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三十章 白子發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章 白子發芽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撮合殤歿和冰靈?!我是有多心寬才能答應殤母?!

將手放在身後使勁的握緊,指甲深深的插進了肉里,心頭的顫抖才稍稍的平緩了一些。

見我不語,殤母頓時擰緊了眉頭。「溫婉,我能好好的跟你說這些話,已是你八輩子修來福氣!我活了那麼久,久到可以將心計玩的爐火純青!好好的聽話,也許你還能留下,若是硬要與我為敵,我不僅能趕你走,還能讓殤歿厭惡你1

說到這裡,殤母冷哼。「別以為我是說笑,不信你可以試試1

這些話,讓我酸了鼻子。

「您就這麼討厭我嗎?1,我咬了咬嘴唇,眼眶濕潤。

「討厭?1,殤母歪著頭似笑非笑,「討厭說不上,頂多是不喜歡!殤歿是個孝子,你若是真喜歡他,就不該忤逆我!既然我都沒有嫌棄你的身份,對你和殤歿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那麼你是不是應該也如我一樣,對殤歿和冰靈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要知道,殤歿不可能一輩子只有一個女人!既然如此,你為什麼不能站在我這一邊?幫著我,也等於幫了你自己1

低下頭我狠狠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直到有腥鹹的液體湧進齒縫。殤母說的很明白,若是我不聽她的,她將會無所不用其極的想方設法弄走我,甚至讓殤歿討厭我!

就算殤歿沒有說,我也能看出他有多在乎母親,縱使沒有噬魂鞭,縱使知道前面有可能是死路的情況他還是義無反顧的來到了萬骨枯,為的就是母親。

當殤歿沒有救到母親,跪在地洞裡面落淚的時候,我便知道母親就是他的命!

我能怎樣?!對於殤歿,我至愛!但是當魅兒為了殤歿不惜偷取噬魂鞭,被冥君處以極刑的時候,我便知道自己註定、並且無法心安理得的成為他唯一的女人!

既是如此,多一個和少一個又有什麼區別呢?!

想到這裡,我終於緩緩吐出一口氣,而後抬起了頭。

「是1,還是一個字,卻足夠讓殤母滿意。

果真,殤母笑了。「識時務者為俊傑!你是個聰明的姑娘1

殤母再次握住了我的手,「希望你能說到做到1

我妥協了嗎?!不妥協又能又什麼辦法?!我做不到和殤歿的母親反抗,因為我根本不夠資格,更重要的是你我不想殤歿因此而憂心,要知道他們母子相聚有多麼的難得,我不想因為我而弄的不愉快!

「我不知道該怎麼做1,我小心翼翼的望著殤母。

「離殤歿遠一點1,殤母淺笑,「若是不能離他遠一點,就用自己襯托冰靈的好!總之,沒有機會也要創造機會,我希望自己孫子的母親是冰靈,而不是旁人1

幫?!我不會忤逆殤母,但不代表我會幫著她,要我親手將所愛之人推進其他女人的懷抱,抱歉我做不到!但是,表情上的敷衍,必須要有。

「好1,我輕著聲音,幾乎聽不到。

「恩,扶我坐下吧1,殤母板起臉,伸出手來。

我剛想伸出手去扶住,卻突然渙散消失。

等我看到了花漫天的臉,這才意識到自己被召喚走了,那屬於別人的十分鐘又開始了。不過,我的突然會讓殤母單獨留下,會不會出事?!毛球,應該已經快趕回去了吧?!

「姐姐1,花漫天踩著花飛了過來,到了我的跟前興奮的望著我。「姐姐,白子發芽了1

見花漫天指向一邊,我趕緊望了過去,只見那團已經發黑的肉泥之上正長出了一根白色的嫩芽,根莖是白色的連兩片葉子也是,此刻正安靜的豎在那裡看起來生機勃勃。

那棋子,當真發芽了?!

未等我反應過來,花漫天跳下大花,直接拉著我跑了過去。

蹲在地上,花漫天望著白芽的目光變得越發的氤氳迭起。

「它會越長越大,可是這點土壤會越看越不夠用!你瞧,都裂開了1,花漫天指著肉泥,而後轉臉直勾勾的望著我。「姐姐,快點澆水啊!我可就這麼一顆白子,若是它乾死了你就永遠也擺脫不了我了1

花漫天的聲音很輕柔,但是眼神卻十分的凌厲。

還沒有等我說話,花漫天便直接丟來一把匕首,『當』一聲落在我的腳邊。

「快點!給我快點!看不出來它很渴嗎?1,花漫天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吼起來。

這一聲吼,讓我心驚膽顫,可是很快便冷靜下來。我算是發現了,所有的人似乎都有能欺負我,好像我完全沒有脾氣一樣!

「你只是給了我一朵隱身花,便讓我割肉獻血,這筆交易不公平1,我一腳將刀子踢開。

聽我這麼說,花漫天楞了一下。「你什麼意思?!想毀約?!信不信我殺了你?1

「信!但是,我死了,你的白子活不了,不是嗎?1,我突然揚起嘴唇。

既然花漫天這麼在乎這顆白子,那麼便是我可以翻身的機會!我可以利用這一點,讓自己得到一些好處。

「你敢1,花漫天狠狠的指著我,眼睛快要冒出火來。

「不敢也得敢了1,我歪著頭望著花漫天,「總之,我要改變協議!否則,就算你殺了我,我也不種植!如果我死了,我的血肉還能用的話,隨便你1

這句話,直接讓花漫天黑了臉色。「你……你以為我不敢?」

我笑了,將地上的匕首撿起,而後塞到了花漫天的手中。「不改協議,那就動手1

殤母的威脅已經讓我心力交瘁了,所以我在賭!花漫天能聽我的最好,不能聽我的全當是以死解脫!不管如何,我都不吃虧,至少我這麼認為。

花漫天狠狠的瞪著我,許久之後使勁的跺腳。

「說!你要怎麼改?1,花漫天將牙齒咬的作響。

看來,我賭贏了!

「我幫你種出白子,幫它開花結果、化無未有!條件是,還回雪舞的三十年,並將你的十分鐘給我1,說到這裡我將嘴巴湊到了花漫天的跟前,「每天的十分鐘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