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一百六十三章 矛盾激化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六十三章 矛盾激化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還未等我看清那銀光是什麼,那光便直接纏繞住我的一隻手,而後帶著另外一隻手腕給緊緊的裹住,等我意首柚棺約豪的時候便趕緊展開翅膀,可還沒有飛起來,母親的袖中便有另一道銀光射出。看最快章節就上

那銀光直接竄到我的身後,將我展開的翅膀給困住了。看著幫著雙手的銀光此刻已經化作了銀色的細鏈,我驚愕住了,原來母親也是有法力的。

「媽1,我驚呼出口。

「在你想清楚前,別叫我媽1,母親冷聲,「我是絕對不會放你走的1

「媽,請你不要這樣1,我試圖扯開銀鏈,但是那鏈子卻是越掙越緊。

「這就是你不聽話的下場1,母親的胸口急促的上下起伏,「婉兒,死心吧1

我想要大喊大叫,想要奮起抗爭,但是現在完全沒有條件,況且雲妃和西魅正落井下石的望著我,想看的恐怕就是一場母女撕逼的大戲。

我不能讓母親丟了顏面,讓別人看了笑話,於是索性不再掙扎。

「芩妃,您這是幹什麼啊!有話好好說啊1,南魈對我眨眼,「小婉你服個軟不就行了?1

「服軟?!以她的家教,估計是不行!畢竟,之前也就是一個沒有教養的野丫頭1,西魅乘機來了這麼一句,「有爹生沒爹養的……」

未等西魅把話說完,冥君直接上去重重的扇了西魅一巴掌,這一巴掌似乎用力不輕,直接將西她打了一個趔趄。

「你……」,西魅憤恨的盯著冥君,使勁的捂著自己的臉。

「你口中的那個爹,就是本君1,冥君瞪著西魅,「本君還沒有死呢,你這壞是不是使的太早了?!身為一個公主,哪裡學來的這譏諷挖苦的功夫?!當著本君的面都敢出言不遜,背地是不是敢殺人滅口?1

我沒有想到冥君能當著眾人的面去打西魅,這一巴掌打的痛快,卻讓我和西魅之間成了註定的仇人,不可逆轉的那種。

「在您抽筋剔肉的時候,我就已經不是公主了1,西魅突然流下眼淚,狠狠的瞪著冥君。「她是您的女兒,我也是!為什麼,你的心卻向著她?1

「因為我愛她的母親1,冥君想也不想果斷回答。

這句話,讓雲妃的身形微微一晃,眼裡閃過一絲痛楚。看最快章節就上

「雲妃,本君把孩子交給你管,你便是這樣管的嗎?1,冥君突然怒視雲妃。

雲妃惶恐的跪下,「陛下,西魅年紀小,您不要和她計較!看在亡姐的份上1

冥君還沒有說話,西魅跑過來使勁推搡了雲妃一把,直接將她推倒在地,南魈大驚失色趕緊跑過來將雲妃扶起。

「二姐,你這是瘋了嗎?1,南魈皺眉。

西魅笑了,陰冷的笑了。「別替我假惺惺的求情!當初,他冥君要對我抽筋剔肉,是你……親手奉上的刑具!現在想到我的母親了?1

西魅的話讓雲妃的臉上一陣窘迫,她低頭不語像是很心虛,而我看到西魅淚流滿面的模樣,心中居然隱隱作痛起來。

西魅虛晃著步伐走到了冥君的跟前,「您剛剛說什麼?!您愛溫婉的母親?!那我的母親您又置於何地?!呵呵,男人都是這樣,只聞新人笑不聞舊人哭的嗎?1

「該死1,冥君怒吼一聲,直接揚掌打向了西魅,但是被母親一把接住了。

「不要這樣!她和婉兒一樣都是你的孩子1,母親跪在冥君的跟前,「你要是如此,我和婉兒要如何面對悠悠之口?1

「溫芩,起來1,冥君收回手想要扶起母親,母親卻執意不肯。

「若你不能善待西魅,那我和婉兒便離開吧1,母親低頭垂淚,「若早知道我的到來會是這樣的後果,我便藏匿到死便好1

好啊,離開!果斷的離開,只要離開了這後宮,我回到殤歿身邊的機會便會更大。對於母親的哭訴,雲妃眼中儘是意味深長,而西魅顯然沒有表現出感激。

至於我身邊的北冥,倒是走過來拍了拍我的翅膀,那翅膀順勢收了回去,但是原本纏繞在翅膀上面的銀鏈卻沿著我的胸口裹住了我的雙臂。

「給我起來!說的是什麼話!在我面前,不許提死字1,冥君一臉的心疼。

但是母親不領情,打開了冥君的手,接著走到了西魅的跟前。

「魅兒,也許你不記得了,你是我親手接生的1,母親握住了西魅的手,「曾經,我是你母親的侍婢1

「那你這樣的行為,便是誘引男主嘍1,西魅輕哼。

我皺了皺眉,剛想開口,卻被北冥一把抓住了肩膀,轉頭見北冥對我輕輕搖頭,我便強行壓下了心頭的怒火。

自然我不發火,有人會替我發火。

「西魅!你當真要惹怒本君嗎?1,冥君大發雷霆。

「閻魎1,母親沖著冥君大喊,「真的要我在孩子們面前,永遠也抬不起頭嗎?1

此言一出,冥君立馬將臉轉向別處,不再言語。

「魅兒,不管怎麼樣,我跟你道歉1,母親有些哀求的望向魅兒。

對於母親的話,西魅充耳不聞,而是直勾勾的望向冥君。

「對他們稱『我』,對我你就自稱本君!她是你的女兒,我就不是了對嗎?1,西魅淚流滿面,「早知道何必抽筋剔肉,你直接殺了我更是乾脆1

「不殺你就是看在你是我女兒的份上!否則,你以為我會留下你的性命?1,冥君的話,當真已經絕情到了極點,連我都聽不下去了。

「今天的西魅就是明天的溫婉,您如此的厚此薄彼,當真叫人心驚膽顫1,我悶聲開口,「都說伴君如伴虎,媽你看到了嗎?!想要女兒有這樣的下場,那就繼續糊塗下去吧1

藉機讓母親離開冥君,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倒是甚好!

聽我這麼說,冥君立馬變了臉色,似乎想要解釋,卻被我母親一把推開。

母親憤恨的望了冥君一眼,轉身對著西魅落淚。

「魅兒,我們母女虧欠你的,現在還你1,說完這句,母親舉掌打向自己的天靈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