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三十二章 殤歿抱著冰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二章 殤歿抱著冰靈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消失了半天的黑澤,居然又突然出現了。

「主子,黑澤可以把裡面的建築畫出了!這樣,主子便能看到了1,黑色說著,突然縱身躍到空中化作一條黑蟒。

只見那黑蟒在空中毫無規律的快速舞動,尾巴拖著長長的黑氣。

但是,等我定睛一看,卻發現那黑蟒用尾氣做墨,正在空中畫出一個建築,那建築正是煞都。

「黑魷煞?1,殤母驚呼出口。

見此,毛球趕緊扶著殤母退到一邊。

「夫人不怕啊!小黑哥哥不吃老鼠,也不吃鬼的1,毛球輕輕拍著殤母的後背,「他雖然是惡煞,卻是主人的奴僕,是個好惡煞呢1

「黑魷煞是惡煞皇族,居然做了她的奴僕?1,殤母的語氣裡面儘是驚愕。

但是,此刻任何話也分散不了我的注意力,因為我在目不轉睛看黑澤畫出的建築框架圖。等那黑蟒再次從空中盤繞了一圈,便落地成人。

「主子,看著這框架,你便能透過水鏡知曉裡面的情況1,黑澤低沉道。

我感激的點點頭,拿過水袋重新生出一面水鏡。

將煞都的框架記憶進入了腦海,水鏡很快便生出了影像,進去了大門之後我看到了密密麻麻的人們集中在廣場,在振臂高呼,似乎在簇擁著幾個人。

仔細一看,那幾個人正是唐果、傾城、南魈以及旁邊正揚手說話的長須長老。雖然,我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可是臉上洋溢的笑容倒是讓我放心不少。

這麼快便結束了嗎?!我剛剛進門之前,還做好了看到死傷和鮮血的心理準備呢!不過,唐果他們都在,殤歿和冰靈呢?!

「大人不在1,毛球突然插嘴,「主人你去別處再尋尋1

皺了皺眉,我點點頭,根據記憶中的構架一個一個的進入,就在我心急如焚的時候,水鏡的畫面突然定格,殤歿正攔腰抱著冰靈走進了一扇門。

見此,我的心頭一顫,整個水鏡突然間凝結成冰,突然破碎落地。冰塊落地,卻濺出了滴滴水珠,直接濺到了我的身上。

殤歿……為什麼會抱著冰靈?!

我錯愕的望著被染出了斑斑水跡的裙子,整個人的都麻木的,而這個時候殤母卻笑了起來,那笑聲儘是意味深長。

「看到殤兒和冰靈沒事,我就放心了1,殤母笑出了聲音,「毛球啊,看樣子得過好一會,他們才能把『有空』把我們給接回去呢1

這話,像是一把無形的匕首,硬生生的刺進了我的心尖。毛球一臉的憂鬱,似乎在用眼神寬慰我,可是卻被殤母拉到了一邊,越走越遠。

「主子1,黑澤輕聲喚了我一句。

緩緩的抬頭,對上了黑澤的眼。「之前,你是故意走開的嗎?1

我必須要分散注意力,因為剛剛的畫面讓我害怕。

「是!冰靈顛覆了我的王朝,我無法面對她卻不復仇!但是,依照她和夫人的關係,我若是如此主子便會落入尷尬的境地!所以,黑澤選擇離開1,黑澤低頭道。

「哦1,我錯亂著眸子東張西望,「原來如此1

此刻,黑澤的話只是過了一下耳朵根本沒有入腦,因為殤歿抱著冰靈的畫面,此刻已經深深的烙進了我的記憶力,根本無法忽視。

「主子,黑澤是不是做錯了?1,黑澤微微皺眉。

我知道,他指的是給我構架圖一事,因為不是他給我,我也看不到剛剛的那一幕。可是,那又能代表什麼?!抱了一下,又不是捉姦在床!就算是捉姦在床,我又有什麼資格過問。

可是,難受的資格總該有吧?!

「不,最起碼我知道他們都是安全的1,我低聲說了這麼一句,便扭過頭去。「你走吧!待會,他們要是過來,一定會看到你的1

「是!黑澤隱匿在主子的身邊,請主子放心1,黑澤說了這麼一句,便消失不見。

黑澤走了,我蹦著的心終於鬆懈下來,差一點便流下了眼淚。

我的直覺告訴我,殤歿和冰靈沒有什麼,縱使冰靈冰雪可人,只是短短的時間殤歿也不會那麼容易的喜歡上,可是我的自卑讓我變的脆弱。

毛球一直陪著殤母,眼睛卻不停的往我這邊撇,但是卻不敢過來,而我獨自坐在一邊腦海中一遍又一遍重複著剛剛的畫面,像是自己拿著刀子往自己的心尖上面戳。

我不想去想,但是控制不祝

我該怎麼辦?!我到底……該怎麼辦?!

「小妞1

正揪心之際,唐果的聲音在身後響起,我趕緊起身回頭正好對上了殤歿的目光,但是只是一秒我便迅速的移開了。

這一眼,望的我心疼。

「小妞,贏了1,唐果跑過來一把摟住我的肩膀,「不戰而勝1

唐果笑眯眯的看著我,「你都不知道,那傀儡一開始看到我們還瑟呢,但是等冰靈一出現,那氣場直接碾壓了她,特別是她聽說風暴將軍死了之後,直接慫了,立馬乖乖的交出了王位1

「哦1,我低著頭心不在焉道。

「那些人原本就以為傀儡是女王才效忠的,現在才知道那是假的1,唐果說到這裡,突然停頓了一下,而後捧起我的臉。「小妞,你不開心啊?1

「沒有啊!我開心啊1,我扯出一絲笑容,「你們沒有受傷,我就開心了1

「可是,你的臉色……」

還沒有等唐果說完,我趕緊打斷。「沒事1

和唐果說話的間隙,我一反常態的沒有偷看殤歿,因為我不敢看,一看到他的臉我就心痛,對上他的目光便會落淚的感覺。

「殤兒,冰靈呢?1,殤母突然開口,滿臉的慈愛。「她怎麼沒有跟你們一起來1

「她在房中休息1,殤歿沉聲道。

冰靈在房中……休息?!呵呵,這句話任是誰說我都不會難受,唯獨殤歿。我怎麼可能假裝忘記,冰靈就是殤歿抱進房裡的。

「怎麼冰靈不舒服嗎?1,殤母一臉的擔憂,「殤兒趕緊帶我去看看她1

看著殤歿被殤母一把抓住,我抬起頭還想說些什麼,可是『大人』兩個字剛出口,視線便一片黑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