。

「殤歿大人到底去哪了?1,我望著唐果,急的直跺腳。「他不會是自己一個人獨闖禁地了吧?1

「稍安勿躁啦!殤歿不是傾城那種衝動的人1,唐果一把攬住了我的肩膀,「來,我幫你把脖子上面的傷給治好1

說著,唐果將我拉到了一邊坐下。

唐果用藥膏給我塗著脖子上面的傷口,毛球在前面生火,南魈則漫不經心的照著鏡子,而黑澤在周圍來回的巡視,面無神色。但是,隨著黑澤的動作,傾城的眼睛始終的跟隨著不離開半分。

「喂,你幹嘛色眯眯的望著黑澤?1,我抓起一個石頭砸向傾城,「真沒有想到你口味還挺雜呢1

聽我這麼說,傾城狠狠的瞪來了一個白眼。「除了魅兒,我特么誰也不喜歡1

這句話,讓唐果手上的動作一重,壓在傷口上令我痛呼出口,唐果愣了愣趕緊對著我的脖子吹氣。

「對不起!對不起啊1,唐果一臉的歉疚,「手重了,幸虧這毒血吸出來了,否則真的沒有辦法治的1

這句話,讓傾城湊過臉來,直勾勾的望著我。「我說,誰給你吸的血?1

傾城說到這裡,正蹲在地上拿著木棍摩擦生火的毛球突然抬起了頭。「按照主人的身材比例和柔韌性,她是吸不到自己脖子的!就算是我變回了原形,也只是勉強能咬到自己的屁股1

「咦,毛球你好噁心啊1,南魈一臉的嫌棄,突然揮手指向毛球,毛球手中的木棍瞬間燃起了火焰。

「謝謝二公子1,毛球一臉認真的望向了面前的火,完全沒有意識到此刻的我,很尷尬。

「呵呵1,傾城乾笑,「所以,請問大姐你是怎麼吸毒的呢?1

見傾城眼神犀利,我使勁的撓起了後腦勺。

「關你屁事啊!你管的太多了吧1,我對著傾城翻白眼。

「哈!做賊心虛1,傾城拍手,「所以,是那黑魷煞乾的,對吧?1

這句話,讓我更加的尷尬,明明是救我的舉動,為什麼經過傾城的口就變味了呢?!

「人家有名字!不是黑魷煞,而是黑澤1,我站起身不悅的盯著傾城,「如果你以後再叫他黑魷煞,我就不叫你傾城而直接叫丑鬼!看你爽不爽1

「叫啊!我怕你啊1,傾城和我怒目相對。

見兩人劍拔弩張,南魈趕緊拉住了傾城。

「我說,就算是黑澤幫小婉吸毒那又怎樣?!該生氣的是殤歿又不是你1,南魈對著傾城撇嘴。

「殤歿是我死黨,我不該替他管嗎?1,傾城說完這句,甩手就走。

哈!他憑什麼對我發火?!黑澤給我吸毒,那是救我,這孫子當初還差點強了我呢!

見此,唐果趕緊打斷我們。「算了算了,咱們猜猜這次會死幾個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