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二十一章 唐果回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一章 唐果回來了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詫異了一下,便感覺到掌心一熱,像是有什麼濕潤的東西在上面輕輕的晃蕩。等雪舞將自己的手拿開,我看到自己的手心有一灘水,那水只是一瞬間便化作薄冰,而薄冰順著掌紋快速的滲透了進去。

「這水鏡可讓你看到任何地方1,雪舞淺笑。

「任何地方?!那是多遠?1,我目不轉睛的望著雪舞。

若是真如雪舞所說,這水鏡能當做千里眼用了!

「思想有多遠,範圍就多遠1,雪舞說著,粗喘了一口氣。「可是,必須是你去過的地方,留存在你記憶的空間1

如此?!剛剛雪舞用的,想必就是水鏡!

其實,說惡煞兇殘,只是偏頗之詞,惡煞該和人鬼一樣,都有好壞之分。不管怎樣,這雪舞倒是沒有對我們使什麼心機。剛剛殤歿沒有阻止她贈送我水鏡,便足以證明那水鏡沒有問題。

「好了!我該走了!我這身子骨必須修養好一段時間才能恢復1,雪舞面向大家淡笑,「且記得,禁地不能長久逗留,否則會永久的失去法力!各位必定要切記1

說完,雪舞鬆開了毛球的手,而後一頭扎進了湖泊之中。

那湖泊沒有起來一點的漣漪,而雪舞像是一灘水一樣的融入進去,很快便消失不見了。雪舞投水,水鏡消失,而我的心卻沉甸甸起來。

終於要去禁地了,那裡是殤歿牽腸掛肚的地方,而我一直在想象,他的母親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但願,能夠平安救出夫人!

……

一路上,大家都很平靜,平靜到幾乎沒有聲音。而我坐在湖泊邊,正試著使出水鏡。學著雪舞的姿勢,左搖右擺,就是弄不出東西來。

「不對不對1,毛球貼了過來,「主人,剛剛雪舞的姿勢不是這麼弄的!姿勢不對,你再換一個1

「不行啊1,我焦躁道,「這雪舞也真是的,給了我水鏡卻不教我怎麼使用1

是啊,這雪舞容顏老了,記憶力也減退了嗎?!給我水鏡的時候,總該給個說明書什麼的啊!

「大人1,我轉身望向背牆而靠的殤歿,「這要怎麼用嘛1

「惡煞的東西,我未接觸過1,殤歿微微皺眉,「不過同樣是鏡,使用方法大概一樣1

說到這裡,殤歿將眼神投向一旁正扣著指甲的南魈。顯然,南魈正聚精會神的撥弄自己的指甲沒有聽到殤歿的話,倒是傾城用手肘搗了他一下。

「幹嘛?!差點把我的指甲給弄斷了1,南魈這才反應過來,一臉的不爽。

「某人不會用水鏡,想問問你1,傾城陰陽怪氣道。

哈,這種男人,還跟我耍脾氣,我又不是他媽還得慣著他哄著他?!

「我不知道啊1,南魈一臉茫然,「不過我的銷魂鏡都是靠意念控制的!小婉無腦,不知道有沒有意念1

靠,居然說我無腦!

「哼1,傾城從鼻子裡面噴出了一聲,「胸大才無腦1

媽蛋,傾城!我和你勢不兩立!找個機會就損我,當我好欺負是吧?!

「你們在調侃溫婉的時候,先考慮一下她是誰的女人1,就在我準備發火的時候,殤歿突然冷聲道。

這句話,立馬澆滅了我所有的怒火,轉而變得羞答答起來。而傾城立馬別開臉,不再說話。

心情愉悅了,我試著照著南魈的方法,聚精會神的集中意念。而後,將手放進了水中。

只見水波清清的搖晃起來,有一片光逐漸的閃亮,等那畫面清晰,一張大臉突然佔滿了整片湖泊,嚇的我和毛球差點摔了進去。

等那張臉拉開,居然發現那人是唐果!

「大人,是唐果1,我驚呼一聲趕緊站了起來。

殤歿大步的走了過來,一把扶住我。

只見唐果騎在一條黑蛇上面,圍著駟馬難追飛車不停的旋轉,而後突然畫面就消失不見了。正疑惑之際,身後突然傳來了喊聲。

「我回來了1,那是唐果的聲音。

剛轉身,便一把被抱住,等我看到了唐果的笑臉,頓時鬆了一口氣。

「你怎麼現在才來?1,我故作不悅道。

「怎麼了小妞,想我啦?1,唐果嬉皮笑臉的摸著我的臉,一副色眯眯的模樣。

得虧她是女的,不然這隻手就得廢了。

「你不來,怎麼解開屏障1,我輕輕打了唐果一下。

越過唐果的肩膀,我看到了後面筆挺站立的黑澤,此刻他低著頭一言不發。不過,這一次還多虧了他,能平安的將唐果帶回來,這不正代表著他沒有異心嗎?!

「解開屏障的方法拿到了嗎?1,殤歿望向唐果。

「恩!臨時讓我爺爺教我的1,唐果微笑,「放心吧1

聽起來像是萬事大吉,可是我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大人,可是風暴將軍要接納的只有五個人!縱使雪舞走了,卻還是多了兩個啊1,我擰緊眉頭。

此話一出,毛球拍手。「對啊!唐果姐姐和小黑哥哥是多出來的!不知道能不能進去禁地1

「肯定不能1,黑澤突然開口,「禁地是風暴的管轄之地,裡面關押的是機密要犯!那些人均有進無出,無一例外1

這話,當即讓殤歿的眸子陰沉了下來,我知道他是想到了自己被關押的母親。輕輕的握住殤歿的小手指給予無聲的安撫,殤歿轉臉凝視了我一眼,便抿緊嘴唇。

「所以,我們必須留下兩個人1,殤歿淡淡道。

留下兩個人是無可厚非的,可是殤歿說出這句話我很心慌,因為我怕他要留下的人會是我!

「對,留下兩個人正好裡應外合1,唐果點頭。

此話一出,大家陷入了沉默。

「我留在外面1,黑澤突然開口。

和黑澤對視了一眼,我突然覺得他是怕我留下而故意自告奮勇佔去一個名額,他似乎看出來我不想離開殤歿。

見黑澤這樣說,殤歿將目光轉到了他的身上。「既然如此,另外一個留下的人,就是她1

殤歿說到這裡,手突然指向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