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一十一章 溜進男囚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一章 溜進男囚室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毛球被我放在地上化成了人形,仰著頭直翻白眼,跟死不瞑目一樣,不過我心裡明白應該是沒有大礙,休息一會便會好的。

從鞋底拿出隱身花,我緩緩的吐出一口氣。見此,老婦人眼中閃過了詫異。

「隱身花!?」,老婦人低呼。

「怎麼您也認識嗎?1,我驚愕的望向老婦人,可是隨後一想便有些釋然了。這花,想必在禁地很常見,能認得出也不奇怪。

「你用什麼交換的?1,老婦人眉頭緊皺,語氣有些迫切。

「交換?!你怎麼知道我是交換來的1,我心裡暗暗的有些不安。

「這種花只有邪煞花漫天才有!她不會收取錢財只會讓你用自己的所有物交換1,老婦人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我就是用自己的三十年的壽命換取了一朵絕顏花,這才變成這樣1

「絕顏花?!既然是絕顏,為什麼您……」,說到這裡,我便扼住了。

「沒錯!她是給了我絕顏花!給了我傾世容顏!可是,同時她也拿走了我三十年的光陰1,老婦人說到這裡,憤恨的握緊了拳頭。「我們惡煞是壽與天齊的,我想著拿走三十年根本無所謂!可是,我沒有想到花漫天拿走的卻是我前三十年!想我雪舞雙十的年紀,卻一下子變成了年過半百的老婦!著實是……」

老婦……不,是雪舞說到這裡,眼中溢出了淚光,有這麼一個動聽的名字,想必曾經也是個嬌俏可人的女孩,卻被那花漫天給騙了!

可是,我將自己每天的十分鐘也給了花漫天,這會不會讓我和風飄雪一樣,發生更可怕的事情?!

但是,此刻已經容不得我多想。

「雪舞,你能幫我嗎?1,我舉著隱身花,「我發誓,我一定會救你出去1

聽我這麼說,雪舞沉默了一下,而後緩緩的點頭。

將隱身花插在鬢角之後,我便立馬看不到了自己的雙手,而此刻雪舞突然跑到門口使勁的捶門。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1,雪舞大喊大叫,一副歇斯底里的模樣。

原本監獄裡面就很嘈雜,可是雪舞的聲音卻顯得極其的尖銳,這引來了巡視的瘦男。

「叫什麼叫?!老東西1,瘦男一腳踹向門狠聲道。

「放我出去!我胞姐是女王!放我出去1,雪舞大叫。

這一聲,讓瘦男笑出了聲音。「你胞姐是女王?!我就是你姐夫!別跟我在這裡瞎嗶嗶,都幾百年了,換個新鮮的不行嗎?!你不膩,我還膩呢1

「你最好放我出去!否則我一定讓女王挖了你的心臟,讓你不得超生1,雪舞狠聲。

這句話,讓瘦男變了臉色,他突然對著牢門哈氣,在門瞬間打開的時候一腳踹向雪舞,乘著那門快要關上的瞬間,我徑直閃了出去。

瘦男狠狠的用腳去踹雪舞,一邊踹一邊咒罵,當我於心不忍想要回去的時候,雪舞卻對我輕輕的搖頭。我頓了頓,將臉轉向別處。

我要忍,只有我出去了,雪舞這頓打才不會白挨!

瘦男好狠,直接將雪舞打到已經吐血了,直到毛球上去用赦才罷手,狠狠的唾了一口才準備離開。瘦男轉身的瞬間,雪舞對我有氣無力的揮手。

跟上瘦男,在他對著門哈氣的時候緊緊的貼在旁邊的牆上,等門打開之後我率先跑了出去,因為牢房裡面的嘈雜聲太大,他根本沒有注意到我的存在。

看著瘦男走到另外一道門,呼喊了一句那門才緩緩開啟,果真如雪舞所言,每道門都還有各自的看守才能打開的。

男人一向比女人理性,所以隔絕了女牢房的這邊異常的安靜,每個人都或坐在角落一言不發,眼中卻透著絕望。

我不敢過多的逗留去觀察這些奴隸的神色,因為根本不知道這朵隱身花到底時效是多久!

急急忙忙的順著牢門觀望,終於在快到盡頭的那一間看到了殤歿。

此刻的殤歿,正斜靠在牆上,眯著眼睛像是在沉思,而南魈拿著銷魂鏡照來照去,傾城則像是無頭的蒼蠅一樣來回的踱步,顯得極其的不耐煩。

正想上去敲門,殤歿突然將目光投向我。

「溫婉?」,殤歿沉聲。

「殤歿,你想溫婉想瘋了吧?!她不在這裡1,傾城焦躁的揉了揉頭髮,而後狠狠的噴出一口氣。「不知道她會不會被賣掉!呵呵,估計賣掉也會被退貨的1

我擦,居然這麼說我?!

從地上撿起一個石頭,我直接丟進去正中傾城的額頭,砸的他嗷嗷直叫。

「靠,誰?!是誰陷害老子?1,傾城狂吼。

我沒有做聲,覺得這是個契機,那瘦男脾氣很壞,一定受不了傾城的大呼小叫,於是我接連砸了好幾下,直到傾城的咆哮聲將瘦男給引來了。

瘦男怒氣沖沖的打開門,掄起一根金屬棒便往傾城的身上打,而我藉機溜了進去。

第一棍子,傾城躲過去了,等瘦男再掄第二棍的時候,卻被殤歿一把抓祝

「夠了1,殤歿冷冷的望著瘦男。

「你給我鬆開,不然我連你也一起打1,瘦男怒喝。

「我說……夠了1,話畢殤歿輕輕一擰,那金屬棒瞬間斷裂墜地。

見此,瘦男的眼中終於閃出了恐慌,悻悻的收回手。

「你行!你牛!要不是你們還要去角斗,我一定弄死你們1,瘦男狠手,「既然你有暴力傾向,那就單獨住一間吧1

說到這裡,瘦男突然關上門,而後牢房的天花板突然落下一扇厚重的金屬牆壁,直接落在了地上,正好將殤歿和傾城他們分開了。

「喂!你幹什麼?!有種單挑1,傾城大怒,沖著外面的瘦男吼道。

對於傾城的挑釁,瘦男當做沒有看到一般,只是奸笑著望向另一邊的殤歿。

「既然你有用不完的力氣,那麼就派你進行晚上的角斗1,瘦男邪斜嘴角,「我會拿所有的家當,賭你……輸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