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五十九章 坦誠相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九章 坦誠相待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聞言,殤母留下了毛球便讓我離開了,而等我輕輕的關上門轉身,正好看到殤歿站在那裡將翅膀緩緩的收了起來。看最快章節就上

望了殤歿一眼,我便低下了頭。

這一次,老太太是幫我截住了消息,可是現在沒事了不代表完全去除隱患了,若哪一天老太太或者西魅又舊事重提,那麼殤歿對我便不會再信任了。

想到這裡我抬起頭,而後徑直走到了殤歿的跟前。

「大人,我有話和你說1,望著殤歿的眸子,我認真道。

「回房再說1,殤歿對我伸出手。

皺了皺眉,我將自己的手放進了殤歿的掌心。

回到房間之後,我深呼吸了好久,這才小心翼翼的撇向殤歿。殤歿的眉頭微微的蹙起,像是看穿了什麼。

「說吧,又做了什麼惹我生氣的事情?1,殤歿坐到椅子上,面無表情的扯了扯自己的袖子。

咬了咬嘴唇,我跑過去捧住殤歿的臉,而後在他的唇上連續落下了好幾個吻,接著沒有等殤歿反應過來,我便跳到了一邊絞起了手指。

「你剛剛吻了我六下,想必惹的事很嚴重1,殤歿淡淡的望向我。

「大人1,我走到殤歿的面前扶著他的膝蓋蹲下,「我喜歡你1

「恩?1,殤歿挑眉,有些詫異。

「大人,我愛你1,我笑眯眯望著殤歿小聲道。

聽我這麼說,殤歿突然皺眉。「你不會把我母親給殺了吧?1

哇靠,這男人在想什麼呢?!這些親熱的舉動,只是要為接下來的話做鋪墊而已!他怎麼能腦洞大開到,以為我殺了他媽?!

「不是1,我焦急道,「我只是睡著北冥公子的床1

此言一出,殤歿的眸子立馬寒了起來。「溫婉,你再說一遍1

靠,我剛剛說了什麼了?!

「不是不是!是我受了傷1,我趕緊擺手。

蹲在殤歿的面前,我將事情前前後後一字不落的說了出來,包括北冥和魅兒跟我說過的話,等我說完殤歿徹底的沉默了,他陰鬱著臉眸子覆著一層霜,厚到我看不透他的情緒。

完了,這是生氣了?!

「大人,雖然夫人有意替溫婉瞞著,可是溫婉不想欺騙大人1,說到這裡我伏在殤歿的雙膝上,「因為大人是溫婉最重要的人1

其實,我此刻的心裡是忐忑不安的,雖然什麼也沒有發生,但是我確實是睡在了別人的床上。看最快章節就上正慌亂之際,感覺到一隻大手拂上了我的發,我這才稍稍的鬆了一口氣。

「我很高興你對我坦白1,殤歿柔了聲調,「也很高興你能看清西魅1

「怎麼,大人早就覺得西魅有古怪?1,我抬起,直勾勾的望著殤歿。

「你愛我嗎?1,殤歿突然眼神深邃。

「愛1,我想都不想果斷回答。

「那你願意和別的女人分享我嗎?1,殤歿捏住我的下巴,「看著我的眼睛,說實話1

我使勁搖頭,「我不願意!一點也不願意!這樣的事情,光是想想便心痛的生不如死了1

「所以,西魅的善解人意,又有幾分真實可言?怕只有你這個傻瓜,才會相信她的眼淚1,殤歿沉聲道。

是啊,愛是自私的!沒有人不想獨佔,而西魅所表現的好,好的讓人無法招架!以前,我一直保持懷疑,直到她偷了噬魂鞭,現在想來西魅是在把苦肉計發揮到了極致。只不過,殤歿不睬,而我的心腸也狠了。

若不是撕破了臉,斷了西魅最後一絲幻想,她怎麼會以最真實的狀態面對我?!

「好了,不要多想,讓我看看你的傷1

殤歿說完便拉著我起身,帶著我走到床邊坐下,見他伸伸撥開我的衣襟,我有些緊張起來。

「大人,你……」,我欲言又止。

殤歿沒有表情,「別告訴母親你是閻君的女兒,否則她一定不會接納你1

對了,我倒是忘記了,如果我掛著一個閻姓,勢必殤母對我的討厭要升華到更高的一個境界,好不容易她已經能有一搭沒一搭的和我說話了。

「恩,我知道了1

才說完這句,發現自己的衣襟已經被掀倒了肩膀之下,而殤歿的目光便落在上面,心裡一個抽搐,便有某種奇怪的感覺洋洋洒洒的蕩漾出來。

殤歿伸出手,當那冰涼的指甲劃過我的肌膚時,我止不住的顫慄起來,等他挑開那層紗布之後,便將我輕輕的放平在床上,空氣中突然漾起了一種魅惑的氣息。

這是……這是要先上車後補票的節奏?!

腫么辦腫么辦?!我沒有刷牙洗臉呢!好緊張!好緊張啊!不是說好結婚之後才要我的嗎,是不是因為我秀色可餐忍不住了?!好討厭!

握緊拳頭,整個身體繃緊,看著殤歿將臉緩緩壓向我的胸口,我趕緊顫抖著閉上了眼睛!但是,就在我渾身的細胞都在期待發生點什麼的時候,一張冰冷的唇在胸前印下一吻,便再也沒有了其他的動作,緊接著我感覺到有被子蓋在了我的身上。

睜開眼迅速的轉過頭,發現殤歿此刻正我的旁邊躺下,漫不經心的望著天花板。

「啊1,我疑惑了一聲。

「恩?」,殤歿轉頭望我。

「大人……大人不是要看我的傷嗎?1,我有些失望道。

「看過了1,殤歿眯了眯眼睛,「沒有傷疤,你的自愈能力很好1

有沒有搞錯啊!說看看,還真的看看啊!

「哦1,我重重嘆息。

殤歿蹙了蹙眉,將身子轉了過來。「聽這語氣,你很失望?」

「沒有啊!哪有1,見殤歿目不轉睛的望著我,我瞬間燙了臉。

「過來,靠近一點1,殤歿望著我,聲音低沉道。

聞言,我往殤歿的身邊靠了靠,他順勢將胳膊伸到我的頸后,將我摟在了懷裡。

「每個人相互靠近,都是有其目的的!只不過,這目的有好有懷!所以,不管對誰你都要保持警惕1,說到這裡,殤歿眯起了眼睛。「包括我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