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一十五章 死了十個奴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五章 死了十個奴隸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花漫天的動作太快,快到等我反應過來那手臂已經剜出一大塊肉來,疼痛比血液更快的襲來,看著已經深刻見骨的傷口,我痛呼一聲,一把捂祝

但是,花漫天卻掙開我的手,讓我的傷口暴露在空氣之中。

看著血源源不斷的流出來我的雙腿發軟,而花漫天的眼中卻顯出了複雜的情緒,先是緊張後來居然變成了興奮,她瞳孔無限的散大,鼻孔不停的收縮擴張。

我想要掙脫,卻不敵花漫天的力道,而就在我覺得自己的血快要流乾的時候,卻驚愕的發現那血居然自動止住了,而後更加讓我錯愕的一幕出現了。

失去了一塊肉的傷口,現出骨頭的地方居然有東西在蠕動,原本我以為是蟲子但是仔細一看,竟然是鮮紅色的嫩肉,那肉用肉眼可及的速度快速的生長,不一會便將傷口完全的填滿。

我……我的肉居然可以自動生長?!

「枯骨生肌!枯骨生肌!啊哈哈!我固然沒有找錯人1,花漫天狂笑,而後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直勾勾的盯住我呼吸急促。「記住,只有讓白子開花結果、化無為有,我們之間的交易才會徹底取消!否則,你將永遠擺脫我不了我!永遠……不能1

對於花漫天的話,我完全反應不過來,因為此刻的腦袋正嗡嗡作響,我到底是誰?!血能醫並肉能生肌?!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技能?!這是我在來到冥界之前,從來都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今天的十分鐘就要過去了!不過我明天還會召喚你1,花漫天陰冷的聲音突然將我的思緒拉回。

投去視線,我看到了一張笑顏如花的臉。

「姐姐,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吧?1,花漫天掩嘴輕笑。

這個笑容還沒有收起,花漫天的手便突然一揮,而後一根粗大的綠色藤蔓突然從地面鑽出,頂端有一個巨大的花苞。等那花苞長到二米左右的長度之後,突然綻開,而後一垂頭直接將我包了進去。

視線一片黑暗,我能感覺到周圍有黏糊糊的液體正在包裹著我,並且帶著我滑向一個深邃漆黑的通道,那通道正緊緊的裹住我,並不停的蠕動像是做著吞咽的動作。

那通道很長,長到我掙扎累了睡著了,醒了又掙扎然後再睡著,等我迷迷糊糊的時候眼皮之外突然有了隱約的光芒,猛的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躺在男囚室,而瘦男正在門外來回的張望像是在尋找什麼。

悄悄的趴在地上,突然看到了那朵隱身花,趕緊拿起放在了鬢角。

瘦男應該是在找我,找尋不到之後便悻悻的離開了,而後我伏在門上看到他打開通道的門去到了另外一邊。等了十多分鐘,發現瘦男沒有回來,這才確定他是真的走了。

正如他之前所說,少一個奴隸不會被發現,所以他全當我已經死了吧。

但是,瘦男走了,那邊的傾城和南魈卻不安生起來。

「能不能出去?!死丫頭沒有動靜了,說不定是真的死了1,傾城暴躁的喊出這麼一句之後,便聽到『砰砰』幾聲錘牆的聲音。

「真的死了那可完蛋了,我們怎麼跟殤歿交代啊?1,南魈虛著聲音,「要不,咱們給他重找一個?1

「靠!那麼畸形的女人世間少有、舉世無雙,要去哪找?1,傾城的聲音有些焦躁,「該死的唐果!解不開我的身上的屏障,我根本使不出判官筆啊1

「小婉是不死人,應該沒事吧?!頂多被非禮蹂躪罷了1,南魈弔兒郎當道。

聽兩個男人這麼議論我,有些不爽,可話都不好聽,但是還是真的在擔心我的。傾城那張賤嘴,能說這樣的話已經算是輕的了!

「喂,我沒事1,輕輕的敲了敲隔離牆,我低聲道。

這麼一句話讓嘈雜的那邊牢房立馬安靜了不少。

「死丫頭,你丫的死了沒有?1,傾城大喝道。

「看不到你死,我怎麼瞑目1,我嗆了一句。

「想看著我死給我送終?!沒門1,傾城狠狠拍了一下牆壁。

這個時候,我真的沒有心情和傾城吵架,因為我的心完全放在殤歿的身上。

我離開了十分鐘,殤歿應該已經開始角鬥了吧?!那麼,現在我的男人正在和那個決鬥王犬吠廝殺?!

殤歿七孔流血的模樣突然閃現在腦海,我下意識的尖叫一聲,雙腳一軟整個人摔倒在地。

「死丫頭1,傾城叫了一聲。

我沒有理會,因為我看到了扁巴巴的毛球鑽了進來,頓時心臟狂跳起來。

「毛球,怎麼樣?1,我趕緊拿下隱身花跑過去。

毛球化作人形,戳著手指頭東張西望。

「沒事啊!很好啊1,毛球左顧右盼道。

「什麼意思?!你給我說清楚1,我一把抓住毛球,「看著我的眼睛1

見我發火了,毛球終於心不甘情不願的轉臉望向我,一副心虛的表情。

「大人很好的!沒事1,毛球說著突然舉起手,「我發誓,真的沒事1

「沒事?!沒事你會是這副表情?1,我緊緊的盯著毛球,「快告訴我大人怎麼了?!快點告訴我1

見毛球皺眉不語,我終於顧不了那麼多,使勁拍打牢門。

「開門!開門1,我歇斯底里的大叫,「快開門,我在這裡1

我想要喊來瘦男,只要他來一定會開門,我就有機會出去了!可是,沒有等我引來瘦男,卻被毛球一把捂住了嘴。

「主人不要這樣1,毛球一把將我拽到一邊。

一把打開毛球的手,我氣喘吁吁的盯住她的眼睛。

「主人?!當我是主人就跟我說實話!大人到底怎麼了?1,我對著毛球大吼。

「大人真的沒事1,毛球使勁跺腳,「大人還沒有開始角斗1

「沒有開始,那你為什麼……」

「我害怕……我害怕是因為看到了犬吠1,毛球使勁的扯著自己的袖子,「犬吠上場之後直接……直接當以一敵十,那十個奴隸……全部死了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