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三十七章 無法離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七章 無法離開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毛球的這句話,讓殤歿的眸子更寒了一層。他盯著我的眼睛,那威懾之色讓我不敢躲開。

「說!一字不落的告訴我!不許有一點隱瞞1,殤歿捧住我的臉,語帶威脅。

我敢嗎?!除非真的不想要這個男人了!

於是,在眾人目不轉睛的注視之下,我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

「花漫天讓我令白子開花結果,化無未有!這樣就能取消與我的協議1,我絞著手指頭,輕輕皺眉。「其實,原本我以為那是天方夜譚,可是當真開花結果了,只是那個果……卻是一具骷髏1

「骷髏?1,唐果和毛球異口同聲,表情滿是驚愕。

「恩1,我點點頭。

「這事……有些蹊蹺1,一向弔兒郎當的南魈沉下臉來。

聞言,我突然心裡不安起來。

「到底怎麼了?1,傾城望向南魈。

「還記得黑白二子嗎?1,南魈掃視眾人。

什麼……什麼黑白二子?!

就在我疑惑之際,那唐果卻突然恍然大悟的瞪大眼睛。「那個記錄在我爺爺記憶中的傳說1

「是1,南魈重重的點頭。

頓時,我驚恐的同時起了巨大的興趣,趕緊掀開被子坐起來。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1,我緊張的將雙手握在一起,「什麼是黑白二子?」

「傳說中的魔窟守護者1,殤歿突然沉聲道。

「魔窟……守護者?1,我不解的望向殤歿。

「是1,殤歿點頭,「生死簿上記載,焱魔孤立棋盤千年,擲黑白二子落地成型,成為守護魔窟的雙煞1

黑白雙煞?!兩枚棋子?!

「但是傳說中,驅魔者將黑白二子打回原形之後,便和焱魔一起封印了1,傾城擰眉,「你們這是懷疑,死丫頭供養的那顆……就是白子?1

刺眼一出,眾人的表情都凝重了起來。

唐果走到我的跟前上下打量著我,「小妞,你的血,到底有什麼用?1

「血?」,南魈摸了摸後腦勺,似乎在思考。「照小婉這麼說,我二姐的翅膀可以重生,傾城的過敏之所以治好,都是因為她的血!而且,她的肉還能讓枯骨生肌!所以……」

「所以,這就是花漫天所謂的化無未有1,沒有等南魈說完,我便低聲打斷。

花漫天的目的,此刻已經很明顯了,白子變成了白骨,現在已經生出了乾癟的肌膚,若是繼續供養下去,那白骨到最後勢必能成為一個完完整整的人!至於,那人是誰我便不得而知了!

「難道,那白子就是看守魔窟的……」,唐果突然驚愕的瞪大眼睛。

「不可能1,殤歿冷聲,「若是那白子真是雙煞之一,便代表著鎮壓焱魔的封印被打開了!焱魔重見天日,便是血洗六界之時1

「對啊!如果焱魔真的出來了,勢必要大開殺戒的,但是現在如此的風平浪靜1,唐果連忙點頭,「或許只是巧合!但是不管怎麼樣,我們都不能讓小妞再被花漫天給帶走了!這件事也太過蹊蹺,所以我們必須乘早回去冥界!也許,我爺爺知道更多有關於焱魔的事情1

其實,在他們說完這些之後,我的心裡極度的忐忑不安,我感覺自己招惹上了不該招惹的東西!只是,我已經和花漫天達成了協議,真的說走就能走掉的嗎?!

原本殤母就對我沒有好感,殤歿的匆匆告辭更讓她的臉一臉的不爽,儘管帶著笑,但是那笑容在目光觸到我之後便迅速的變為陰沉。

「當真要走了嗎?1,冰靈一臉的失落,「不多住些日子嗎?!而且,你的侍婢臉色那麼差,真的不需要找醫生瞧瞧嗎?1

「她叫溫婉1,殤歿冷聲糾正,「多謝這些年女王對母親的照拂,殤歿謝過,也就此別過1

「可是……」

「不送1,還沒有等冰靈說完,殤歿直接打斷。

拉著我轉身就走,殤歿連頭也不回,倒是殤母一步三回頭依依不捨的望著冰靈。最後,距離拉遠了,實在沒有辦法這才由著毛球扶著跟了過來。

只是,真的這麼容易就能離開了嗎?!

儘管憂心忡忡,我卻沒有表現在臉上。傾城他們撲扇著翅膀已經懸在了半空,而唐果和毛球一左一右的扶住殤母正慢慢的起飛。

而我,大概是因為失血過多的原因,我廢了好大的力氣才伸出翅膀,可是抖了抖卻終究沒有展開。

「沒事,我抱著你1,殤歿輕聲的說完這句,大手直接摟住了我的腰。

我點點頭,還沒有來得及說話,那邊的殤母便率先開口了。

「殤兒,你帶著為母1,殤母皺眉望向殤歿,「許久不曾高空飛行,怕是一下子無法適應!可是,要是殤兒在旁邊,為母便不會那麼害怕了1

害怕?!其實,殤母只是想要殤歿離我遠點吧?!若是我不成全,想必又會被理所應當的被加上個怠慢長輩之罪!

「大人,你去陪著夫人吧,我有毛球呢1,我對著殤歿說完這句,便將他的手從我的腰間拿開,而後歡脫的走向毛球。

毛球和唐果對視了一眼,而後將殤母放下,我隨即走到了殤母的跟前微微行禮。

「夫人,飛的時候,閉上眼睛,這樣就不會那麼害怕了1,我望著殤母微笑。

「呵,殤兒的侍婢如此懂事,我很欣慰啊1,陰陽怪氣的說完這句,殤母直接走向了殤母。

殤歿似乎洞悉了殤母的意圖,眉頭輕輕皺了一下,而後摟住殤母的肩膀便展翅一躍而起,而後傾城和南魈跟了過去。

「小妞,我帶你飛吧!毛球,我不太放心1,唐果笑道。

這句話,引來了毛球的不悅。「唐果姐姐,你這是什麼話!我很厲害的好不好1

「好啦,逗你玩呢!我這不是想要和你主人說悄悄話嘛1,唐果笑眯眯的摸了摸毛球的腦袋,「乖啊,你先走1

聽唐果這麼說,毛球嘟嘟囔囔的化作原形飛走了。

而這個時候,唐果的笑突然凝固起來。「小妞,你是離不開惡煞禁地的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