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四十九章 心機深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九章 心機深重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為母先歇息了1,殤母對殤歿微笑,「明天一早,咱們一起去見閻魎1

去見冥君?!

「母親,為何?」,殤歿似乎和我一樣不解。

「男兒不能無權無勢!所以我要幫你拿回屬於你的一切1,殤母冷哼,「沒有人可以埋汰我的兒子,就算是他閻魎也不可以1

說完這句,殤母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見殤母離開,殤歿眯起用大掌撫了撫我的頭髮。

「你不必擔心,有什麼事,我會為你做主1,殤歿眼中的寒氣微散,「你要做的,就是相信我1

「是,大人1,我燦爛了起來,「我會好好照顧夫人的1

說完這句,我踮起腳飛快的在上面的下巴上親了一下,而後燙著臉跑開了,等我關上門靠在門上沮喪不已。

真的,我是準備親殤歿的嘴唇,但是他太高,縱使我踮著腳也只能勉強親到下巴,沒有親到喉結,已經感激我父母的遺傳之恩了!

正羞澀著,殤母的臉卻突然無限放大在我的視線之內,嚇了一跳之後我故作鎮定的東張西望起來。

「溫婉1,殤母不爽的喚了一聲。

「到1,我趕緊介面。

「作為一個聰明的女人,是不該在一個孝子的面前說他母親的壞話!這樣,只會讓他覺得你不懂禮數,對對你起了嫌隙1,殤母輕哼,「哎,依照你這智商,我是說不清楚的1

殤母這是在教我做人的道理?!其實,我真心沒有想要那麼做,可是我能解釋清楚嗎?!

「來扶我坐下1,殤母對我伸手。

我望了望離她屁股兩步遠的椅子怔了一下,還是扶著她坐了上去。殤母坐定,眉頭挑高望著我。

「溫婉,你知道我不喜歡你嗎?1,殤母幽幽開口。

何止是不喜歡,而且還很討厭!

「溫婉知道1,我故作順從道。

「可是,你知道為什麼我討厭你,今天卻對你的態度改變了嗎?」,殤母似笑非笑。

這,我倒是沒有看的太透,只覺得她很奇怪,另有別的心思罷了。

「因為在剛剛我與你衝突,殤歿明顯是傾向於你,若我還不知收斂咄咄逼人,豈不是弄巧成拙,反倒成全了你們1,殤母狡黠的揚起了唇角,「這叫以退為進1

這老太太,當真心機深重,避開矛盾以守為攻!不過,這倒是讓我學到了一招,知道以後碰到這樣的事情,自己該怎麼辦了!

「夫人不喜歡我也就罷了,額為何不喜歡公主?!公主比起我是金枝玉葉,身份和地位都妥妥的入得了您的法眼1

殤歿不在,隔著一扇門,我倒是敢言了,反正殤母已經是暫時要和我維持表面的『和睦相處』的。

「哼,就因為她是閻魎的女兒!那就配不上我家兒子!我寧願殤兒娶你這個侍婢,也不願要她那個公主1,殤母冷哼,「我就是要打他閻家的臉,讓他閻魎知道,我們殤兒寧願娶一個侍婢也不要他們的公主1

殤母的話,讓我更加的疑惑,到底和閻家有多大的仇怨,才能用這樣的手段如此的啪啪打臉呢?!不過,一開始唐果就告訴過我,殤歿和魅兒的婚姻,只是為了救出殤母罷了,想必母子二人均是心不甘情不願甚至是心存怨恨。

不過,之前聽殤母說要去找冥君,那口氣狂傲十足,想必明天必定將是一場精彩的口舌之戰。

「夫人,息怒1,我對殤母柔聲道。

「息怒?!看到你,我就息怒不了」,殤母甩開了我的手,「溫婉,站遠點讓我看看你1

聽殤母這麼說,我有些不明所以,但是還是退後了好幾步知道殤母叫停。她就那樣歪著頭看著我,上下打量,一邊打量一邊嘴巴發出『嘖嘖』的聲音。

「呵呵1,殤母笑了一聲,但是這『呵呵』潛在含義卻是不屑。

「這麼多年的分別,倒是讓我越來越摸不清殤兒了1,殤母嘲菲鵠矗「山珍海味不要,卻吃你這清湯寡面。」

反正在一個不喜歡我的那個人的眼中,就算我是傾國傾城她也只能當我是坨屎。

「夫人教訓的是1,我對殤母微笑,完全沒有任何情緒的起伏。

見此,殤母倒是驚訝了。「怎麼不生氣?怎麼不和我辯駁?」

「不在乎的人,不值得溫婉動氣1,我走到殤母的跟前輕輕的給她按起了肩膀,「而且您剛剛也教會溫婉,什麼是審時度勢1

「呵,你倒是沒有我想象中的那麼笨1,殤母沒有阻止我給她按摩,眯著眼睛放鬆了下來。「溫婉,兒子的事,作為母親的也不好多管!但是,冰靈我是要定了!我最大的寬容就是能昧著良心接納你,希望你也別給我玩什麼蛾子1

「娶不娶誰是大人的事,溫婉只管伺候好夫人1,我帶著笑容。

其實,順從著殤母,我的日子應該會好過一點,但是不能越過底線。

「呦,知道服軟就好!那我也不會對你太強硬了1,殤母輕笑出聲,「但是還是那句話,冰靈的事你要幫襯著點1

「是1,我口是心非道。

「對了!你是什麼出身?1,殤母突然轉身望向我,「父母是誰?1

我停下了動作,而後緩步走到了殤母的跟前。「我沒有父親1

從小到大,我對父親都沒有任何的印象,那時候只覺得是在我不記事的時候早逝了,而家中沒有留下半張照片是母親怕看到傷心,現在想來我有可能就是無父繁衍而來的!

「沒有父親!?」,殤母定了定臉色,「那你母親是誰?1

「我母親……是一張皮1,我暗了眸子,短促道。

「一張皮?1,殤母皺眉,「那就非人非鬼了?!哼,你到底是什麼玩意?」

對於殤母的諷刺,我卻從容了起來,而後走到她的跟前微微行禮。

「若是夫人和善以待,溫婉便是夫人喜歡的玩意!若是夫人冷臉尋茬,溫婉便是讓夫人鬧心的玩意1,我望著殤母笑眯了眼睛,「溫婉是什麼樣的玩意,全看夫人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