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二十二章 進入萬骨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二章 進入萬骨枯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著殤歿的手指向我,我的心裡咯一下,而後整顆腦袋嗡嗡作響起來。

「我不要1,我果斷的拒絕。

殤歿望著我,眼睛眯在了一起,可是我什麼都能答應他,除了分開這一點!

「大人,你說過讓溫婉一步不離的跟著你!現在是想反悔嗎?1,我無懼敬畏,直接對上殤歿散著寒氣的眸子。

殤歿沒有說話,只是微微蹙眉,而後一把將我拉進懷裡將手指向毛球。

「我說的是她1,殤歿望了我一眼便將視線落在了毛球的身上,「讓毛球和黑澤待在一起0

原來,原來剛剛殤歿說的是毛球?!嚇死我了!

拍了拍胸口,我有些不好意思,而唐果輕笑出聲。

「殤歿安排的倒是極好,黑澤是惡煞族的,對煞都乃至禁地都十分的了解!所以,留在外面是最好的,而毛球和小妞有著主僕之間的感應,正好能給我們傳遞外面的信息1,唐果說著自顧自的點頭,「這樣很好1

太好了,我算是放心了,不過毛球看起來不是那麼樂意。

「主人1,毛球噘著嘴走到了我的跟前,「主人,你讓我跟一條蛇在一起,我會害怕的!蛇是吃老鼠的1

聽毛球這麼說,我笑了起來。「黑澤不吃老鼠1

話音剛落,黑澤一臉認真的望著我。「主子,黑澤吃老鼠!但是,主人的老鼠黑澤不吃1

這傢伙,也太老實了吧?!怎麼什麼實話都往外說?!

見毛球一臉的驚恐,我趕緊安撫。「毛球你乖!黑澤不會吃你的!他……」

未等我說完,南魈突然笑著打斷。「小毛球,黑澤不會吃你,頂多非禮你!誰叫你活潑可愛,秀色可餐呢1

原本就是一句玩笑話,那毛球可激動起來了。

「不成不成!毛球只喜歡公鼠1,毛球說著一把掐住了腰瞪著黑澤,「小黑哥哥,你得保證不吃了我,也不能非禮我,毛球可是主人的萌寵1

「黑澤不會1,黑澤一臉的尷尬,而唐果直接笑彎了腰。

「好了,趕緊離開!快到煞都了1,殤歿開口道。

殤歿的話,讓大家正了臉色,而後黑澤直接拽著毛球跳進了湖泊。似乎是惡煞都知道該怎麼離開這兩駟馬難追飛車一樣。

因為有水鏡,我一直觀察著沿途的路線,也算是留了個心眼,其實我一直在想,殤歿同意黑澤留在外面,主要原因還是不信任。

當然,對所有的人都該保持警惕,況且與黑澤相識不久。其實,我早就洞悉出了殤歿的心思,一早就囑咐毛球不要將救夫人的事情告訴任何人。

毛球雖然有些傻,但是嘴巴還是很嚴的!對於毛球來說,我就是她命運的主宰,該不會對我有所背棄。

「看到沒有!那建築1,站在湖泊邊,唐果驚呼。

因為馬車在雲端之上,靠的距離也近了,所以俯視下去終於看到了那建築的廬山真面目。

巨大的圓拱形,中間像是廣場,而周圍是一層又一層的房屋,全部都是石頭堆砌而成的,從下到上,直入雲霄,看起來該有數千米高。

「這,就是煞都1,殤歿在我的身邊輕飄飄的來了這麼一句,「而煞都的盡頭便是萬骨枯,禁地的所在之地1

我能感覺到殤歿眸子中的複雜,越接近禁地,他便越沉重。我想,他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來到這裡的,救不出母親便不會活著回去。

前方是絕路,可是我卻沒有害怕!因為,至少有人值得我陪他送死!

「進去之後不要逗留,禁地會消弭我們的法力1,唐果肅面道。

「你怎麼知道?1,傾城挑眉。

「小黑告訴我的1,唐果說這話的時候,居然避開了傾城的目光。

「哈,這傢伙是當真是背棄了惡煞族1,傾城陰陽怪氣。

這話,讓我十分的不爽!先不說黑澤自願做我的奴僕,就算他不聽命於我,他和惡煞族也有著不共戴天之仇!滅族啊!開玩笑,他們的皇族都被顛覆了!

不過,我倒是想要找機會弄清黑澤的身份,是真是假!

正想入非非之際,殤歿突然一把握住了我的手。

「萬骨枯1,殤歿急促道。

聽殤歿這麼說,我趕緊望向水鏡,只見馬車已經越過了煞都,直接飛向了一群山脈,那高山被黑色的雲霧繚繞,換成圓形,中間是個黑不見底的深淵。

但是,和奇怪的是在深淵的上方懸浮著一座黑色金屬鑄造的城,那城完成密封,根本看不到門。

「那就是……禁地嗎?1,我有些害怕,情不自禁的拽住了殤歿的衣服。

「我們稱之為『萬骨枯』1,殤歿皺緊眉頭,「也就是惡煞禁地1

所有的人,都嚴肅了起來,眼神凝重。我們需要用最快的速度救出夫人,在法力被消弭之前!

馬車越過深淵,慢慢的靠近建築,而後突然失重一樣的掉了下去。正心驚膽顫之際,下方卻突然出現一處平地,直接接住了馬車。

而後那完全封閉的建築突然晃動了一下,一扇巨大的光門出現在牆體之上。接著,十幾個士兵模樣的斗篷人齊刷刷的走了出來,完全的踏空走到了馬車的跟前。

見此,我趕緊收回了水鏡,背後的門帘突然被拉開了。

「風暴將軍正在等著,跟我們走吧1,一個男人冷冰冰的伸出頭道。

和殤歿對視了一眼,便一起走出了那門帘,等我跳下馬車看到腳下的深淵,這才發現下面正燃著熊熊的烈火,不過那火焰的顏色有些發黑,極其的詭異。

等我們全部下了馬車,那四匹馬突然長嘯了一聲,甩了甩蹄子便不再動彈,身上像是結冰一樣快速的結了一層黑色的金屬。

這駟馬難追飛車,當真是好東西!

沒有讓我多想,那些士兵便帶著我們進入了那道光門,等進去光門之後,發現了無數條懸浮在深淵之上的鐵索弔橋,錯綜複雜的交錯在一起,每一個弔橋都通往旁邊的岩壁。

可是,等我真正仔細看那些岩壁的時候才驚訝的發現,那些岩壁上面鑲嵌的密密麻麻的,居然全部都是白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