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四十七章 央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七章 央求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這冥君,居然是親手將魅兒抽筋剔肉的!

現在看來,這魅兒當真已經死心了,否則不會用『冥君』和『雲妃』這樣生分的稱謂,只是這也意味著她和冥君該是有了決裂的跡象。看最快章節就上

我真的不明白,倘若是人間的父母,不管貧困還是疾苦,對待自己的孩子都是掏心掏肺的,哪怕我的母親身份不明,依舊對我好到了極點!而冥君為何只是因為一條噬魂鞭而重傷自己的女兒,當真鬼的感情比較淡漠淺薄嗎?!還是應了那句『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

淡淡的望向魅兒,我無法想象她當時的絕望,但是隱約的我總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伸出手輕輕擦掉魅兒臉上的淚水,我拍了拍她的後背。

「北冥公子沒有阻止嗎?1,我目不轉睛的望著魅兒。

依照我和北冥短短的接觸,他性格溫潤對南魈很好,所以一併對魅兒也不會薄待,遇到這樣嚴重的事情,他為什麼不出手相救?!

「自從你們走後,大哥便離開了1,魅兒皺眉,「大哥總是這麼來無影去無蹤!可是他若在,定不會像冥君和雲妃那樣待我1

北冥離開了?!

微微的皺眉,我去衣櫃拿出幾件衣服。

「什麼都別說了,先把衣服給穿上1,我替魅兒去掉身上的床單,「之後,去找嬤嬤好好談談吧!她一直陪著你,你卻凶走了她1

魅兒聽我這麼說,眼眶瞬間紅了。

「我怎能不知嬤嬤對我的好?!我身邊的人全部都走了,唯獨剩她1,魅兒眼含著清淚,「我又怎能不知道,每當我疼的死去活來的時候,她悄悄的傷害自己陪著我一起疼!可是婉兒,你也是我重要的人!我不想她對你出言不遜1

魅兒眼淚汪汪的握住了我的手,「我的身邊,怕是只剩下你和嬤嬤了,若是你們有了嫌隙,最痛苦的是我啊!雖然我厚此薄彼,還是虧待了嬤嬤1

一個人,能好到如此的地步?!事實上,我一直沒有為西魅做過什麼值得她對我心無城府的事情!

咬了咬嘴唇,我沒有說話,倒是一個身影閃了進來。雖然我沒有看清來者是誰,但是西魅握住我的那隻手突然顫抖了一下,眼神突然變得極度柔膩,我猜想對方應該是殤歿。

果不其然,轉過頭我看到了殤歿陰寒的臉。看最快章節就上

「我有沒有告訴你,不要亂走?1,殤歿徑直走到我的跟前,聲音冷酷。

「大人,對不起1,我小聲道。

餘光撇到了魅兒,此刻魅兒所有的視線都凝聚在殤歿的臉上,目無旁物的感覺。

「你回來了?」,魅兒痴痴的望著殤歿,緊張到雙手的指頭絞在一起。

殤歿輕輕蹙眉,像是猶豫了一下,這才將視線移到了魅兒的身上。沒錯,是身上,他居然沒有和魅兒的視線有任何的交接。

「公主,安好1,殤歿淡淡道。

「我已經不是公主了1,魅兒輕顫雙唇,「現在,我無家可歸1

無家可歸?!為什麼我嗅到了某種陰謀的味道?!是我太小人之心了嗎?!如此一般,魅兒似乎可以堂而皇之的跟著我們了。而我們無法拒絕,因為那是我們欠的債!

我雖然眼睛望向別處,可是餘光卻在留言殤歿的表情,我在洞悉他聽到魅兒這番話之後的反應,結果那張面癱臉讓我無法猜透他一絲一毫的想法。

「所以呢?1,殤歿終於施捨一般望向魅兒。

魅兒有些欣喜若狂,感激上前一步。「我有資格……有資格做你的侍婢嗎?1

這樣梨花帶雨的臉,這樣撩撥人心的楚楚可憐,誰能受得了?!以前我看到魅兒這副模樣,當真會心軟,可是現在我卻很反感!我能接受一個女人對我展現柔弱,卻不能接受他對我的男人也同樣如此!

但是,我能說什麼?!若是殤歿答應,我是沒有資格生氣的!我們都欠著她不是嗎?!

「不能1

就在我表面鎮定,心裡已經糾錯萬分之際,殤歿突然短促道。

這個『不能』,讓魅兒驚的倒退了一步。

「不能……不能是什麼意思?1,魅兒可憐巴巴的望著殤歿,含著眼淚。

「我已經有溫婉了1,殤歿沉聲。

這話,差點讓我酸了鼻子,殤歿是顧忌我的。

「我知道!我只是想要做一個侍婢,單純的那種1,魅兒說著將哀求的眼神投向我的臉上,「我相信婉兒是不會介意的1

不!我會介意!但是,心裡就算怎麼介意,嘴上也不會說的!這魅兒,當真看透了我!

未等我說話,殤歿率先開口。

「我介意1,殤歿面無表情的望著魅兒,「我那裡容不下第二個女人1

說到這裡,殤歿對著魅兒微微低頭。「欠公主的情,殤歿會用另一種方式償還1

這話,讓魅兒一個踉蹌直接摔坐在床。

「還?!要怎麼還?!如今我什麼都沒有了!卻連一個容身之處也不給我嗎?1,魅兒眉頭輕蹙,淚水像是珍珠一般一顆一顆的墜落。「我只是想要做一個侍婢,小小的侍婢而已!這都不成全我嗎?!殤歿,我從不掩飾對你的愛,可是就算你不要我,也不能如此的棄我於不顧啊1

哽咽著說到這裡,魅兒突然衝到我的面前『噗通』一聲跪下了。

「婉兒!我只要天天看著殤歿就好!我只要看著他就好!哪怕只是約之苦,殤歿不懂你也不懂嗎?1,魅兒拽著我的手使勁的搖晃,「當初我甚至想好和你共侍一夫,難道你連讓我做個奴婢都不肯嗎婉兒?1

魅兒的哭聲撕心裂肺,讓我跟著鼻酸,此刻我感覺魅兒在對我道德綁架,容不得我去反抗,若是反抗了我就會是天底下最無恥最無情的人那般!

可是,我……

我咬了咬唇,剛想開口,殤歿卻一把握住了我的手。

「溫婉的主,由臣來做1,殤歿冷眼望向魅兒,「臣的家和心,都容不下第二個女人!對公主,臣只能言一聲『抱歉』1

說完,殤歿拉著我便轉身離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