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四十八章 被殤母要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八章 被殤母要去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離開了魅兒的寢殿之後,殤歿直接抱著我飛向孤島,等將我放在沙灘上之後突然鬆開我,頭也不回的往一旁走。看最快章節就上見此,我趕緊邁開步子追了上去,終於在家門口追到了他。

「大人1,我氣喘吁吁的拽住殤歿的袖子。

殤歿回頭,目光陰寒。

「大人,你不高興?」,我小心翼翼的望著殤歿。

殤歿冷傲的撇了我一眼將目光轉向別處,「若是我留下西魅,你也不會反對的,是吧?1

「是1,我有些心虛道。

對於魅兒,我心存疑惑但又忍不住同情,不管她的好是真是假,她到底是幫我們偷了噬魂鞭,救出了殤母!到底,也是受了冥君的極刑!到底,更真的是一無所有了!

話音剛落,我的下頜便被一把扼住,殤歿強迫我對上了他鍍著寒霜的眼。

「溫婉,你好好的做我女人就行,別沒事心軟做什麼聖母1,殤歿語調陰冷。

聖母?!殤歿這個詞形容的極好!其實,我不是想要做什麼聖母,只是我的心比較軟罷了,這種性格當真讓我自己也十分的討厭。

「大人,我以為我是在幫你還債1,我的眼神憂鬱了起來。看最快章節就上

「我的債,我會還!木褪羌岫灰頻陌我1,殤歿皺眉,但語氣稍稍柔和了一些。「我希望你能像個正常女孩那樣,該生氣生氣,該吃醋吃醋,若是不爽直接和我冷戰,但是只要一個吻便能回心轉意!懂嗎?」

殤歿的話,讓我臉紅心跳了起來,這是我嚮往的最美好的愛情狀態,可是似乎我愛殤歿愛的太深,愛的有些卑微了!殤歿一向沒有輕看我,卻我自己輕看了自己。

我,應該改變的!

「大人!夫人似乎不喜歡我1,我隱忍了許久的話,終究還是說了出來。

雖然,說這話可能有離間他們母子之嫌,但是殤歿似乎更不喜歡我對他有所隱瞞。

「嘖嘖嘖!這光天化日的,說閑話也不怕閃了舌頭1

未等殤歿開口,一個極度不悅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我下意識的轉身,卻看到了滿臉寒霜的殤母。

殤母極不友善的望向我,緩步走來。

「母親1,殤歿迎了過去。

「恩1,殤母傲慢的哼了一聲,「剛剛好像聽到有人在說我的壞話?1

「沒有,您聽錯了1,殤歿淡淡道。

但是,殤母對於這樣的搪塞之言,根本不予理會。

「為母老了,但是不聾,好話聽不見,壞話可是聽的麻溜的清楚呢1,殤母冷哼,而後目光不善的瞪向我。「沒錯,我是不喜歡你!你又不是冥幣,能做到讓所有的人喜歡嗎?!作為一個侍婢,就要有一個侍婢的樣子,這樣的嚼舌根,是該被拔掉舌頭的1

我就知道會這樣,原本我想要改變自己什麼事都藏著掖著的毛病,可是剛想坦誠卻被殤母逮了個正著,這下根本說不清楚了。

「母親,溫婉不是侍婢,她是兒子的女人1,就在我尷尬之際,殤歿沉聲開口。

這句話,讓殤母的臉色頓時變了,我在想若是殤歿就著現在說清楚,想必一定會和殤母引起一場不小的衝突!可是,殤母卻像是故意忽視一般。

「對了,你剛剛去哪了?1,殤母對著殤歿慈祥的微笑。

殤歿倒是愣了一下,「去見公主了1

「魅兒?1,殤母挑眉,「聽說魅兒將噬魂鞭偷來給你、還被閻魎那老頭處以極刑?」

「是1,殤歿點頭。

「這孩子倒是痴情,連我都忍不住心疼她了1,殤母嘆息。

這句話,頓時讓我不安了起來,莫非殤母想要把魅兒弄過來,為的就是利用她膈應我?!但是,我的腦子太簡單,根本無法洞悉殤母的想法。

「所以,她跟你說了什麼沒有?1,殤母望著殤歿,收起了笑容。

「她要跟著兒子,做兒子的侍婢1,殤歿老實回答。

「這魅兒既然都為殤兒如此付出了,那麼……」,殤母似笑非笑,「更不能答應她嘍1

殤母的話,讓我驚愕了一下,這話鋒轉的太快讓我招架不祝

「殤兒,聽為母的話,不要對西魅心存愧疚1,殤母突然漫不經心道,「她做這些完全是心甘情願,又沒有人逼她!這樣的女人,不值得同情和可憐!若是誰都用付出的名義來綁架感情,那你身邊的女人會像雨後春筍一樣,一個一個的冒出來!哼!反正她丟的是閻家的臉面,關我們什麼事1

這個殤母,當真和我想象的不一樣!我以為她會因為討厭我而弄來魅兒,現在看來,她討厭我卻不及魅兒的萬分之一。

「是1,殤歿微微低頭,「兒子已經和她說清楚了1

「這才是我的好兒子1,殤母眼中漾起慈祥,「記住了,別沾染閻家的女人!這是母親的最低要求,甚至不介意你將某個侍婢收在身邊1

殤母說這話的時候,有意無意的撇了我一眼

「母親,我扶您回去1,殤歿輕聲道。

「不必了!溫婉扶著我就可以了1,殤母笑了笑,「為母的總該和她適應一下,習慣習慣她的存在!再說了,為母年紀大了,也該找個人在身邊伺候著!這樣做,殤兒該沒有什麼問題吧?1

說到這裡,殤母掩嘴輕笑。「殤兒莫怕不習慣,白天溫婉跟著我,晚上還回去你那,這下不是皆大歡喜?」

口氣像是有商有量,但是心中明明已經篤定好了!

我悄悄的望向殤歿,殤歿用幾乎看不到的幅度對我搖了搖頭,我的心頓時安定了下來。

「有溫婉在旁邊,兒子也放心些1,殤歿說著轉向我,「好好照顧母親,知道嗎?1

「是1,我輕輕點頭。

殤母伸出手,我趕緊走過去扶住,而後緩步走進了院子。

「溫婉,撫我進去休息,好久沒有好好的睡一覺了1,殤母眼神憂鬱起來,「那禁地終年不見陽光,倒如噩夢一般1

聽殤母這麼說,殤歿的眼中閃過了愧疚,而我感覺這正是她想要得到的效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