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五十五章 溺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五章 溺海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黑澤打暈毛球帶回來,估計是不想讓她看到和聽到不該知道的事情。

「毛球,在狼域你去哪了?1,我摸了摸毛球的丸子頭。

心裡當真是愧疚的,我們臨走前居然忘記尋找毛球了。

「不知道!等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狼域的那片樹林里,正四處尋找結界的時候,小黑哥哥就來了,然後直接給我打暈了1,毛球一臉的不高興,「他太粗魯了,我不喜歡1

「是啊!你喜歡南魈嘛!抱著南魈要和他生小老鼠呢1,我掩嘴輕笑。

毛球楞了一下,瞪大眼睛滿臉的疑惑,當我將她被電流亂了心智的事情說出來,毛球『哇』的一聲叫了起來。

「丟死人了!怎麼會這樣啊!我明明喜歡的是公鼠啊!以後我無顏面對二公子了啊1,毛球蹲在地上,使勁的用拳頭砸著沙子。「嗚嗚嗚,我的天真和無邪都木有了1

「你就是把他當成公鼠了啊1,我笑出了聲音,「你都不知道南魈有多麼尷尬1

毛球突然轉頭,嘟起嘴吧。「他才不是公鼠,公鼠哪有他長的畸形啊!嗚嗚,我毛球的一世清白啊1

毛球哭著哭著,居然用手扒起了沙子。

「你幹嘛啊?」,我好奇的問。

「挖個洞鑽進去來1,毛球帶著哭腔。

正想幫著毛球一起刨坑的時候,突然身後傳來了腳步聲。轉過臉,恰好對上殤母不悅的目光。

「溫婉,你……」,殤母剛說到這裡,便將視線投向毛球。「毛球回來啦?」

「夫人1,馬球立馬起身,笑呵呵的跑到了夫人的跟前。「夫人,這麼久不見,有沒有想毛球啊1

「想!怎能不想?1,殤母撇嘴,「你不知道,面對某個討厭的人,真是如坐針氈的哪1

「夫人宅心仁厚,跟菩薩一樣,才會和人生氣呢1,毛球笑眯眯的給殤母捶背,「要不,毛球陪夫人回去好不好?!要是毛球伺候的不好,夫人菩薩心腸可不能生氣1

聽毛球這麼說,殤母立刻笑彎了眼睛。「小東西,嘴甜!你見過菩薩嗎?1

「沒有啊!但是毛球夢到的菩薩,都跟老夫人一個模樣,慈祥著呢1,毛球說完,引來殤母爽朗的笑聲。

「要是身邊的人都跟你一樣可心,那我就開心死了1,殤母拍了拍毛球的手,「我們走吧1

「恩恩!我和主人說一下1,毛球說著,跑到了我的跟前。

「主人,老人家哄哄就好了!你不會哄,毛球替你哄著1,毛球壓低聲音,「主人自個去玩吧,記得天黑之前回來喔1

毛球囑咐完,便蹦蹦跳跳的離開了,看著毛球攙扶著殤母,我突然意識到自己要學的東西還很多很多。花多久的時間才能完善自己,我不知道!但是,我願意改變。

心情,似乎沒有之前的那麼鬱悶了,正如殤歿所說,吻是能化解任何不愉快的!

動了動肩胛骨,我展開了翅膀,而後騰空而起,其實我哪都不想去,只是想要迎著風飛行一番,在天和海之間翱翔。

於是,撲扇著翅膀飛了起來,在大海的上空,看著魚兒在海面上歡脫的躍起,我不由的揚起了嘴角。調皮的降低高度,緩緩扇動翅膀,用腳尖踩著水面。

像是踏水而行,我跟著那些魚遊動的軌跡行走,它們聚攏過來,簇擁在我的腳底,有的甚至用嘴在輕輕啄著我。那五顏六色,差點就晃花了我的眼。

因為看的太聚精會神,翅膀居然忘記扇動了,等我反應過來便『噗通』一聲掉進了海里!

嗚嗚嗚,怎麼沒有人告訴我翅膀浸了水是不能飛行的,還有……我好像不會游泳啊!

『咕嚕嚕』的灌了幾口咸澀的海水,嗆的我咳嗽起來,但是無論我怎麼揮手蹬腿,身子卻怎麼也浮不上來。感覺到自己已經快要精疲力盡的時候,一隻大手突然抓住了我撲騰的手腕,而後將我拽出了水面。

等將我放到沙灘上,我趴在地上便使勁的咳嗽起來,吐出幾口海水之後這才覺得好多了。

「謝謝1,我擰著頭髮感激道。

「你的翅膀長大了1,一個溫和的聲音帶著笑意在耳中散開。

驚愕了一下,我抬起頭看到了……北冥!所以,剛剛是北冥救了我?!

「北冥公子1,我趕緊站了起來,習慣性的行禮。

按理說,冥君是我父親,那北冥就是我的大哥了?!不對不對,我為什麼要這麼想?!我根本沒有確定冥君的身份!

「好久不見1,北冥微笑。

總覺得,現在自己的身份很尷尬,面對北冥我有些不是滋味。

「是……是啊1,我左顧右盼,「那……」

到底要說什麼?!特別是知道自己的翅膀是北冥的羽毛做成的,我便無法很自然的面對他。對我好,是不是因為他知道我是他的妹妹?!畢竟,生死簿只有他能更改的!

「去萬骨枯,沒有受傷吧?」,北冥輕聲道。

「恩恩,很好很好!大人把夫人給救回來了1,覺得說話的時候不看對方的眼睛不禮貌,我便望了過去,正好看到北冥在目不轉睛的望著我。

「沒受傷就好1,北冥嘴角的笑,帶著柔柔的暖。

還笑的出來,大概是不知道魅兒的事情吧!

「那個,北冥公子……」,我試探性的望向北冥,「見過魅兒沒有?1

「恩1,北冥輕輕點頭,「現在她和嬤嬤住在我的別院1

所以,北冥是知道魅兒被抽筋剔肉的事情了?!

「那她,有沒有跟你說……噬魂鞭的事情。」,我的問題似乎有些拐彎抹角。

「恩!我聽說了!國有國法,家有家規,那是她該受的懲罰!所以,不必怨天尤人1,北冥的笑容稍稍的收斂了一些。

這一家人簡直都是奇葩啊!面對媚兒的遭遇,一個個這樣的冷靜,難道都是遺傳冥君的?!所以,我的心軟到算是優點了!

正胡思亂想之際,突然腳下一陷,北冥伸出手,卻直接抓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