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一十三章 危機時渙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三章 危機時渙散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對於瘦男的挑釁,殤歿沒有言語,但是冷酷的眼神足以秒殺一切,我能清楚的捕捉到當瘦男和殤歿的視線碰到一起的瞬間,瘦男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寒顫。

「哼!白搭了一副好皮囊1,瘦男定了定神,猥笑道。「跟我走吧!給你換一身乾淨的衣服準備角斗!不過,不管換上多乾淨的衣服,最後都會沾滿鮮血1

終於,還是等到了這句讓我心驚膽顫的話。

「快點走!風暴將軍可是個急脾氣1,瘦男不耐煩的說了這麼一句,便退後幾步。

見此我下意識的想要走過去,殤歿卻反手將我推到了後面,乘著我趔趄之際大步跨出牢房,並在我準備跟過去的一瞬間快速的將門給關上了!殤歿這是不想讓我跟著他!

我焦急的望著殤歿,卻不敢出聲,殤歿準確的捕捉到我的方位,將食指豎在了自己的唇上,而後轉身離去。

怎麼可以這樣?!這是要去角斗!不管殤歿多麼有信心,可是我還是做不到不去擔心!我明白這是為我好,可是縱使不在現場,那腦補出來的畫面也足夠讓我承受不了!

怎麼辦?!怎麼辦?!我必須要出去!可是,我要怎麼才能出去呢?!

「毛球!毛球1,我輕聲呼喚起來。

雖然聲音很低,足以讓牢房的嘈雜聲覆蓋,可是幾分鐘之後扁巴巴的毛球還是爬了過來。

「主人主人1,毛球用變了形狀的臉望著我。

「毛球,能幫忙打開這道門嗎?1,我蹲下身子,迫不及待的問道。

「主人,那個男人走了,這門打不開啊1,毛球說到這裡,捏住了自己的鼻子,而後猛的吸了一口氣。

扁巴巴的身體突然充盈起來,終於變成了之前那個圓潤的小老鼠。

「打不開?!可是大人去角鬥了1,我喃喃自語,急出了一頭的汗。「怎麼可以把我關在這裡?!我不想他受傷1

聽我這麼說,毛球用小爪子撓了撓。「主人,你去了也不能阻止他受傷啊!大人之所以不讓你去,就是不想你看著他受傷的!如果你實在是著急,毛球替你看著,隨時播報動向好不好?1

毛球的這麼一句話,頓時讓我緩過神來。對啊,我不能出去,但是毛球可以啊!

「好!毛球,你出去幫我看著,有什麼事一定要告訴我1,我目不轉睛的望著毛球,「我以主人的身份命令你1

「恩恩!主人,毛球知道了!毛球這就去!勞煩主人你踩扁我1,毛球一本正經道。

……

見著扁巴巴的毛球慢慢悠悠的往門那邊爬起,我的心依舊是七上八下,儘管有毛球幫我做眼線,可是我也不能真的坐以待斃啊!

焦急的來回踱步,卻在腦海中閃過魅兒的臉時突然停祝

對了,錦囊!

拿出魅兒的錦囊之後,眉頭微皺。她說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之下不要打開,這是不是時候?但是對於魅兒,我根本不敢太過相信。

作為一個二十一世紀的新新女性,那些勾心鬥角的事情沒有經歷過至少也旁側過,魅兒太好,好的有些過頭!她之前對我那些種種的一再忍讓、楚楚可憐的表現,在現代來說完全就是一朵活脫脫的白蓮花!

也許我不該這麼想的,有很多次我差點就愛上這麼一個溫柔似水、天真善良的女孩了,可是按照正常的邏輯,我和殤歿有染,還讓殤歿悔婚,是個正常的女人都不該如此洒脫的!因為我沒有在魅兒的眼中看到一絲一點的恨意,而這真是是最可怕的的地方!

如果不是心機深重,那就當真是純凈如水,而我希望是後者!

所以,這個錦囊還是慎重打開為好!

將錦囊收好之後,隔壁傳來了敲打聲。

「死丫頭,你還在嗎?1,傾城急躁的聲音傳進耳朵。

「別理我1,我短促的回了這麼一句,便直接靠牆坐到了地上。

心急如焚,我的胸口像是有一團火在灼烤一般,讓我恨不得扯開皮肉散出那燥熱之氣。

「呦,你和我比什麼臭脾氣,我分分鐘就能燃爆你,信嗎?1,傾城提高音量,「殤歿呢?1

「殤歿被帶去角斗場了1,我咬牙切齒,「生死未卜1

「角斗場?1,那邊的傾城和南魈異口同聲,顯然他們根本不知道角斗有多麼的可怕。

「小婉,到底怎麼回事?1,南魈的聲音近了一些。

怎麼回事?!我該怎麼解釋?!總之,現在我已經很亂了,不想跟任何人說話!

不理會南魈,我只是使勁的抓著頭髮,正抓的頭皮屑紛飛的時候,一個黑影突然擋住了微弱的光線。等我抬起頭,居然對上了瘦男詫異的臉。

「你怎麼在這裡?1,瘦男一臉猙獰。

聽他這麼說,我一個激靈站了起來。

他……他怎麼能看到我,我明明戴著隱身花的!

想到這裡,我下意識的摸向鬢角,卻空無一物。

「居然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溜到這裡,看來你是活膩了1,瘦男叫囂了這麼一句,直接打開牢門。

見他氣勢洶洶的沖了過來,我想要閃開,卻被他一把抓住手腕用力的扭到了身後,只聽輕微的一聲『嚓』,劇痛沿著手肘擴散,不知道是脫臼還是骨折了。

痛呼一聲,我想要反抗,卻被瘦男一腳踹在了腿上,當即跌跪在了地上。

「放開我1,我大叫道。

「放開?!要是被人知道我讓一個女奴悄無聲息的潛到了男囚室,豈不會被判上個玩忽職守之罪?1,瘦男冷哼,「我完美的職業生涯,絕對不能染上這麼一個污點1

所以,他想殺人滅口嗎?!

『砰砰砰』,隔離牆那裡突然傳來了劇烈的敲打聲。

「怎麼了?說話1,傾城大吼,像是聽到了這邊的動靜。

對於傾城的干擾,瘦男充耳不聞。

「監獄裡面少一個奴隸,誰都不會注意的1,瘦男說著突然舉起了手。

那隻手順勢化作一把利刃,直接刺了過來,眼見著利刃將要入喉,我的身體卻瞬間渙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