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花育骷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花育骷髏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著那花瓣,我心頭一驚,想要避開的時候漫天的花瓣卻突然聚集在了一起,而後直接捲起一陣狂風呼嘯著向我襲來。

亂花迷人眼,眾人被吹的東倒西歪,而我的身子竟然自動的輕飄了起來,就在殤歿一把抓住我的手腕之時,那花突然匯聚成一隻大手直接抓住了我的腳踝。

殤歿頓時寒下了眸子。

兩方拉扯之間,殤歿卻不敢使力,而這個時候我愕然的發現,那花瓣正沿著我的身上像是瘟疫一樣開始蔓延,所到之處我的身體便跟著變成了零零碎碎的花瓣。

「大人1,我驚呼一聲。

「別鬆手1,殤歿緊促道。

等殤歿試著伸出另外一隻手抓住我的時候,那花瓣已經將我的整隻胳膊消弭,殤歿緊握的那隻手突然一松,花瓣從掌心溢出,而我的視線也被那五顏六色所覆蓋。

看不見任何的東西,只能感覺自己的身體跟著那些花瓣在飄零,忽上忽下,正如我忐忑不安的心,等『砰』的一聲掉在了一塊硬處,那因為疼痛而迸發的眼淚這才分開了緊閉的雙眼。

剛睜開眼睛,一隻袖珍的手便直接扇了過來,猝不及防的一下讓我眼冒金星,等看清打我的人是花漫天,我徑直爬了起來。

別說,這花漫天個子小巧,力道卻是很大,剛剛那一巴掌打的我有些耳鳴了。

「你敢離開這裡?!沒有幫我種出白子,你哪都不能去1,花漫天惡狠狠的望著我。

用舌頭頂了頂被扇的刺痛的腮幫子,我走到花漫天的反手揮過去一巴掌。這一下,卻讓花漫天有些傻了,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現在兩清了1,我蹲下身子目不轉睛的望著花漫天,「我答應你的事情一定會做到,前提是彼此尊重1

「你……」,花漫天指著我,卻說不出話來。

「答應我,好嗎?1,我淺笑著拍了拍花漫天的肩膀,「乖1

柿子總拿軟的捏,我對殤歿以及有關殤歿的一切都小心翼翼那是因為我愛他,可是對旁人我不必小鳥依人,最重要的是我有把握吃定花漫天。

花漫天望著我,悻悻的甩開手。「趕緊去1

說完這句,花漫天讓開了身子,而這個時候我才發現,那原本種著白子的地方此刻正長著一顆巨大的白色藤蔓,白莖白葉,四五米左右的高度,巨大的花蕊綴在上方輕輕搖晃。

我很納悶這白子的生長速度,不過這樣也好,早點開花結果,我便能早點脫離花漫天。

「這白子長的極好!只是土壤不夠了1,花漫天一邊輕輕撫摸那根莖,一邊似笑非笑的望向我。「麻煩你多弄些『土壤』,再給它澆些水。

聞言,我皺了皺眉。

割肉這樣的事,經過了幾次我已經駕輕就熟了,只是放血真的有些力不從心。就在剛剛,我甩了花漫天那一巴掌之後,眼前居然閃爍起了星星,腳步十分的虛軟。

將匕首握住手中,繃緊小腿割下一大塊的肉,當真是對自己下得了狠手,那連著皮的肉落地之後,竟然能看到染著著血絲的白骨。

但是,由不得我多想,咬著牙將肉切爛,而後鋪在了根莖的底部。我緊繃著渾身的血管,不想讓自己腿部的傷口流太多的血,到上面再鬆懈,我不至於重新放血。

可是,我的想法太天真,等我順著那大葉子爬上花朵附近的時候,那血已經止住了,肉也已經完全的長了回來。

但是等我真的上到最頂端,看到那巨大花的花蕊時,真的已經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所謂的花蕊,根本就是一具白骨,那白骨以抱腿的方式捲縮成一團,像是母體裡面的胎兒一般,可是骨架卻是成人的大校

這白子結果了,孕育出來的卻是……骷髏?!

這花漫天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沒有來得及多想,花漫天已經踩著一朵花飄到了我的跟前,眼神裡面散發著古怪的光芒。

「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快1,花漫天淡淡的掃了我一眼,便將目光全部落在了白骨的身上。「看著它能這麼快的開花結果,我真的好開心1

說到這裡,花漫天扯下一片大花瓣,將花瓣輕輕的蓋在了白骨的身上。

「這樣就不會冷了1,說著,花漫天抬起頭凌厲的望著我。「快點給它溫度!否則,它會很冷的!快點啊1

花漫天突然尖叫起來,可是下一秒卻突然驚恐的掩住嘴,滿眼的小心翼翼。

「對不起!對不起!我太大聲了!這樣會吵到你休息的1,花漫天的臉色柔和下來,「白子,你要快快長大,知道嗎?1

這女人,怕是瘋的吧?!

似乎是感覺到了我怪異的眼神,花漫天突然瞪向我。

心裡咯了一下,我暗暗決定對花漫天好一點,碰到正常人你可以和她講理,若是碰到瘋子那後果不堪設想!若不是我還有用,剛剛回的那一巴掌應該足夠讓花漫天弄死我吧!

拿出匕首,我割開了手腕上面的一根靜脈血管,那血滴到白骨上面的時候,居然漾起了一道黑氣,接著黑氣和鮮血全部被白骨給完完全全的吸收了。

那血流了足足五六分鐘,我有些頭暈便縮了回去。

「你幹嘛?1,花漫天突然開口。

「夠了吧1,我伸出指頭按了按脹痛的太陽穴,「我有些不舒服1

「不行!血不夠!你看不到他渴嗎?1,說著,花漫天一把抓住了我的手。「你看他!你看他有多渴啊1

聽花漫天這麼說,我順勢掃了那具白骨一眼,可是這一眼卻讓我手上一個哆嗦,匕首直接滑落掌心當落地。

怎麼……怎麼會這樣?!

原本正蜷縮在一起的骷髏,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仰面躺平了,不僅如此它的身上竟然鍍上了一層土灰色的物質,像是乾癟的皮膚,如同木乃伊一般。

「它太幹了!它需要水1,花漫天說著手一揮,那沾染著血的匕首便落進了她的掌心。「快點,別讓他乾死了!快點1

幾乎是吼出了這句之後,花漫天突然抓住我的手,直接將匕首割向了肘動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