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五十三章 驚人的真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三章 驚人的真相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我真的蠢嗎?!我不蠢,只不過有的時候心裡明白就好了,不需要說出來!既然,母親不是人,單體孕育了我幾世,為什麼我還會有『父親』這個生物存在?!

聽我這麼說,母親垂淚。「為什麼你不問,冥君為什麼讓殤歿暗地保護你?!你覺得,這世界上有無緣無故的關切嗎?1

母親的話,讓我心頭一緊!當初殤歿也說是冥君安排他保護我的,至於為什麼他不知道!可是,儘管如此,一開始剛到冥界,冥君對我的厚待我當真是看在眼裡的!那個時候,只覺得他是個怪蜀黍!

「我不想問1,我突然任性道,「就憑這個,你就把他硬塞給我?媽,對不起!我接受不了!而且,你還沒有跟我解釋,為什麼你只是一張皮?1

太多的疑惑,不會因為親人相逢的喜悅而被沖淡,我想我該保持應有的理智。

「那是因為,只有不斷的孕育,才能消弭你身上的陰寒之氣!這樣,別人才不會察覺到你的存在1,母親一口氣說完這句,一把捂住了胸口。「為了保護你,我把你帶到陽間撫養,因為陽間的陽氣能屏蔽你身上的能力,這樣你才會安全懂嗎?!溫婉,我養了我幾世,你居然不信我?1

母親的話,讓我頓時感覺到不安,見她哭的傷心,我終於按耐不住走了過去。看最快章節就上

「媽,媽你跟我說清楚好嗎?!什麼保護我?!有誰想害我?1,我抓住母親的手,聲音急促。「媽你別哭,婉兒錯了1

只要母親一哭,我的心就跟著亂了,也許這就是所謂的母女連心!但是,母親沒有將話說透,我更是會胡思亂想。

「婉兒,有些事三言兩語說不清楚!但是,媽媽跟你保證,一定會慢慢告訴你的1,母親輕撫我的眼淚,「現在,媽媽回來了!不會再讓你受委屈了!絕對不會1

母親說完,便將我輕輕的攬進了懷裡,看著旁邊暗自抹淚的冥君,我的心卻沸騰起來。

先不管他是不是我的父親,就憑著他能對魅兒下狠手,就絕不是善類!可是,有什麼理由對我撒謊?!若他真的是,我和魅兒豈不成了……姐妹?!

想到這裡,我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好了好了,溫芩,不要哭了!終於和女兒見面了,該高興1,冥君對著母親微笑,眼中一覽無餘的深情。「咱們一家三口,終於團聚了1

一家三口?!這個詞突然挑動了我的某根叛逆的神經。

鬆開母親,我走到了冥君的跟前。

「冥君陛下,溫婉有話要問1,我微笑。

「婉兒,若你不習慣叫我父親,大可直呼我的名諱,或者直接叫我老頭!但是,別叫陛下這麼身份1,冥君一臉的無奈,「這拉遠了我們父女的距離1

「我們是一家三口,那媚兒和南魈他們算什麼?1,我直勾勾的望著冥君。

這話,讓他微微變了臉色。「他們是我的子嗣,而你是我的家人!因為,你是溫芩所生,才配當我的家人1

天哪,我真的沒有想到一個人冷血到了如此的地步,這些話到底有多傷人他知道嗎?!若是北冥南魈他們聽到,估計會心如死灰的!

可是,這番話由冥君親口說出來,也怪不得他能對魅兒下那麼狠的毒手了!

「你好冷血1,我對著冥君冷聲。

這話一出口,母親過來輕輕打了我一下。

「婉兒,這話是你該對父親說出口的嗎?1,母親含淚,「不管他多冷血,他也是你的父親!你以為噬魂鞭那麼好偷?!那是冥界的至寶,光憑她小小的魅兒就能輕易的偷走?!你父親故意放過,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是想讓你活著回來1

母親的話,再次讓我震驚。「是……是他故意讓魅兒偷走噬魂鞭的?1

「不然呢?!南魈偷偷離開,你們認為是神不知鬼不覺嗎?!若不是你父親放行,你們誰能離開冥界?1,母親說到這裡提高音量,「不表現出來的不一定就不是愛,你懂嗎?1

腦中是嗡嗡作響的聲音,我看著母親的嘴巴一行一合,卻已經聽不清她在說什麼了。原來,當真是冥君一直在背地幫著我們。

可是,這真的就能證明他是我的父親嗎?!

明明故意讓魅噬魂鞭,為什麼還對她處以極刑?!當真,一定的情分也不講嗎?!

見我發愣,母親使勁的晃了晃我,直到我的意識慢慢的清醒過來。

「婉兒,你怎麼了?!我知道一時間你承受不了,可是這是事實你必須得接受1,母親皺眉,輕輕撫摸我的臉。「除了我,你父親才是最愛你的那個人1

見我不言語,冥君突然招手,接著我身後的門便突然打開了。等黑澤低著頭走了進來,我驚愕的一把抓住了母親的手。

此時的黑澤,手中捧著一隻小白鼠,那白鼠正是我的毛球。

「主子,我把毛球帶回來了1,黑澤低沉道。

「你……怎麼會來這裡?1,我訝異道。

「是我叫他來的1,冥君微微皺眉,「他的家族被隕滅,是我收留了他1

所以,黑澤也是冥君派來保護我的?!

「黑澤,是這樣嗎?1,我歪著頭望著黑澤,「你所謂的解除封印,實際都是騙我的?」

「對不起主子,黑澤只是想要找個正當的理由保護您1,黑澤說這話的時候,始終沒有看我一眼。

呵呵,居然藏的這麼深!所以,黑澤帶唐果回冥界,那冥君也該是知道的,只不過他是爭議再也不要做,有意放行!

此刻的我,五味雜陳,覺得所有的人玩計謀玩的爐火純青,唯獨我是個白痴!但是,我發誓這個白痴我不會做很久,我絕對不會被人玩弄於股掌之間!

我想,我真的不能再像以前那麼單純了!

走到黑澤的面前,我拿過毛球。

「以後,別再跟著我了1,深深的望了黑澤一眼,我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