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五十二章 母親出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二章 母親出現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自從進了冥界,我的視力便變的極好,所以很輕易的看到了遠處的那個人!可是,等我仔細一看,頓時眼淚湧出,因為那個正對著我微笑招手的人正是……我的母親溫芩!

心臟砰砰砰的亂跳,已經沒有了正常的節奏,我顧不得多想趕緊掉轉方向飛了過去。看最快章節就上可是剛靠近,母親便幻化身形後退很遠,就這樣一進一退之間我居然來到了……幽冥峰!

這個時候,我已經脫離孤島,而且越來越遠了。但是,已經來了我不想回頭,因為我直覺告訴我!那,就是我的母親!

看著母親在一個懸崖峭壁上的洞口站定,我扇著翅膀飛到半空和她平視,但是望著她身後黑漆漆的洞口卻沒有靠近的意思,因為我保留著一部分的警惕!縱使面前的這個就是我的母親,可是我還是對她養育我的目的報有懷疑。

母親望著我,臉上露著恬靜的微笑,她揮舞的手慢慢的放下,溫柔的聲音隨著風飄進了我的耳朵。

「婉兒,記得媽媽說過的話嗎?!不管那個母親是人是鬼,都不會害自己的女兒1

說完這句話,母親轉身消失在黑暗的洞穴之中。

這句話,是新婚之夜母親說的,頓時讓我往事浮現腦海,酸楚漫上了鼻間。除了母親的身份,在我有記憶的這些年,她都曾用命一樣的愛著我!從來沒有薄待過,這一次哪怕就是一個陷阱,我也得跳下去!

直接飛進洞穴,收起了翅膀,洞裡面坑坑窪窪沒有一絲的光,並且陰冷異常。但是,我顧不得那麼多,摸索著往前面走去。

隨著我的進入,那洞口是越來越狹窄,我有些急了就加快了速度,腳下卻突然一絆,直接摔在了尖銳的石頭上。感覺到膝蓋和手臂多處刺痛,我甚至有溫熱的液體滲出,我知道自己是被石頭蹭傷了。但是這個關鍵的時刻,我也管不到疼不疼的問題了。

趕緊爬起來繼續往前走,等我穿過一個僅容一個人才能擠進去的洞口之後,終於豁然開朗起來。通道越來越寬闊,似乎前方還有而來光線,等我迎著光跑出去,居然發現了一個巨大的山澗,鬱鬱蔥蔥,鳥語花香。

在那山澗中央的平地上,我看到了一個帶著院子的茅草屋,而母親正站在院子裡面望著我面帶微笑。看最快章節就上

直接俯衝而下,當我平穩的落在院子當中,母親卻轉身進去了屋內,而我收起翅膀急急忙忙的跟了進去。進了屋,身後的門順勢關上,等我腦子蒙了一下轉身想要拽開,卻發現那門跟合在一起了一樣,紋絲不動。

完了,我跟了殤母幾天卻沒有學到她一丁點的聰明嗎?!如果那女人不是我母親,我第一感覺便知道這是個陷阱!可是,面對自己曾經最親的人,我絲毫沒有防禦能力!

「那門你打不開的1

就在我焦急之際,一聲低沉的聲音在背後響起,這聲音是……冥君?!

迅速的轉過身,我裹著看到了冥君,但是此刻的冥君一聲普通的布衣,沒有之前在大殿的那般盛氣凌人!

他為什麼將我引來?!難道被殤母羞辱了,不敢報復他們,卻來報復我,給殤歿一個警告?!若是如此,我該怎麼辦?!我根本沒有那個能力從冥君手中死裡逃生的!

想到這裡,我暗暗的咽了咽口水。

「冥君陛下,您想怎麼樣?1,我警惕的看著冥君,倒退一步。

「別叫我冥君,對我你可以有更好的稱謂1,冥君望著我,一向很肅穆的眼神此刻變得柔和起來。

他凶我,我還心裡有底,現在這樣反常還真有點害怕。

「你到底什麼意思?1,我急促的說了這麼一句,後退幾步卻直接撞到了門上。

「他的意思是,你該叫他父親1

正驚恐之際,一個熟悉的聲音鑽進我的耳膜。我先是一愣,而後循聲望去,當看到母親從一個房間裡面走出來的時候,抑制不住的濕了眼眶。

母親望著我,雙手交叉握在一起輕微的顫抖。「婉兒,我許久沒有聽你叫我一聲媽了1

此話一出,我終於忍受不住,直接撲過去抱住了她。

「媽1,我喊了這麼一句,淚如雨下。「媽,我好想你1

所有的委屈都一股腦的爆發了,魅兒有嬤嬤疼、冰靈有殤母疼,似乎只有我一個在獨自承受,事實上我的承受力根本不堪一擊!

「婉兒!媽不該離開你!不該離開你的1,母親輕輕撫摸我的頭髮,聲音哽咽。「可是,媽都說迫不得已!現在好了,媽回來了,媽不會再離開你了!婉兒,以後你不止有母親,還會有父親1

『父親』這個兩個字,像是驚雷一樣炸到了我,我觸電般的逃離了母親的懷抱。看著旁邊的冥君紅著眼眶望著我,我的心裡狂跳不安起來。

之前,母親的那句話說的是什麼?!她說,她說我該叫冥君……父親?!

「媽……媽?!你說什麼?1,我小心翼翼的將目光移到了母親的臉上。

母親擦了擦淚水,而後目光溫柔的望向冥君。

「站在你面前的這個人,是你的父親閻魎1,母親緩聲道。

此言一出,我差點腳軟,整個腦袋嗡嗡作響。

開什麼玩笑?!冥君是我父親?!

「婉兒,你母親是我最愛的女人!而你,是我們的孩子1,冥君緩緩的朝我靠近,聲音微微顫抖。

對於這個舉動,我是極度抗拒的。

「不要過來1,我伸手制止,看到冥君停腳我望向母親。「媽,你知道他是誰嗎?!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1

「媽不糊塗,媽很清新1,母親急急忙忙走到我的跟前,握住了我的手。「婉兒,他去掉冥君的身份,便也是你的父親!難道,你連媽也不相信嗎?1

見母親眼淚汪汪,我突然心悸的有些頭暈。現在這種狀況,是我永遠也不敢想象也不能接受的!

「媽,據說你不是人!既然不是人,我又哪來的父親1,我突然冷靜的望向母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