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一十章 踩扁毛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章 踩扁毛球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老婦人的話,如晴天霹靂,直接給了我重重的一擊。

「至……至死方休?1,我抖著聲音驚恐的望向老婦人。

老婦人緩緩點頭,「是!這是上等惡煞的一種賭博方式!女性奴隸被賣去做僕人,男性便專門用來角斗!兩方對壘,以一方死亡為贏1

直到此刻,我才終於知道,這惡煞有多麼的兇殘了!惡煞,和人一樣也分三六九等,但是不同的是,低等惡煞根本就是沒有人身自由和生存權利!

角斗?!晚上殤歿他們被選中送去角斗怎麼辦?!依照殤歿的性格,他不會對惡煞手下留情,可是萬一對戰方是南魈或者傾城怎麼辦?!

想到這裡,我慌了起來,直接沖向牢門使勁的搖晃。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1

隨著我的叫喊,周圍突然亂鬨哄的響起了一片求救之聲,全部都是女人的,她們的聲音充滿著驚恐,尖銳到直接蓋過了我的聲音。

而這個時候,趴在地上的毛球突然動了動,而後揉著腦袋爬了起來。

「主人1,毛球望著我喊了一句,顯然是被嚇到了。

看了毛球一眼,我便轉身跑到了老婦人的跟前。

「您能告訴我,男監獄在哪嗎?1,我目不轉睛的望著老婦人。

老婦人眯了眯眼睛,「在隔壁,可是隔著一堵門,我們出不去的1

「出不去?!惡煞不應該都有法力的嗎1,我焦急道。

「這裡有特殊的屏障會屏蔽法力,所有進來的人無論尊卑都是沒有法力的,這也是為了讓奴隸們角斗能使出真正的本事1,老奶奶說到這裡,走到牢門邊往外面指了指。「那扇門我們打不開的,除非誰能從門縫裡面鑽出去1

聽老奶奶這麼說,我先是一愣,而後腦子裡面突然亮了一下。

鑽出去?!是我根本不可能,但是毛球可以啊!毛球能變大變小,這是本能而不是法力!不過,她只能出去幫我給殤歿傳話,卻不能救我們離開!

見我不語,老婦人用手拍了拍我。「這裡設了好多道關卡,每一道都由不同守衛才能打開!所以,別想著逃走!我在這裡住了幾百年,始終沒有逃出去過!除非,你能捉到鎮長,只有鎮長的口氣是********,可以打開所有的門1

誅鷹?!先不管這個,我得通知殤歿才是最重要的!

想到這裡,我一把拽過毛球。「毛球,你能從門縫裡面鑽出去嗎?!

見我指著通道上的那扇門,毛球皺眉。「應該可以吧,如果化作原形的話1

「那好!爬過去找到大人1,我緊緊的盯著毛球。

其實,讓毛球去找殤歿,有沒有什麼作用我不知道,我只想讓他們心中有數,避開格鬥。

「恩1,毛球使勁的點頭,瞬間變成了原形。

這一幕,讓老奶奶驚著了。「凶靈?!這凶靈怎麼能進得了惡煞禁地?1

聽老奶奶這麼說,我趕緊豎起手指噓了一聲,而後蹲下身子望著毛球。

「毛球,拜託你了1,我小聲道。

「主人,麻煩你把我踩扁,不然我過不去那門縫的1,毛球突然開口。

這話,讓我愣了一下。

踩扁?!一腳下去沒有踩扁,內臟就踩出來了!

「哎呀主人,我死不掉的!快點啦1,毛球急的直跳腳。

還沒有等我做出反應,那老婦人一腳踩向毛球,只聽『嘰』的一聲,毛球便消失在了她的鞋底,等我驚愕的捂住嘴。巴老婦人將腳拿開,已經扁成一張紙的毛球出現在我的視線之中,原本很立體的她,已經變成了平面的。

「這樣夠扁嗎?1,老婦人認真的望著毛球,「如果你順利逃出去,帶上我可好?1

「謝謝你啊1,毛球憤恨的說完這句,撐開四肢小腳便往外爬去。

我扶著牢門目不轉睛的望著毛球,心裡已經緊張的七上八下。

「你有朋友也被關進來了?1,老婦人靠了過來。

「是1,我心不在焉的點頭。

「那如果你的朋友能贏了格鬥,便能有機會要了你!那麼,你就能從這裡出來了1,老婦人喃喃道。

聽老婦人這麼說,我趕緊轉頭。「什麼意思?1

「奴隸雙方格鬥,贏的那方會擁有一間專屬的牢房,並且可以要去一個女奴伺候!贏的越多,福利也就越大1,老婦人眯著眼睛說道。

這麼說,如果殤歿贏了,我和毛球都有機會得救?!雖然只是從一個牢房換到另外一個,最起碼我們是在一塊的!

但是,我的心思像是被老婦人一眼洞悉了一般。

「但是這樣的機率不大,因為不管前面怎麼順利,到最後一定會和殺人狂犬吠決鬥的!自從犬吠一百年前殺死上一個角斗王之後,便沒有人贏得了他1,老婦人臉色凝重,「雖然他還是奴隸,卻是奴隸中的貴族1

犬吠?!這名字聽上去就很變態!可是,與犬吠搏鬥只是最後一關,我們先想著怎麼對付眼前再說。

見毛球艱難的從門縫裡面鑽了進去,已經進去半個身子的時候,那門突然『擦』一聲打開了,而後瘦男突然一腳踩到了毛球的身上,就那麼踩著走了過來。

一腳一下,將毛球的眼睛都踩的爆了起來,我咧了咧嘴,身上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見扁巴巴的毛球就那麼黏在了瘦男的鞋底,我下意識的望向自己的腳,居然在上面看到了一點粉紅。

是隱身花!

之前被殤歿丟掉的隱身花,居然被我不小心踩到了。

見此,我趕緊將腳縮到了另一隻腳的後面,而這個時候瘦男突然停下腳步,而後彎著腰將扁平的毛球從鞋底拽了上來。

「哇靠!哪來的死耗子?!這麼扁?1,說完這句,瘦男直接一口氣將毛球吹走,而後繼續前行。

在那毛球像是一片枯葉飄落之際,我順手抓住了她,而後拽進來對著她的嘴巴猛的吹了一口氣,毛球瞬間恢復了之前的飽滿和圓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