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六十章 終於反抗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章 終於反抗了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殤歿語中似乎飽含深意,但是未等我想通他便用『特殊』的方式擾亂了我的心,讓我無法思考。第二天,等到殤歿離開,這座孤島上卻等來了一群不速之客。

看到一群士兵浩浩蕩蕩的湧進院中,我突然感覺到不妙,特別是為首的二人居然是判官和傾城。

自從回來之後,我便再也沒有和傾城唐果他們見過面,一度想著是不是被罰著在家面壁思過了,如今看來傾城似乎尚好,而判官雖然消瘦了一些但還是很精神。

原本覺得是來者不善的,但判官臉上的笑卻讓我稍稍的放了心。只不過,殤母的態度有些不善。

「呦,這不是傾摯嗎?1,殤母淡淡道,雖然語氣不客氣,但是相比對閻君那是好太多了。

「夫人1,判官微微低頭,「多年不見,夫人身上的貴氣不減反增!著實,讓傾摯欣慰1

「呵呵,我就喜歡你這拍馬屁的功夫1,殤母似笑非笑,「因為永遠不會拍到馬蹄子上1

聽著對話,殤母和判官也是曾經熟識的,我對這老太太的身份越來越好奇了。

對於殤母的話,那判官倒是絲毫不在意,彷彿是習慣了。看著判官陪著笑臉,我的餘光不小心撇到了傾城,頓時不自在起來。

事到如今,我還是想不通,為什麼傾城能做出那樣的事情!要不是花漫天的迷迭香,我怕是永遠會蒙在鼓裡,還會傻了吧唧的掏心掏肺。

「對了,你來是要做什麼?1,殤母終於切入正題,「那閻魎是不是又要來找茬了?1

「夫人多心了!傾摯這次來是為喜事1,判官微笑。

「喜事?1,殤母冷哼,「怎麼西魅那丫頭,終於肯有人要了嗎?1

這句話,是赤果果的嘲諷,得虧冥君不在,否則又得被氣的吹鬍子瞪眼。

「夫人真愛開玩笑1,判官挺直了腰,「傾摯這次前來,是為請走陛下的滄海遺珠!1

此言一出,我的心頓時七上八下的慌亂起來。我不傻,判官這話剛說出口我便明白了其中的含義,他恐怕是來找我的!

「滄海遺珠?1,殤母的臉色頓時暗了下來,「你的意思,這裡有閻魎的……女兒?1

「是1,判官微笑,「陛下遺落在外的公主,就在這裡1

此言一出,殤母的厲目便突然掃向我,而一直發楞的毛球後知後覺的大叫一聲。看最快章節就上

「天哪!你們說的那個公主不會是我吧?1,毛球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瞪大眼睛。「怎麼我的爹不是老鼠嗎?1

「有你什麼事1,傾城不耐煩的翻了毛球一個白眼,毛球立馬縮著脖子退到了殤母的身後。

而這個時候,在判官的帶領下,所有的人面向我低頭彎腰。

「請公主還朝1,判官朗聲說完這句,後面所有的人都齊聲重複了一次。

這下子,我當真成了眾矢之的,儘管沒有刻意去看殤母的表情,但是餘光已經被那陰冷的眼神給驚著了。我該表現出驚訝嗎,彷彿根本不知道此事一般!可是,現在我除了故作鎮定之外,便不能再有別的情緒讓殤母落下話柄了。

緩緩吐出一口氣,我走到了判官的面前。

「公主,走吧!冥君陛下和芩妃,正在大殿等候呢1,判官對我畢恭畢敬道。

「芩妃?1,我皺了皺眉,「我媽?」

「是,正是1,判官點頭。

這冥君是想要把我們母女公佈於世的節奏啊?!已經給我母親封妃了,現在又明目張的接我回去!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

「芩妃?」,殤母突然嘲芬簧,「莫非是那個死鬼冥后的貼身侍婢溫芩?!怎麼,她還沒有死嗎?1

難道,連殤母也認識我母親?!我母親曾經是冥后的侍婢?!但是不管怎麼樣,殤母這種嘲諷的話我真的十分的反感!要說,平時她排擠我也就算了,可現在她針對的是我的母親!

轉過身,我對著殤母微笑。「您還好好的活著,我母親怎麼捨得死呢?」

也許是我順從慣了,對於我的反抗殤母居然愣住了,而後不屑的盯著我。

「呵呵,身份變了,小嘴立馬變的伶俐了1,殤母似笑非笑,「現在我才知道,這狐媚原來是可以遺傳的!溫芩勾搭了閻魎,而你誘惑了殤兒!同樣是卑微賤婢,做著同樣為人不齒的勾當1

當殤母這一次是真是惹惱我了,侮辱我可以,但是絕對不能侮辱我母親!這,是一種天生的防禦反應,不管對面站著的是誰的母親,我也不會再忍讓了!

「卑微?1,我望著殤母揚起嘴角,「以我的身份配殤歿是綽綽有餘,說到底還是你們殤家高攀了1

這話,像踩著殤母的尾巴之後,立刻讓她炸毛了。

「溫婉,你給我聽清楚!我絕對不會讓你和殤歿在一起的1,殤母指著我的鼻子,惱羞成怒。

心中很氣,但是我依舊保持微笑,因為一旦我顯出怯懦,便輸了。

緩步走到殤母的跟前,我優雅的對著她行禮。

「若是您真的可以掌控一切,今天溫婉也不會站在這裡了1,我笑眯眯的望著殤母,「您說呢?」

「你……」,殤母氣的眼睛發紅。

「夫人彆氣了,要氣死了您……」,說到這裡,我將嘴巴貼近殤母的耳邊,「氣死了您,這喪事可得變喜事了1

未等殤母發火,我便望向毛球。「好好伺候夫人1

丟下這句話,我轉身瀟洒的走開了。

昂首闊步的走在前面,後面浩浩蕩蕩的跟著一大幫人,但是剛離開孤島我的氣便泄了下來。剛剛,當真是衝動了,但是這是反射性的防禦攻擊,誰叫她侮辱我的母親!

依照殤母的脾氣,說不定會在殤歿面前告我一狀,到時候就……

正胡思亂想之際,判官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

「公主,大殿到了1,判官面帶笑容。

聽判官這麼說,我這才注意到自己已經不知不覺的進入了城堡,而此刻正站在冥君的大殿之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