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一十七章 離開監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七章 離開監獄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那一口血噴到了地上,觸目驚心。

我趕緊扶住雪舞欲言又止的身子,看到她正捂著胸口急喘,看上去很難受的模樣。

「主人,我們先扶進去吧1,毛球說著,和我一左一右扶著雪舞進到了房間,讓她坐下。

「老大娘在監獄中一定受了不受的罪,瞧這血飆的快趕上噴泉了1,南魈開著玩笑道。

「老?我比你年輕好嗎?1,雪舞狠狠的瞪向南魈。

而旁邊的殤歿背手而立,目光淡淡的撇了雪舞一眼。

「未老先衰1,殤歿微微啟唇。

「是,這位倒是一眼洞悉1,雪舞點頭,眉頭微皺。「我被人拿走了幾十年的光陰,所以致使現在未老先衰!不足以致命,卻讓我失去了美貌!等我回到煞都,一定會和她好好算這筆賬1

說到這裡,雪舞將那張滿是皺紋臉轉向我。「姑娘,想辦法取消你和花漫天的交易,否則後果不堪設想1

這句話,直接讓我慌亂起來。

這個時候提什麼花漫天?!我根本就沒有打算告訴殤歿這件事!

「花漫天?」,殤歿將臉轉向我,微微蹙眉。

「什麼花漫天?1,南魈插嘴,「我貌似聽到了『交易』二字1

媽蛋,你不說話別人不會當你是啞巴的,別人是神助攻,你南魈和傾城就是神補刀!這下,我該怎麼搪塞過去?!

「作為惡煞,你們怎麼可能不知道花漫天嗎?1,雪舞疑惑的望向眾人,「花漫天身為邪煞,最愛與人交換!我的光陰,就是被她給騙去的1

要不要說的這麼詳細?!這下我死定了!

感覺到殤歿陰冷的目光投來,我的心臟一陣惶恐的緊縮。

「溫婉?」,殤歿喚我,沒有聲調。

「好啦1,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我望向殤歿。「那天在集市,我換了隱身花!可是,當時我真的不知道她是什麼邪煞,因為她就是一個小孩的模樣,還羅莉的要命!不信你問毛球1

說著,我一把將毛球推到了前面,毛球先是一愣,而後使勁的點頭。

「對對對大人,那小女孩長的可天真了1,毛球一臉認真道。

「代價呢?1,殤歿不悅的眯起了眼睛。

咬了咬嘴唇,我停頓了一下。「十分鐘!只有十分鐘而已!不過今天已經用完了1

「當真?1,雪舞一臉的不可思議,「姑娘,花漫天沒有那麼簡單,我不相信她給了你一朵隱身花,卻只換取你的十分鐘!絕對沒有這麼簡單1

此言一出,所有的人除了殤歿之外,紛紛點頭表示附和。

真是……豬隊友!

「溫婉1,殤歿突然提高音量,語氣中帶著威懾性。

「好啦好啦!其實是每天的十分鐘1,我有些心虛,看到殤歿的眼神寒了下來趕緊解釋。「其實她找我,只是為了給她種花而已1

如果我將花漫天的話一字不落的告訴殤歿,試想殤歿會作何反應?!要知道,現在救出夫人是迫在眉睫的事情,我不可能添亂,擾亂整個計劃。再說了,花漫天的目的當真是為了播種,只不過那種子是石頭而已,這麼想來,剛剛的話也不完全算是撒謊。

「希望你沒有騙我1,殤歿的聲音像是附著一層寒霜。

「沒有啊!沒有啊1,我趕緊擺手,而後跑到了雪舞的跟前坐下。「到了煞都,你就不會像之前那樣受苦了!有機會,我們就把你偷偷放了1

其實,一方面我是為了岔開話題,另外一方面真的為雪舞擔心,現在她這副老嫗的身子經不起折騰了。

「不會受苦?1,雪舞苦笑,不停的搖頭。「你們去的是位於煞都的禁地,到那裡只不過是從這個監獄換到另外一個監獄罷了!這不能改變你們奴隸的身份1

「你們?!什麼叫你們?!你不是嗎?1,一直悶不吭聲的傾城終於開口。

「我怎麼會是奴隸?1,雪舞一下子坐了起來,「我的胞姐是惡煞女王1

此話一出,我直接驚住了,雪舞之前有提過她的胞姐,也曾說過同樣的話,但是瘦男不信我也同樣不信,在我看來只是一個長期被關押精神不濟的妄言罷了。可是,這次又再次提起!

「女王?1,我小心翼翼的望向雪舞。

「對!我是惡煞女王冰靈的胞妹1,雪舞起身,目光迷茫。「我若不是被花漫天所害,怎麼能中伎被關進監獄?!這個監獄不能使用法力,我無法逃脫,而那群勢力小人更是不相信我的話!所以,我一關便是幾百年1

「可是,為什麼你失蹤了那麼久,女王都不來尋你的?1,毛球突然小聲說道,倒是說出了我的疑惑。

雪舞重重的嘆了一口氣,「之前我一向獨來獨往,後來更是在冰凌執掌惡煞族之後與她決裂了,私下離開了煞都!沒有想到,卻在迷途鎮栽在了花漫天的手上1

既然如此,縱使雪舞真的是女王的胞妹,也不能幫我們什麼忙,畢竟她說自己已經和女王決裂了!

「既然離開監獄就能恢復法力,你便尋個機會離開吧1,我對雪舞道。

當真不想看著她再進監獄,我們去監獄是迫不得已,她卻不一樣。

「我可以幫你們逃離,全當報答你們的搭救之恩1,雪舞認真的望向我,而後掃視眾人。「若是進入禁地,你們的法力會減弱!時日久了,法力更是會被完全消弭1

那禁地,當真比誅鷹的監獄還要厲害萬倍!

想到這裡,我將目光投向殤歿,他卻用幾乎看不到的幅度搖了搖頭。見此,我頓悟。

「不用了,謝謝1,我對著雪舞微笑,「我們還有別的事情,不勞煩你了1

「既然如此,那便罷了1,雪舞頓了頓,「不過,你當真要注意花漫天,千萬不能再和她有所牽繫1

「是,我知道了1,我趕緊回答,生怕雪舞還要說出些什麼。

正緊張之際,身後突然傳來『嘎吱』一聲,轉身望去大門緩緩打開,而後十幾名衣著暴露的女人魚一樣的扭了進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