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四十六章 給魅兒生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六章 給魅兒生肌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出去!出去1,魅兒仰躺在地,沖著嬤嬤大喊。「如果,你還當我是公主的話!那就出去,馬上出去1

「公主1,嬤嬤第一次對魅兒大吼,「老奴倒是希望您跟以前一樣,縱使性格暴虐殘忍無情,也不至於被一個賤婢欺辱!如今,您還有一個公主的樣子嗎?1

聽嬤嬤這麼說,魅兒的臉變得更加的蒼白。「你只是閻家的奴才,有什麼資格對我親近的人說三道四?!現在,給我走!我已經不是公主了,而你也不是我的奴婢1

魅兒憤恨的說完這句,轉過視線卻淚流滿面,而嬤嬤的眼中透出絕望,沉默了許久,最終還是無聲無息的退下了。

見那門被關上,我蹲下身上只是望了魅兒一眼,眼眶濕潤。

「婉兒,不用哭!我又沒有死,是不是?1,魅兒說著,眼睛左顧右盼起來。「殤歿他……回來了嗎?!還有夫人!救回來了嗎?1

「恩!都回來了1,我吸了吸鼻子,「其實,你不必這麼做的1

我該有千言萬語去感激,甚至跪謝魅兒的大恩大義,但是當真狠不下心面對她現在這幅模樣。我不傻,當然很清楚,欠魅兒的這份情我和殤歿必定有一人要去償還,而我則希望償還的那個人,是我!

拿起地上那沾滿了血的刀子,直接割下了手上的一塊肉,而這一幕讓魅兒頓時慌亂起來。

「婉兒,你要做什麼?1,魅兒驚愕的瞪大眼睛。

「別說話,聽我的1,我微微皺眉。

忍著痛,將那肉切碎,而後放在了魅兒的胸廓上,輕輕的抹了一層,可是這樣終究只是能遮到一點,於是我索性咬緊牙關從大腿上面割下一大塊,最後順著魅兒的骨架鋪了起來。

那血和肉混做一團,將魅兒原本光禿禿的身體弄的飽滿了一些,雖然這源源不斷的取肉會讓我精疲力竭,但是我不想停下來。

我的肉,割下還能長出,可是魅兒的這份情現在若是不還了,便越積越多,最後我和殤歿或許用一生都償還不清。

那肉,黏在魅兒的骨頭上,立馬化作了細小的紅色顆粒,顆粒像是活起來一般在上面迅速的滋生遊走,直到覆蓋了整個骨架。

但是儘管如此,也只是多了一層乾癟的皮,像個沉屍了數千年的木乃伊一般。我覺得,還缺點什麼。

對於自己的變化,魅兒顯得很吃驚。「我……我居然……居然長出肉了1

說到這裡,魅兒抬頭望我。「你……你能枯骨生肌?1

見魅兒試著起身,我趕緊將她壓了下去,能動就好,我這肉沒有白割。

「別動,還差一點1,說著,我用刀子割開血管,而後將傷口送到了魅兒的嘴巴。

「婉兒,你又想做什麼?1,魅兒抗拒的推開。

「你忘啦?我的血可以醫病的1,我對著魅兒微笑,「能治好傾城,也一定能治的好你1

不由分說,我捏開魅兒的嘴巴,將血擠了進去。

開始,我能感覺到魅兒緊抿著嘴巴,甚至咬著牙齒在抗拒,可是等那血滲了進去,她的瞳孔突然放大了一下,便下意識的吸了起來。

傷口很小,一開始是緩慢的流淌,但是隨著魅兒的動作,我竟然能聽到她的喉嚨裡面傳出了『咕咚咕咚』的吞咽聲,而我的視線也跟著眩暈起來。

我想要拽出手,卻發現魅兒的力道極大,她的舉動像是完全不受控制一般,而就在我的意識漸漸有些模糊的時候,魅兒突然鬆開嘴一把將我給推開了。

重重的摔在地上,下一刻卻被扶了起來,等我晃了晃暈乎乎的腦袋,定睛一看發現面前扶著我的人正是魅兒。

此刻的魅兒,一絲不掛,但是身體已經和原來一樣的姣好飽滿。

「婉兒,對不起1,魅兒扶住我,眉頭輕蹙。「剛剛我……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1

「沒事1,我笑了笑,飄著步子將床單扯下,輕輕的披在了魅兒的身上。

魅兒望著我,怔怔的望了幾秒,便落下眼淚。

「婉兒,我一直盼著你們……你回來1,魅兒說這話的時候停頓了一下便突然改口,這讓我瞬間明白,她始終最為看重的是殤歿。

偷噬魂鞭這件事,不是因為和我所謂的姐妹之情,而是因為她深愛殤歿的緣故。可是,不管她到底為了誰,終究是幫了大忙。

「大人沒事1,我揚唇淺笑。

實際上,我連說話都沒有力氣,可是不想太過表現自己的脆弱,只能硬撐著。

「婉兒,讓我看看你的手……」

魅兒說著,擔憂的抓住了我受傷的那隻手,眼淚一滴一滴的滾落。

「對不起1,魅兒含著淚望向我,「一定很痛吧?1

盯著魅兒的眼角,我伸手抬起了她的下巴。

「你呢?!心痛嗎?」,我微微皺眉,「我和大人在一起,毀了你的婚禮,讓你顏面無存,你不會心痛嗎?1

這話,讓魅兒楞了一下,而後苦笑起來。

「痛!很痛!可是,這就是我的命,誰讓我愛上了他1,魅兒鬆開我的手,緩步走向別處。「有人說我很傻,但是我一點也不傻!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這個連看都不看我一眼的男人,多看我一眼!哪怕是心存愧疚1

說到這裡,魅兒轉身望我。「婉兒,我幫你的確存有私心,但絕無壞心!我是在賭,賭殤歿以後會對我刮目相看!這才冒著死罪偷了噬魂鞭!事實上,這個冒險的舉動,讓我看清了之前無法看清的真相1

「真相?1,我上前一步,心頭有了疑惑。

「是!那就是,我的父親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愛我1,魅兒暗淡下了眸子,「在我偷了噬魂鞭被發現之後,除了嬤嬤。沒有一個人幫我說話!哪怕是雲姨娘!呵呵,她是我的親姨娘!在我出事那天,未曾出言相護,卻進言讓父親重罰1

「雲妃她……」,我驚愕的睜大眼睛。

魅兒皺緊眉頭,緊緊的盯著我。「是雲妃親手為冥君遞上利刃,讓冥君親手將我抽筋剔肉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