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三十六章 失血過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失血過多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一陣刺痛順著感官蔓延之時,那手腕上面的鮮血直接飆了出來,顧不得和花漫天理論,我趕緊將血柱對準了那骷髏。

血洋洋洒洒的落在了乾癟的骷髏之上,速度極快,快到晃花了我的眼,而恍惚之間我似乎看到,那骷髏的嘴巴一張一合著,像是在吸血一般。

但是,等我試著閉上眼讓自己清醒一點,這一閉卻再也沒有力氣睜開,而後意識一松整個身體便往後傾倒下去。

雖然看不到周圍的一切,但是我能感覺到自己墜落的速度十方緩慢,緩慢到花了許久的時間,這才落在一片鬆軟之處,而後整個人的意識都迷糊起來。

我這是……在哪?!似乎沒有感覺到自己砸呼吸,也沒有聽到自己的心跳?!

睜開眼睛,我看到一片無盡的白茫,自己身處的地方一眼不著邊際的全部都是蒲公英,一團一團的豎在草地上,生機勃勃的輕輕搖晃。

空氣很暖,暖進了我的血管和細胞,似乎整個人的靈魂都得到洗禮那般。

慢慢的站起身,卻在遠處看到了一個高大的背影,那帶著微光的銀髮直接映入了我的視線,亂了我思緒。他在蒲公英的簇擁下,遠遠背手而立。

「大人1,我喚了一聲。

隨著這聲輕喚,殤歿緩緩轉身,那轉身的一瞬間,所有的蒲公英都散開與空中之中,像是聖潔的白光,一下子將殤歿給包圍住了。

我情不自禁的笑出了聲音,直接撲了過去一把抱住了殤歿。

可是,這樣的溫存還沒有維持多久,我便感覺到了異樣。殤歿的身體很硬,沒有一點的質感,伸手摸了摸居然摸到了……堅硬的骨頭。

心頭一顫我趕緊抬頭,卻發現自己抱著的居然是一具乾癟的骷髏。那骷髏,正是白子孕育出的那一具!

未等我來得及撒開,那骷髏突然張開嘴巴,猛的一口咬住了我的脖子,當劇痛襲來,骷髏扯下一大塊的肉,鮮血濺出直接染紅了我的視線。

……

「大人1

大叫一聲,我突然睜開眼,等模糊的視線一下子清晰起來,我這才發現面前的人正是殤歿。

「溫婉1,殤歿皺眉,眸子若隱若現的像是心疼。

望了望殤歿,我將視線移向別處,看到了傾城、唐果和南魈,以及紅著眼睛的毛球。

咬著牙想要撐起身體,卻發現渾身虛軟,殤歿順勢伸出大手將我扶起。

望著這張讓我心跳加速的臉,我沒有說話,只是伸出手順著那完美的輪廓輕輕的撫摸,等我感覺到那皮肉都是真實的,終於揚起了嘴角。

「真的是大人1,我輕聲道。

這句話讓殤歿眉頭皺的更緊,而唐果則驚訝的跑到我的跟前,上下打量我。

「小妞不是傻了吧?1,唐果一臉的擔憂,「小妞,你看著我,快點看著我1

聽唐果這麼說,我轉過臉盯住唐果的眼睛,唐果伸出手輕輕拍著我的臉。

「小妞,你到底怎麼了?!突然失蹤,又突然虛弱的出現!你看你的臉色,蒼白的可怕1,唐果柳眉擰緊,語氣有些緊促。

「我……」,我頓了頓,卻沒有說話。

而這個時候,殤歿突然伸出手扼住了我的下巴,強迫我面對他。

「溫婉,當真想讓我生氣?1,殤歿冷聲。

殤母已經被救回來了,我便沒有什麼好顧及的了,對殤歿撒謊心慌的卻是自己。

抿了抿嘴唇,我望向殤歿。

「是花漫天!花漫天讓我幫她種植一枚棋子1,說完這句,我頓時鬆了口氣。

說真話,真的很舒服。

但是,我的話卻讓傾城靠近幾步。

「棋子也可以種植?!就算如此怎麼能變成變成這副……」,傾城粗聲道,「這副失血過多的模樣?1

「對啊對啊1,南魈介面,「你的貧血似乎比上次更加嚴重了1

見大家的眼神疑惑,我緩緩的吐出一口鬱氣。「花漫天的確是要我種植一枚棋子!她讓我割肉做泥,以血為露,直到那白子開花結果!我一直……都在用血餵養那白子1

話才說完,眾人頓時變了臉色,而殤歿抓住我的雙肩,眸子陰寒到讓我有些不寒而慄。

「所以,你每天失蹤,就是割肉放血?1,殤歿目不轉睛的望著我,聲音冷到了極點。

「是1,我不敢直視殤歿的眼睛。

「所以,你準備瞞我到什麼時候?1,殤歿眯起眼,冷酷至極。

「不是1,我一把拽住了殤歿的袖子,「我是不想因為這點小事而耽誤了你們營救夫人!真的!我原本就打算等救出夫人,回去冥界之後再告訴大人的1

「與你有關,事無大小1,殤歿氣勢洶洶的站起,轉身就走。

見此,我趕緊跳下床。「大人1

這一聲喊了出來,整個腦袋嗡的一聲響起,而後我眼前一花直接摔倒在地,發出『咚』的一聲悶響。

未等我痛呼出口,身子一下子被抱了起來,抬頭對上殤歿的眸子我趕緊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為什麼不扶著她?」,殤歿厲目望向傾城等人。

「男女授受不親1,南魈顯得有些心虛,而傾城沒有搭話眼睛左顧右盼。

唐果皺眉,「小妞比較希望你抱好不好?1

見殤歿寒著臉,眼中卻是隱忍的心疼,我差一點就軟成一灘水了。

「大人,你別走1,我可憐兮兮望著殤歿,「萬一你走了,我死了怎麼辦?1

「以後別說這種話1,殤歿將我抱回床上。

殤歿不再言語,只是讓我身上的被子掖了掖,但是他眼中的殺戮之色讓我有些心驚膽顫。原想著,這事情便這麼過去就算了,反正我供養那顆白子,只是貧血又不會死,而且這是我和花漫天的協議,必須要執行。但是,毛球的一句話,卻讓眾人再次提高了警惕。

「主人每回來一次,貧血的癥狀便會加劇,這是不是代表著,那白子需要的血量會越來越大呢?1,毛球一臉的驚慌,「若是這樣下去,主人早晚會失血過多而亡的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