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六十四章 心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四章 心計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母親的舉動,完全讓我們預料不到,到她的掌心有光在天靈蓋之間迸發之後,冥君才驚恐的一把將她抱住,可是此時的她身形已經有些渙散了。

「媽1,我大叫一聲。

當即腳下一軟差點摔倒,卻被北冥順手扶住了。

「溫芩!溫芩1,冥君一把將母親攔腰抱起,便瞬間消失了。

在場的人,包括西魅和雲妃都驚在了當場,像是完全沒有反應過來,而我試圖掙脫銀鏈,卻被纏的差點抑制了呼吸。

「別用力,否則只會自己難受1,北冥輕聲道。

我望著北冥,胸口急促的起伏。「我要見我媽!我要去見我媽1

北冥沒有說話,卻一把將我摟住,而後將嘴巴貼近。

「有冥君在,她便無礙!但是,縱使如此你也要表現的很嚴重,這才不枉費她剛剛做出的這番冒險的行為1,北冥壓低聲音,「懂嗎?1

不知道為什麼,北冥的話我幾乎是秒懂,似乎母親自殺為的就是得到西魅的原諒,事實西魅現在的表情和反應就是震撼。

這北冥,似乎可以洞悉所有人的內心,包括我!

深深的望了我北冥一眼,我只是花了一秒鐘便掉下眼淚。

「帶我去找我媽!帶我去找我媽1,我用不太自由的雙手扯著北冥的衣服,「我媽就快要死了1

哭到這裡,我迅速的轉頭望向獃滯的西魅。「你非要讓我和你一樣,成為一個沒有媽的孩子嗎?1

說完這句,我便迅速的往一個方向跑去,在離開的一瞬間,我看到了西魅蒼白的臉。我想,她的心已經被觸動了,但是北冥為什麼要幫我?!

有冥君在,他一定不會讓母親死的,且北冥的話也給了一顆定心丸,所以我現在要做的就是離開這裡,趁亂逃離。

這銀鏈束縛著我,限制了我的速度,但是我還是遠遠的看到了殿門,正歡欣雀躍之際,北冥突然閃現在我的面前。

「去哪?1,北冥微笑。

我咬了咬唇,將臉撞向別處。「明知故問1

「現在不是找殤歿的時候1,北冥緩步走到我的跟前,用手摸了摸我腕上的銀鏈。「你母親創造這樣的機會就是緩和她和後宮以及你和西魅之間的矛盾,若是現在走了前功盡棄1

為了緩和我和西魅的關係,但是可能嗎?!

「你覺得我和西魅,能化敵為友?1,我直勾勾的望著北冥。

北冥輕輕搖頭,「不能化敵為友,卻也不會成為仇人!魅兒這樣的人,狠辣的坦坦蕩蕩,至少她敢表現出來,而那種看似沒有公害的,使起陰招來才會致命1

這話,倒是有幾分道理。

「所以,你要我怎麼做?1,我歪著頭,眉頭輕蹙。「我不可能一直待在這裡,就算我不回去,殤歿也會來找我的1

「作為公主,留在宮中那是規矩,想必殤歿比誰都清楚!若是你真的想見,我會幫你1,北冥收起笑容,「相信我1

這句話,讓我心安了不少,但是北冥對我好,卻讓我不安。

在北冥的帶領下,我去到了冥君的寢殿,在內殿的床榻之上,我看到了緊閉雙目的母親。那蒼白虛弱的模樣,讓我鼻頭一酸瞬間流下眼淚。

快步走了過去,我跪在母親的面前。

「媽1,我帶著哭腔叫了一聲。

冥君臉色沉重,對著北冥揮了揮手,北冥點頭退下。

「婉兒,你母親她沒事1,冥君用手擦了擦額頭上面的汗。

若是冥君不說話,我根本不會注意到,他的臉色更差,想必為了救母親,耗費了不少的法力。

只是望了冥君一眼,我便將目光投在了母親的臉上,伸出手撫上她冰涼的臉,我吸了吸鼻子。

「媽,婉兒錯了,你別生氣了1,我小聲道。

看到母親現在的模樣,我突然想到了之前她出車禍被宣告死亡的情景,那時候的我第一個知道什麼是絕望。

母親嚶嚀了一聲,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婉兒1

見母親醒了,最激動的卻是冥君。「溫芩,以後你就住我的寢殿,哪都不去!這樣,便不會再有機會被欺負了1

這話,卻讓母親皺緊了眉頭。

「那你是陷我於不義1,母親說著,扶著我起身坐下。「那樣我將會成為眾矢之的,那我和婉兒將永遠成為別人的眼中釘!若是想要留下我們,就按照規矩,該怎麼辦怎麼辦!若是不行,我和婉兒就回陽間,你全當我這次沒有回來過1

說著,母親作勢下床,卻被冥君一把擋祝

「行行行!只要你開心,想怎麼樣都行1,冥君一臉的無奈,「我安排你和婉兒在離我近的宮殿住下1

「不,給間小別院,越偏僻越好!而且,你要答應我!一個月內不住踏入我住處半步1,母親肅面望著冥君,「而在這一個月內,你都得去雲妃那裡留宿1

「你這是在為難我1,冥君甩手,一臉的不情願。

「答應我留,不應我走1,母親冷下臉來,「請冥君自己定奪1

這下好了,母親稱呼冥君,想必是真的生氣了!

「好!好!我答應你1,冥君無可奈何道。

「還有,對幾個孩子公平對待,特別是魅兒1,母親說著輕嘆一聲,「畢竟我和她母親主僕一場,畢竟是我虧欠她的1

「只要你高興就好,我便什麼事都依著你1,冥君說完,緩緩起身。「婉兒,照顧你母親,我先走了1

說完,冥君轉身離開,走著走著便消失不見了。

等冥君走後,母親伸出手拉住了我,乾裂的嘴唇扯起了一絲笑容。

「從現在開始,媽要正式教你1,母親目不轉睛的望著我,「將我這一身的本事都教授給你,好讓你在逆境中也可以生存下去1

母親,似乎話中有話,那眼神有著難以捉摸的光。

「知道,我為什麼跟你父親提那樣的要求嗎?1,母親淺笑,未等我回答便輕啟雙唇。「那是遮蔽鋒芒,避免成為眾矢之1

……